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慢慢的拿开撑在墙上的手,转了个身,靠在墙上。

“草芥,别怪我”章扬低低的说。

“恩?”草芥一时没明白。

“关于余纪文的事情,别怪我,我只是害怕失去你,更怕你难过。”

“你也知道他和苏茉的事情吗?”

“恩。”

“什么时候?”

“一个月以前。”

“原来只有我是傻瓜啊!”草芥突然笑了。

“草芥,你别这么说。”章扬急急忙忙的解释。

“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知道。”

一阵悲伤笼罩着她,原以为自己的爱情是如何得来不易,每天都在思考,要怎样努力好好的保护它不受侵害,却在某一天,这样她视为重要的爱情却在忽然间把她抛弃。

“走吧!我们进去吧!”草芥笑笑。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包厢里,小侠和文御正在深情对唱,全然没有注意到进来的草芥。

草芥也不去刻意的打扰他们,兀自坐下,拿起啤酒小喝了一口,真难喝,却还是一口接一口的灌下去,她需要麻痹自己,虽然这种行为真是幼稚的可以,她不应该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她应该找些事情自己打发时间,喝酒是最好的选择。

“草芥,你干什么!”章扬进来的时候正看见草芥在不停的灌酒,生气的夺过她手中的酒。

“你又在干什么?”草芥不屑的哼道,余纪文都不在乎,他凭什么。

“你的腿上有伤!要喝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喝”章扬看着草芥怒气腾腾,那眼神恨得仿佛要掐死她一般,要真是掐死她也就好了,但偏偏他只能用眼神不断的凌迟她,而草芥对这样的眼神浑不在意。

“章扬,你少管闲事”草芥去夺他手中的酒。

“我偏要管!”大概是他们的声音太大了,终于惊动了唱的忘我的两个人。

“怎么了你们?”小侠放下话筒走过来,看着这两个互相瞪视着的人。

草芥不想说话,往沙发上一坐不言不语,像是在生着闷气。

“你们两个又怎么了?”文御不解的看着这两个人。

“你问她!”章扬有些气呼呼的,也不说草芥的名字,直接用“她”代替。

另外两人的眼神都飘向草芥的方向,在等待她的答复。

“章扬!我真的是受够你了”草芥站起来,她不打算再欠章扬些什么,也许应该就此和他断绝关系。

小侠和文御很惊讶,以为只是平常的两人拌拌嘴,但草芥的态度让人觉得远比拌嘴要严重的多,章扬也是诧异,不知道为什么,草芥忽然发这么大的火。

“草芥,别急,有什么话好好说啊!”小侠扶住草芥因激动的站起,不停摇晃的身子。

“就因为我不让你喝酒,所以你跟我发这么大的火?”章扬在等待草芥的回答。

“哎呀!搞了半天就是为了喝酒的事啊!草芥,不是哥哥说你,你确实不能喝酒啊!你腿上有伤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干什么还要这样,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草芥没有开口,文御倒是一连串的说个没完。

“哥,你吵得我头疼。”草芥打了个哈欠:“章扬,我们绝交吧!”草芥看向章扬,看见了他眼中的不可置信。

“草芥,你怎么了?就算是章扬不对,你也不用绝交啊!咱们大家都在一起那么熟悉了,怎么能说绝交就绝交”小侠没想到草芥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像她的作风。

“草芥,你怎么了?”文御也是十二万分的不理解,怎么好好的就说要绝交了呢。

“绝交?你是打算抛弃我?”章扬抓住草芥的手臂。

抛弃?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的不对劲,她是被人抛弃的,但是她没有权利抛弃任何人。

“严重了”草芥淡淡的说道。

“我为你做的那些难道你都看不到吗?说到底还是为了余纪文吧!为了余纪文你竟然可以就这样随意的说出这般伤人的话来,你真的是我喜欢的那个草芥吗?还是说,你的心已经被换掉了,其实你不是她。”

“我们都不要再做些不值得的事情了。”

“呵呵,不值得,你轻易的就说出不值得,这些日子我的努力在你眼里就一文不值吗?”

小侠和文御都愣愣的看着这两人的箭弩拔张,这么直接的表白,章扬从前从未做过,而今天却重复了两次,还是当着有人在场的时候。

“章扬,我谢谢你的喜欢,但。到此为止吧!”

心给了出去,就再也收不回来,即使痛的常感觉身体麻木,却还是潜意识的希望能再次拥抱那份温暖,爱一个人总是贱的吧!上天若眷顾,就让你幸福吧!

“你就这么心狠?”章扬开口,褪去了之前的暴

躁,满脸尽是悲伤。

“祝你幸福!”

身后传来玻璃瓶掉在地上的碎裂声,她没有回头,一瘸一拐的走出了蒲八,身后跟着不言不语的小侠,快速跟上来搀扶着她。

“小侠,我没关系,我想一个人静静”草芥拂开搀扶着她的手。

“草芥,别让大家为你担心了。”小侠的眼里盛满了伤心,像是只要她再拒绝,她就一定会落下泪来。

“那你送我回家吧!”

两个人搭上回家的车,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风景,草芥不住的问自己:这次做对了吗?这样做是不是最好的?她不知道,但她觉得这是最好的。

“草芥,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吗?”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小侠开口了:“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无缘无故这样做的人”。

草芥不知道该高兴小侠了解自己比较好,还是应该难过这一切被小侠看穿了。

“他不会得到回报,何不早些断了这一切。”

“为什么非要断了联系,做朋友也好啊!”

“只要和他有联系,他就总是会抱着期待,与其一直这样不明不白的对我好,不如让痛苦早些来临,他也能更快的接受,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草芥的想法很简单,她曾想过试着去接受章扬,但在余纪文出现的那一刻,她内心的城墙轰然倒塌,眼里看到的全是他,那些所有与他在一起的情景在脑子里不停的播放,她竟深深的觉得自己完了。

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当时余纪文没有给自己那一个月的欣喜,大约时间一长,她也会把他忘记,但是那一个月之后,他已经完全的侵占了她的心。如果她再去和章扬牵扯不清,他也只会越陷越深。

“但愿他能理解你的苦衷。”小侠轻轻的说道,语气里满是不确定。草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叹息,自己的心已是千疮百孔,又何必再牵扯他人与自己一同不幸呢。

自那以后,章扬再也不曾和草芥联系,草芥莫名有些微微的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庆幸。有时候远远的看见他和文御走在一起,瞧见她的时候也是不言不语的转身离开,大约这就是最好的样子。

小侠说章扬喝醉了,听小侠说章扬翘课了,听小侠说章扬不再打篮球了,听小侠说章扬打架了,每天总是会有一些关于章扬的话题,草芥有些担心,却不能表露出来,只是听着小侠每天播报着章扬的“战绩”,从不间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