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草芥没了主张,一边很想下山,一边又不想哥哥上山。

“来,我来说吧!”章扬伸出手拿过手机。

“文御……”

“章扬,我去接你们”文御像是已经决定了。

“不行,上山很危险的,如果雨还不停,我们就只能在山上过夜了。”章扬抚了抚额头,也显得很焦虑。

“在山上过夜?不行不行”文御马上否定了,且不说山上危险,而且又是孤男寡女的,虽然章扬的人品自己是知道的,但是如果阿姨知道的话那就会着急死,再者,这种天气在山上过夜,一定会感冒的。

“问题是也没别的办法了,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草芥的”章扬承诺。

“不行不行,山上太危险了,你们如果呆一夜,我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你上山来也不行啊!也很危险,而且这样势必会惊动阿姨,她也会跟着很担心的。”

在他们争论了将近十分钟后,最后决定还是等雨停了再说,不管怎么说,就算文御来了,他们冒雨下山同样危险。

天色渐渐的黑下去,草芥原本还存有一丝希望的心,到了这会儿是真的完全的放弃了今天下山的想法,与其冒着危险下山,还不如就呆在山上,明日再下山。

“草芥,衣服干了,快穿上吧!晚上特别的凉,我得把火生旺一点,不然今晚肯定会感冒的,你的鞋子应该也干了,快穿上”章扬左右的摸摸衣服,在确认干了以后递给草芥,然后继续添柴。

“你的衣服干了吗?”草芥问,穿上大衣和鞋子后觉得身上暖和多了,下大雨的时候章扬基本上都在护着自己,自己的衣服也才烤干,他的怕是还要一段时间。

“我的衣服大概还要一会儿,你是在担心我吗?别担心,我是男子汉,一会儿冻不了”听到草芥这样关心的询问,章扬异常开心。

天渐渐了黑了下来,房子四处都在漏风,草芥穿着厚大衣仍然觉得寒冷,不敢相信章扬该有多冷,看他坐在不远处瑟瑟发抖的样子,草芥觉得自己的心也莫名的跟着觉得冷的打颤。

“章扬,你冷不冷?”草芥问,话说出口了才觉得自己是在说废话,看他那样子像是不冷吗?

“我不冷,没关系”事实上章扬很冷,胸前面对着火堆还好,后背是真的冷的恨不得缩到面积最小。

“你过来吧!我这个大衣很大,我们一起披着吧”草芥开始脱下大衣。

“不用,你别脱下来,等下会冻到的,我真的没事”见草芥开始脱大衣,章扬是有些急了,匆

忙的走过来,想要阻止她。

“你的手这么凉?”章扬想要让草芥快些穿上大衣,不注意间,碰到了她的手。

“没事,我坐的离火近一点就好了”章扬笑笑。

“坐下!”草芥有些生气。

“我没事。”

“坐下!”

见草芥是真的怒了,章扬才在她的旁边缓缓坐下来。

草芥把大衣脱下,看章扬坐的离自己有些距离,而大衣就算披着也不能罩住两个人的身体。草芥靠近章扬坐过去,感觉到身体的触碰,章扬身体僵了僵,草芥没理他,把大衣披在两个人的身上,却发现自己的衣服真是小的可以,有些懊恼,章扬突然伸出手,环住了她的腰,她有片刻惊住,看向章扬,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有注意她,只是看着柴火堆。

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两个人的身体靠的很近,草芥能感觉到自己腰上手的温度,虽然里面还穿着厚厚的衣服,却还是能够感觉的到。

“是你要我和你一起披一件大衣的”看草芥一直在不舒服的扭动着身子,章扬开口笑道。

“但是我没有允许你把手放在我的腰上!”

“但是你的衣服那么小,根本就不可能罩住两个人,我只能这么办了,免得你为难。”

她为难?她什么时候觉得为难了?

“草芥,我觉得这一刻好幸福啊!要是能一直这样,我真愿意每天都冻上几个小时,这样你就会关心我了。”

“神经病!”草芥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就算是在你骂我神经病的时候,你也是很美的。”章扬的手紧了紧,草芥更靠近了他一分。

“干什么!”草芥去掰他的手。

“别动,就这样让我抱抱你吧!”章扬的声音中透出浓浓的眷恋,像是随时要失去她一般。

时间一长,草芥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很酸,离他那么近,又不能把头靠在他身上,就这么一直呈一种微偏的状态,但脖子确实扭的不行。

“脖子很酸吗?”章扬见她一直不断的扭着脖子。

“恩。”

“靠在我肩上吧,这样会舒服很多。”

草芥很想靠过去,自己的脖子确实很僵啊!但是又不好意思,人家一说让你靠你就靠过去,人家会怎么想,在草芥还在不断纠结靠与不靠的时候,章扬扶过她的头放在他的肩上。

草芥也不再扭捏了,心想,反正这是他掰过去的不是自己主动的。这样想着就舒坦了很多,倒是靠到理直气壮起来。

他里面只穿了一件不厚的衬

衫,安心的体温渐渐的透过衣服传达给她,他有力的臂膀,环抱着她的腰,她感觉很安心,渐渐的有些瞌睡。

草芥又开始做梦,梦到了余纪文,他站在一片白茫茫的雾中喊:“草芥。草芥”声音空洞而悠远,她一直跑,却始终也到不了他的面前,她一直跑,跑得很累,却不敢停下,也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他就不见了。他叫她不要再等了,他不会再回来,就算草芥拼命的挽留,他还是头也不回的走掉,很快就消失在她的面前,雾气渐渐的散开,她发现自己身在空中,脚下根本就没有路,身体一直下坠一直下坠。

“啊!”草芥突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做恶梦了?”

“没事……”草芥伸出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没事就好。”

章扬随后站起去拿自己的外套,看样子是已经烤干了。

他没有穿上,而是走过来,把烤的热烘烘的大衣披在草芥的身上,草芥顿时觉得自己的后背很暖和,章扬看着她满足的裹紧了他的大衣,也笑了笑,抱了一堆柴过来,随即在她的身边又坐下。

“进来吧!”草芥敞开大衣。

“好。”章扬笑嘻嘻的靠在了她身边,把草芥的大衣盖在了两个人的腿上,火在眼前烧的很旺,草芥却不敢再睡去。

“你在想什么?”章扬问她。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平时有床睡觉真的是好幸福的。”草芥觉得自己的腿有些麻,坐得太久了,屁股都有些痛。

“怎么了?不舒服?”

“腿麻了,我起来走走。”草芥说着就起身。

“嘭!”因为腿麻,站起来的时候没有站稳,一下子倒在的章扬身上,这姿势,看着怎么那么像是把他扑到了一样,头重重的撞在他的胸口上。

“哼。”章扬闷哼一声。

“怎么了?没把你撞伤吧?你有没有事?这里是不是很疼?”草芥慌慌张张的这里摸摸那里摸摸的问,还在他的胸口上揉了揉。

“草芥。”

“恩?”

“你是在趁机吃我的豆腐吗?”章扬闷笑出声。

“啊!”草芥惊觉自己的这一系列动作,要是在其他不知情的人看来,很明显的就是占他便宜的模样,赶紧从他的身上站起来。

“如果你要吃我豆腐的话,你直接说就好了,我很乐意让你吃的”章扬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

这个姿势暧昧的不行,草芥耳朵根子开始泛红,接着是脸庞,像是火烧起来一样,后退一步,离他远了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