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草芥惊呼:“意思就是说,只有我不知道?不对啊?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他们看电影那天才开始。”

“你哥告诉我的。”章扬无辜的眨巴眼睛。

“哥,我还是不是你妹妹啊!”草芥抗议。

“是是是,当然是了,我只是怕你管不住秘密,告诉阿姨了。”

“嘁,我妈又不反对,你怕什么?”草芥撇撇嘴。

“我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说。”

“要说什么,这个礼拜直接把小侠邀请到家里玩就好了,而且小侠又是我的朋友,妈妈肯定也不敢相信缘分竟是个如此奇妙的东西”想着那个时候小侠还为章扬疯狂着,而哥哥也在念着柳荫,而现在。呵呵,这样子很好。

“要是你和章扬也在一起,那我们现在这样坐在一起,就是十分完美的组合了。”文御有意无意的说了这么一句。

草芥呆愣愣的看着窗外,然后扔掉筷子一阵疾奔。

“草芥,你去哪里?”章扬在后头喊她,但是她听不到。

“是不是我刚才不该开玩笑草芥是生气了”文御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太像,草芥像是看到了什么然后突然跑出去的”小侠这样理解。

看见什么?章扬有一瞬间的恍惚,匆忙追出去,可哪里还有草芥的身影,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却看不到她,她是否看见那个人了呢?

就在半个月前,去机场送回新加坡的表妹,却意外的看见正从出口处出来的余纪文,他的手臂上搭着另一只手,那是苏茉,他觉得自己脑子在充血,原以为他不会再回来的时候他却又出现了,当初撇下草芥的人是他,现在他又这样回来,草芥知道了要怎么办?她会怎么样?

“余纪文!”章扬爆吼一声,冲上去拽住了对方的衣领。

“章扬?”他看起来有些吃惊,大概是没想到才到机场就遇到了熟悉的人。

“你为什么还回来!”章扬一拳挥过去,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

“章扬,你干什么呀!”苏茉推开章扬,去扶倒地的余纪文。

“你别管”余纪文并不领情,拂开了苏茉来扶他的手,苏茉有些尴尬的收回手。

“章扬,你凭什么打我?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余纪文擦了擦嘴角。

“余纪文,你真妈的不是个东西”章扬气急。

“你这是为了草芥?喜欢她你就去跟她说啊!”余纪文讥讽道。

“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一声不响的离开?”章扬有些气急败

坏。

“不为什么,我和苏茉毕业就会结婚了,以后草芥的事情就都归你管了”余纪文淡淡的说。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

“章扬,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苏茉站出来。

“你别管!”余纪文淡淡的开口,苏茉却是再不敢多说什么。

“既然当初不告而别,现在又何苦回来折磨她呢?”

自从余纪文回来之后,每天都在担心草芥会遇到他,而现在是已经看到了吗?他要彻底的失去她了吗?章扬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掏空了一般。

在哪里?在哪里?为什么不见了,草芥站在十字路口不断的张望,是他,一定是他,她不会看错的,但是为什么找不到了呢?纪文。纪文你在哪里,瘫坐在地上一阵呜咽。

人潮汹涌的闹市街头,草芥坐在地上倚靠着栏杆,她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被抽空,一双一双的脚从她的身旁走过,没有人关心她这个陌生人为什么在这样的天气里,坐在地上,这就是陌生人,不知道是谁急匆匆的走过,衣角随风掀起,打在了她的脸上,她觉得更委屈了,好像所有一切都在针对着自己。

“草芥,你怎么坐在地上?快起来,这么凉,你会感冒的”不知道何时,章扬气喘吁吁来到她的身边。

这个始终在自己身边的人,常让她感动的一塌糊涂。

“章扬……”草芥用力的抱住他,把他一并拖到了地上,一阵声嘶力竭。

“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在呢”章扬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找到了她。

在这个凉意甚浓的春天,在这个十字路口,草芥抱着章扬,第一次哭的如此撕心裂肺,章扬没说什么,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紧他,祈求这样能让她觉得温暖一些,祈求怀中的她不再这么悲伤。

草芥有时候会想,如果那天看到了那束“阳光”是他该有多好,这样就会像童话故事中那样,幸福下去了吧!但为什么偏偏不是他,世间之事是否总是如此?爱上余纪文她从未后悔,但却觉得疲惫不堪,痛苦远远多于快乐,爱上这样一个不断带来痛苦的人,却还是不愿意撒手,这就是贱。而她却任由自己这颗千疮百孔的心继续沉沦。

“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总是只有你在”草芥无奈,却又感激。

“有你的地方便有我”章扬轻轻的伏在她耳边说。

有你的地方便有我,就在这一刻,草芥的心有了微微的瑟缩,她甚至觉得自己开始喜欢章扬了,喜欢这个陪伴在她身边从未离开的人,喜欢这

个在她为了别的人痛哭流涕的时候依然守护着她的人。爱一个人真的好累,章扬是不是也很累呢。

“谢谢你”草芥不着痕迹的擦拭掉眼角的泪渍。

这方,文御一直担心不已。

“怎么办?草芥这一冲出去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别担心别担心,草芥不会有事的,章扬哥也追出去了,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小侠也有些担心,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失控的草芥,但这个时候不想让文御更加担心。

两人正说着,就看见窗户外的章扬和草芥。

“看,他们回来了”小侠指向窗外。

文御这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草芥,刚才怎么了?”刚一落座,文御就迫不及待的问她。

“没什么事,就是以为看到了一个熟人”草芥不愿意告诉他们,这个熟人就是余纪文,说出来只是让大家更加担心而已,也许。只是自己看错了吧!

“没事就好,那现在我们赶紧吃吧!我都饿坏了呢。”章扬和文御若有所思,小侠赶紧打破了这样尴尬的沉默。

只有小侠一个人叽叽喳喳的声音,草芥配合的笑笑,另外两个人却是少言寡语,除了被小侠喊到名字的时候才“恩恩”一声,其他时候都不言语。

“我先回家了。”吃完饭,草芥说。

“我送你吧!”章扬不放心的说。

“好”这是草芥第一次爽快的答应章扬的的请求,章扬有些诧异,文御和小侠也是有些震惊。其实草芥不过是想让文御和小侠好好的享受二人世界而已,真没有想那么多,但这些在有心人眼里却是不同寻常。

阴沉沉的天气,天际的那一大片乌云,让草芥的心情也持续着低落,一切看似正常的表象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不堪一击。

“陪我去紫金岭吧!”草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去那里,而且还偏偏在这样的一个天气,她觉得自己有些疯狂,也许只是想去山顶看看这座城市,也许只是去山顶吹吹冷风。

“好”章扬略微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点头应允。

上山有条窄窄的石板路,林间有昨日雨水冲刷过的泥土的味道,稀稀松松的枝头有新发的嫩芽。

山间有些阴凉,上山的路却还是让他们都出了些微微的汗,草芥有些后悔,为什么就邀请章扬一起来了呢,她总是这样任性,任性的去做一些旁人不理解的事情,明明知道章扬的想法,却还是不管不顾,这样做真是差劲到了极点。

“那个。章扬,要不你先回去吧!”草芥开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