直到一个周末,草芥接到文御的电话。

“草芥,你帮我收拾一套衣服带到同仁医院来吧!”

医院?一听到医院两个字,草芥觉得浑身冰冷。

“哥,怎么了?你受伤了?”

“哦,不是我,是章扬,他小子喝醉了,没事又去找别人的事,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在医院躺着呢,我今晚怕是要呆在这里看着他了,天晓得,最近老是干这种事。”文御的抱怨声传来,里面还含着担心。

“哦,那个。要是你不想来,我就打个电话给小侠吧!让她给我带来。”大约是想到了草芥说和章扬绝交的话,文御急忙提出了建议。

“算了,小侠从她家赶过来,再送去医院,绕的也太远了,我给你送去吧!”小侠家离这里有30分钟的路程,有这个时间她都能把东西送到医院了。

“那好吧!”

挂断电话,草芥开始收拾衣服,好在文叔和妈妈都不在家,不然又要解释一通,最近妈妈本来就一直在追问,为什么章扬不来他们家了,她和文御也很默契的找借口说他最近比较忙,妈妈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草芥惴惴不安,他伤的严重吗?

到了医院,在询问到章扬的病房时,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门口,却不敢走进去,再三考量后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草芥,你来了。”文御看到进来的草芥。

“哥,你脸上怎么了这是?”文御的脸上有淤青,草芥不由得关心道。

“我没什么事,刚才上了一点药了,记得别和爸爸和阿姨说。”

起身接过她手中的衣服:“他还在昏睡呢。”看草芥有些顾虑的看着**的章扬,文御解释。

他的头被包起来,看来是伤得很严重,脸上还有一块块的淤青,手上也缠着绷带,躺在那里格外安静,虽然脸被打肿了,草芥还是觉得他瘦了很多。

“他怎么和别人打起来的?”

“莫名其妙,今天他叫我出去喝酒,隔壁桌的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他就开始砸酒瓶,然后他就动手打起来”文御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隐隐的又能感觉的到,这和草芥有莫大的关系。

“医生怎么说?”

“天天酗酒,胃有些发炎,再加上最近总是受伤,这脸上的伤口就没断过,要好好的养着,不然以后得留疤。”文御有些无奈的看着躺在**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的章扬。

熟睡中的章扬轻轻的颤动了一下睫毛,悠悠转醒,他呆呆的

看着眼前出现的人儿,那么的不真实,好像自己犹在梦中,连呼吸都放轻了,生怕吓到她,也害怕把自己惊醒又不见她的身影。

“你醒了”文御瞥见章扬睁开的双眼:“你以后要是还喝酒,真的是没救了,顺便转达医生的话,你要是再打架,这脸就要破相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破相就破相了吧!就算不破相她也不喜欢。”章扬看着草芥,打架都心知肚明,这个“她”指的是谁。

“哥,我先走了。”草芥拿起包,准备离开。

“草芥。留下来好不好?”章扬低低的哀求,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要不,你先留下看着他,我正好去买点吃的,他这肚子里现在装的全都是酒。”文御也开口了,他不敢让章扬一个人呆在病房,说不定,他一离开,他也就走了。

文御走了,草芥坐在沙发上,章扬的眼神从未从她的身上挪开,她有些不自在。

“啪”杯子掉在地上,在安静的房间里声音显得格外的大。

“我只是想喝水。”草芥看过去,章扬有些不安的解释,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等待母亲的责罚。

草芥叹了一口气,他们之所以变得如此陌生也是她一手造成的。

拿起热水瓶的盖,准备给他倒些水,却发现热水瓶空空如也,提着热水瓶准备去打些开水来。

“别走。”章扬拉住了她的手腕,草芥回头看着这样不安的他,自己到底是有多残忍呢。

“我不走,只是去打些开水。”草芥于心不忍,解释道。

“别去……”他不放手,明明自己的嘴唇已经干裂,却还是不愿意让她走。

“你放心,我不会去很久,一会儿就回来了。”草芥拍拍他的手安慰道。

他弱弱的问:“一会儿就回来吗?”

“是的,很快”在得到草芥的肯定之后,他浅浅的笑了,却牵动了脸上的伤口:“嘶……”

“好了,别动,我就回来。”他放开了她的手,她向开水处走去。

她心软了,看到这样的章扬她心软了。又自然的想到了余纪文,她都心软了,余纪文是有多不喜欢她,才能做到那般的狠心。

“啊!”没注意到已经满瓶的开水,溢出来,烫在手上,她赶紧关掉,手上一片火辣辣的疼,赶紧走到自来水龙头处,把烫伤的手放在水下冲洗,感受到凉意,舒服了许多,她只得庆幸,她打的水不是刚沸的,只是偏烫。

着水壶走进病房,章扬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门口,看到她进来,笑的像个孩子。

“喝水吧!”她把水倒进杯子里递给他。

“你的手怎么了?烫到了?”注意到她手上的大片红艳,一看就是烫伤的样子,还有些细小的水泡。

“不小心烫了一下,没事。”她嘴硬,只有自己知道,也只有在拿冷水冲洗的时候舒服些,现在是一片火辣辣的疼。

“什么叫没事?这都起水泡了。你快去找医生包扎一下,上点药。”他絮絮叨叨,抓着她的手轻轻的吹着,心疼无比。

他呵出来的气吹在烫伤处,甚是舒服,他一览无余的关心将她的心弦拨动。

“怎么了?”文御推门而进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暧昧的画面,但立刻便看到了草芥一片通红的手。

“哥,我没事,就是刚才给开水烫了一下。”草芥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

“什么没事?这都起水泡了,快点,跟我去上点药包扎一下。”文御不由分手拉起草芥就往外走去。

草芥跟在他的身后,看他那么着急的样子,再一次在心底感叹:有哥哥真好!

“好了,记得最近别碰水,明天再来换一次药。”医生嘱托。

本来是来送衣服的,顺便看看人,结果看的自己明天还要再来一趟医院,草芥有些哭笑不得。

“哦,抱歉,章扬,刚才没记得,去给你买了粥,快点喝些吧!”和草芥回到病房中,章扬这才想起,刚才因为看到草芥受伤,情急之下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手疼。”章扬叫到。

“难道你希望我喂你?”文御调侃。

虽然知道章扬确实是手疼的没办法,但草芥就是不搭理,装作没有听到。

“我手疼,我肚子也饿。”章扬躺在**一阵叫唤。

“那我喂你吧!两个大男人,真是……”文御无奈的打开食盒。

“你别喂我,我自己都觉得瘆的慌。”章扬撇撇嘴,看着佯装不知的草芥一阵委屈。

“我来吧!”草芥总算是开口了。

“你手上还有伤呢”文御不同意。

“没事哥,我又不拿重东西,这个还是可以的。再说,你难道不去看看小侠,你们今天没约会?”

“哎呀!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我们今天约了去看电影。”文御一拍脑门惊呼。

“快去吧快去吧!不然小侠该着急了。”章扬怂恿道,巴不得他赶紧的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