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雨水特别的多,草芥讨厌下雨天,比讨厌冬天更甚,不管穿的多光鲜亮丽的出门,到达学校后也总是一副灰头土脸的相,头发越来越长,那个人却还是没有出现,她的电话,她的MSN都处在一种平静里。

“草芥。”某日回到家中,却听到窗户传来疑似章扬的声音。

走到窗前,还真的看到了他,他站在那里向她挥手。

“你怎么来了?”草芥打开窗户疑惑的问。

“我来给你种树”他笑道。

“种树?”

“对啊!”

“什么树?”

“桂花树,你不是说过最喜欢桂花吗?我就在这个春天给你种上一棵。”草芥这才注意到他脚边有棵小小的树苗。

草芥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有些激动,她当时的那句话他记得,她只是为了拒绝他手中的玫瑰,他却还是记得,她自己都快忘记了,他就站在她的窗外,他的笑容那么耀眼,驱走了雨季的阴霾。

“你等等我,我去拿铲子出来。”原本平静的湖面恰如一潭死水,却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大雨洗刷去了诡寂。

“好。”听到草芥的话,他更加的开心。

草芥慌慌张张的四处找铲子,后院有妈妈种的一些鲜花,她知道家里有铲子,却在这时候怎么也找不到。

“怎么了?找什么呢?慌慌张张的。”何美芸听见到处翻弄的声音,从书房走出来,奇怪的看着她。

“妈,铲子呢?我怎么找不到。”

“铲子?放在后院的那个小柜里,你要铲子做什么?”何美芸奇怪的问。

才说在小柜里,草芥就已经翻出来拿着铲子出门了,何美芸后面的那句话她压根儿就没认真的去听。

“你在哪里买的小树苗?我都没有看到哪里有卖。”草芥看见了他,问。

“呵呵,我早上去白桥买的。”他拿起小树苗,冲着她笑。

“白桥?你今天去的?那么远。”草芥惊呼,从这里到白桥得要两个小时的车程,而且平常那一带也极其堵车。

“你今天没课吗?”草芥问。

“我们今天上午有课,下午没有,所以我下课就去了,本来想周末去的,又怕到时候卖完了,岂不是白白错过了这个春天?”

草芥的眼眶有微微的湿润。

“那我们快种吧!早点下土早点安心。”章扬拿起小树苗,接过她手中的铲子。

“你别过来了吧!这泥会把鞋子弄得很脏,我一个人来就好了

”章扬已经走到了她卧室的窗户附近,脚上的鞋子已经被泥完全的包裹住了,看起来走路都很难。

“没关系,我也一起来”草芥不管不顾,走了下去,鞋子像是有千斤重,满脚的泥污,她也浑不在意。

两个人一个扶着小树苗,一个拿铲子把根部埋进土里。

看着已经稳稳扎根在土里的小树苗,两人不由得相视而笑。

“你说这要多久才会开花?”草芥问他。

“大概两、三年吧!”

“这么久?”草芥有些失望,还以为今年就能闻到桂花香呢。

“它虽然不会开,但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摘给你。”

草芥不明白,为什么章扬在球场上的时候是一个样子,在她面前的时候又是另一个样子,球场上的他是耀眼的,感觉还有些距离,她面前的他却总是给他憨憨、羞涩的感觉,这两个人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啊!”草芥一个不稳,险些摔倒。

“没事吧?”章扬快速的伸手扶住她。

他身上好像有秋天的味道,暖暖的,草芥脑子里闪过他送她玫瑰的那天,他们的亲吻,脸“腾”的一下就烧起来了。

“没事没事”她赶紧推开他的手。

“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不进来坐坐吗?”草芥走了一些远,见身后没有动静,回过头来喊他。

“哦哦,我就来……”他用力的跺了跺脚,跺去了鞋子上的大多数的泥。

“章扬?”刚进家门,文御就看见了他。

“嗨!”章扬笑着边换鞋边和他打招呼。

“你们?”看着草芥和章扬一同从屋外进来,手中还拿着铲子。

“哥,我们种树了!”草芥笑道。

“种树?”

“是啊!种树!”

“种哪里?”

“我卧室窗口”草芥没多想,直接回答了他。

“这天气,你们还有这样的好心情?”文御看了看窗外的天气,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们。

“嗯哼,是啊!”

一个下午,草芥文御和章扬三个人都在客厅里有说有笑,这让何美芸也感诧异,从前草芥可不是这样的,好像只要是章扬在的地方她都有些抵触,而像现在这样子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确实很难看见的。

“章扬,晚上留下一起吃晚饭。”草芥开口,很自然,就像是和一个老朋友在说话。

“啊?这个草芥还是我那个妹妹吗?”文御夸张的喊。

“哥,

什么话?难道我平时对待章扬很刻薄吗?”草芥不满的翻了翻白眼。

“何止刻薄啊简直是……”

“哥!”草芥大叫一声,把抱枕扔了过去。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只知道留人家吃饭,又不是自己亲自下厨,还不是一点诚意都没有”文御火上浇油。

“那我今晚就做给你看!”草芥反驳。

但她很快就后悔了,由于她的大言不惭,何美芸也不管他们了,给文承打了个电话就出去了,说是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而没有何美芸的指点,草芥别说做菜了,就连切菜都是惨不忍睹。

“你真的行吗?”文御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行!我当然行!你出去出去,别在这里影响我发挥”死鸭子嘴硬。

“你这是打算炸薯条吗?”文御捻起菜板上草芥切的土豆。

“什么呀!这是土豆丝土豆丝!”草芥怒气上来,虽然切的是差了点,但是也没有查到那种地步好吗。

“土豆丝?哈哈哈,笑死我了!”文御看着手上的土豆条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章扬,你快来看,这是我妹今晚打算招待你的土豆丝。”

草芥真是气急了。

“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差,只要草芥做的,我都爱吃,因为里面有草芥的心意。”章扬看着文御手中的土豆条,毫不在意。

“哥,你看看人家,多会说”草芥抢过文御手中的土豆,撇撇嘴。

“得,就章扬会说,现在是开始嫌弃自家哥哥了,唉,这水还没泼出去呢”文御假装叹气。

“胡说什么呢?章扬是我朋友”草芥生气的跺跺脚。

“我来帮你吧!”章扬提议。

这个时候如果草芥还要拒绝,那他们今晚就是真的吃不上饭了。

“那好吧!这个厨房就让给你们了,我就不再这里碍你们的眼了,我去看电视”文御一副“看,我多好”的样子,离开了厨房。

“那个。我来洗菜吧!”草芥看着章扬熟练的样子,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帮我把那个蒜剥了吧!”章扬开口,草芥乐得轻松。

看章扬轻松的杀鱼,切肉,没想到做饭的男生都能这么帅气,草芥不由得看呆了。

“怎么样?我很帅吧?”章扬想问草芥的蒜是不是剥好了,一回头就看见草芥看着自己发呆,不由得喜上心头。

“的确挺帅的”草芥点头承认。

“哈哈,听到你的赞扬就是格外的令人开心啊”章扬得意的笑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