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点什么?”拿着点单,章扬问。

“年糕、生菜、金针菇、海带、豆腐、土豆各来一份,对了,还要一份鱼丸、牛肉丸”草芥一口说下来,章扬目瞪口呆。

“怎么着?心疼了?我不就多点了几个嘛……”见章扬不说话,草芥揶揄道。

“没有没有,怎么会,请你吃饭我当然是很高兴的,只是,没想到。”章扬不好意思的笑笑。

“只是什么?只是没想到我一口气点这么多?”

“没有没有,我不是嫌你点得多,这点根本不算多,不够吃啊!你看看还要什么不?”

“不了,我就只爱吃这些。”

“喝点什么?”章扬征求她的意见。

“我喝牛奶,要常温的。”草芥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她的大姨妈来了,而她竟然还欣然接受他吃火锅的建议,疯了疯了。

“我们要个鸳鸯锅底吧!”都已经到了这里点单,不想再扫兴,草芥做了个折中的决定。

“怎么?你现在不吃辣椒了?以前不是很爱嘛?”章扬诧异道。

“恩,现在不想吃……”草芥有些不好意思。

好在章扬没有继续问下去,不然草芥真是没办法掰下去,又不能告诉他。

“草芥,这个羊肉很好吃。”章扬夹起一筷子羊肉到她的碗里。

“那个。你自己吃吧!我不吃。”看着那被辣椒汤底煮的带了些辣椒色的羊肉,虽然很想吃,但实在是不敢,每次这个时候只要一吃辣椒,就会整个人不舒服。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看草芥的样子,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章扬一脸关切。

“没有没有,我没事”热气吹在脸上,草芥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

“我就是不能吃辣椒,我这两天上火”草芥解释。

“哦,这样子啊!呵呵,我还以为你是哪里不舒服呢”章扬这才放心的笑笑。

草芥向来都很喜欢吃辣也非常的能吃辣,看着章扬吃的那个舒服劲儿,真是嘴馋的不行,虽然自己明明也在吃着,就是感觉没有那个味道。

“草芥。”章扬喊她。

“恩?”

“没什么”草芥抬起头来看着他的时候,他却又不说了。

隐隐的,草芥总觉得他是想开口问余纪文的事情,但是这个问题她也还在等着别人的解答。

吃完火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由于后来又开心的加单了,两个人都吃的腆着肚子走出来,原本在里面吃的冒汗,出来才发现很冷,冬天的晚上也真不是开玩笑的。

“草芥。”章扬在后面喊她。

“干什么?”由于今天吃的很开心,草芥心情也还不错。

“那个。你。”章扬支支吾吾的,草芥一脸不解。

“怎么了?说啊?”草芥急了。

“你把我的大衣穿上”章扬脱下他的大衣,裹在草芥的身上。

“我不用,你自己穿着吧!我不冷,一会儿你别冻感冒了”草芥坚持要把大衣还给他。

“你裤子脏了”章扬声若蚊蝇。

像是一道晴天霹雳,脸快速的就烧起来,裤子弄脏了,结合章扬脸上的表情,草芥知道他说的裤子弄脏了是什么意思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章扬把她带到旁边的商场里。

草芥不知道章扬去干什么了,她现在唯一的就是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给丢光了,以前读书什么的就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偏偏在今天,偏偏还是和章扬这样一个男生在一起的时候,草芥原地不停的懊悔。

“那个。我给你买了衣服,你去换上吧!”章扬不好意思看她,把手中的袋子递给她。

“给我买衣服干什么?要买也是买。”草芥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头,说的这都是什么呀!抓起袋子就往商场的洗手间跑去。

走进里面,打开袋子草芥更觉得丢脸丢大发了,才明白章扬的那句衣服的意思,他只是不好意思说给她买了裤子吧!结果她还那么不识趣的说了那样的话。

原以为就是一条外裤,结果发现竟然还有包装好的内裤和卫生棉,草芥觉得自己完全要疯掉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如此让人吐血的事情啊!

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得选择了,回家的路还有那么长,默默的换上,觉得自己脑门就一直在充血,她觉得自己会晕过去,要么干脆晕过去就算了,免得还要再见到章扬。

但事实上她换完衣服什么事都没有的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她终于懂了那句话“恨不得找个地洞转进去”以前老觉得夸张,多大的事还恨不得找个地洞转进去,现在却是深有体会。

“那个,你把大衣穿上吧!”草芥默默的把大衣递给他,他没有拒绝,穿上了。

“那个。”

“那个。”

两个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

“你先说吧!”

又是异口同声。

“还是你先说吧!”草芥有些尴尬,也一直在犹豫要怎么开口,既然他要说就让他先说好了。

“那个……那个……”他结结巴巴起来。

“今天的事情你能不能忘记?”草芥的头就没抬起来过,更别说看向他了,说完这句话才觉得这句话多有问题,什么叫忘记,这种尴尬的事怕越是会记得更久吧!

“好,我会忘记的,你别放在心上,这只是个意外”章扬声如细丝,好像再大点就会把她吓到一样。

他的那句“只是个意外”令草芥越发的不好意思。

“那就忘记了啊!以后永远都不准想起!”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草芥声音提高。一边告诉自己不去想不去想,只是来例假把裤子搞脏了而已,只是正好被章扬知道了而已,没事的没事的。

“我已经忘记了”章扬说。

虽然知道他只是为了让自己安下心来说的谎话,但草芥还是相信了,这样大家就都不用尴尬了。

“还好你没有吃辣椒”章扬说。

“章扬!你不是忘了吗?”草芥暴走,刚才还说自己忘记了,结果一回头又提起这个事。

“啊!对不起对不起”章扬有些懊恼。

她都不知道他一个男生,是怎么去买这些东西的,想来他比自己更尴尬吧!哎,反正他也没有恶意,而且还帮了自己,就不要老惦记着这点事情了。

“算了,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草芥假装大大咧咧的甩甩手,好像这样能缓解尴尬。

一路无言,把草芥送到了家门口,章扬这才离去。

“咦?草芥,你今天买了条裤子吗?没见你有过这么一条裤子啊?”刚进家门就撞上了何美芸。

“是小侠的”草芥不敢直视何美芸,匆匆忙忙的就躲进房间去了。

“小侠的?怎么好端端的穿人家的裤子,你又不是没裤子穿”身后还传来何美芸的嘀咕声,草芥一溜烟跑回房间,堵上耳朵,听不见她的念叨声,才觉得没那么尴尬了。

一整晚草芥都在不断的懊恼中度过,为什么偏偏是今天,为什么偏偏今天要和答应他们庆祝,为什么偏偏那个时候和章扬在一起。

“啊!”草芥懊恼的用被子裹住了头,一顿乱吼。

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也缓和了很多。

草芥原本还一直在担心以后遇到章扬还会很尴尬,好在不是她想像中的那样,章扬还是一如既往,有时候草芥都有些怀疑其实那天晚上的事情,只是她做了一个梦而已,回到家,看到章扬买的那条裤子还在衣柜中,才惊觉那不是个梦。

不过既然人家都没再记住,自己也没必要表现的一惊一乍的,只是那条裤子她是再不敢穿的,任由它孤寂的在衣柜中占据一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