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没错,就像你看到的一样,我们在一起了。”草芥幸福的说。

周围议论纷纷,声音渐渐大起来。

“纪文怎么会和她在一起?太难以相信了,都不知道喜欢她什么。”

“就是就是,苏茉都比她强很多。”

“看来我们又有好戏看了。”

“哇,苏茉,是苏茉来了耶。”

草芥听着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朝众人惊叹的方向看去,苏茉今天穿了条短裙,修长的腿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像高高在上的公主,款款而来。

“纪文”苏茉冲余纪文魅惑的笑。

周围的男生已经有大半迷失在她的笑容里。

“苏茉。”纪文淡淡的回应。

“怎么?这是你女朋友?”苏茉看向他们相牵的双手。

“是,这是我女朋友。”感受到草芥的紧张,更加的握紧了她的手。

感受到来自他手上的力量,草芥稍稍放松些,看着纪文浅浅的笑了。

“呵呵,再见。”苏茉朝着草芥笑了笑,然后先一步进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草芥总觉得苏茉的笑另有深意,一整天上课都恍恍惚惚的,脑子里全部都是苏茉的笑,这不应该是一个喜欢纪文的人脸上应该展现的笑,在那种情况下,怎么还能如此淡定。

但愿是自己多想了,草芥放下担心。

“草芥,这次怎么都完全没听你说起,你压根儿就没把我当成是朋友!”小侠拉着她的手摇摇晃晃。

“我错了我错了,但是我们也才开始,刚好是礼拜所以就没有告诉你。”草芥告饶道。

“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耶!竟然是和他们一起知道的,你说我怎么想的通啊!”小侠气哄哄的嘟着嘴。

“好啦好啦,我错了,原谅我吧!”草芥哀求道。

“要我原谅你也行,你把细节都告诉我吧!”小侠脸色转变的也太快了。

接着在小侠不断的哀求中,草芥把事情从头讲了一遍给小侠听,偶尔还要接受她更详细的盘问,整个就是一老妈的架势。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喝的半醉,然后让酒保打电话给余纪文的?”小侠看着草芥,一副“你好有心机”的样子。

“我像是那种人嘛?”草芥无奈的丢了个白眼过去。

“那难说,不是有句话说:‘狗急了跳墙’吗?”小侠捂着嘴笑起来。

“臭小侠,这是什么比喻!”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章扬怎么办?”小侠有些担忧。

“我和章扬真的没什么。”

“我相信,但是章扬喜欢你这是不争的事实啊!你和余纪文

在一起,他知道了吗?”

“知道了。”

“他什么反应?”

“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草芥撒谎了。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说起章扬她就有些心慌,和余纪文在一起的时候倒不是很强烈,但是她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格外没有底气,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唉虽然希望你幸福,但还是觉得我们章扬好可怜的,怎么就碰上你这么个铁石心肠的人。”小侠感叹。

喜欢一个人真是件很奇妙的事情,为什么就是会喜欢呢?没来由的喜欢,和他呆在一起你就会觉得愉悦,好像什么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余纪文?”

“我找草芥,你帮我叫一下她好吗?”门口传来余纪文的声音。

“纪文,你怎么来了?”在听到余纪文声音的时候,草芥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门口。

班上的同学看到了余纪文,都好奇的涌过来,好像被看猴子一样。

“班长竟然和余纪文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看那亲密度不像是普通的关系啊?”

听到某同学的声音的时候,纪文的手正在帮草芥整理有些吹乱的头发。

“是啊!该不会班长在和余纪文谈恋爱吧?”

“难说。”

猜疑声此起彼伏,因为有余纪文在身边,草芥也没有多想,安静的感受着出自他的关爱。

“哼,也不知道是怎么勾搭上余纪文的。”这个总是在关键时刻冒出来的声音,草芥差点忍不住爆粗口。

“是我勾搭草芥的。”余纪文的声音响起。

草芥一阵错愕,抬头看向余纪文,他身上的光芒怎么会如此强烈,她有瞬间觉得无法睁开双眼,这个人是来守护她的王子对吧?她觉得童话真的出现了,她的南瓜马车真的来接她了。

“天啊!余纪文这意思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怎么着,嫉妒啊你们?”小侠得意的说,好像和余纪文在一起的是她一样,草芥不禁有些失笑。

“怎么了,突然笑的这么开心?”余纪文看着突然笑出来的草芥问。

“没有,就是觉得小侠好可爱。”

“呵呵,你这个朋友真不错。”

“余纪文,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放着苏茉大美女不要,反倒是看上了这么个干瘪的丫头。”柳荫真是生气,为什么所有好事都降临在草芥的身上。

“喜欢谁是我的自由,我好像没有必要跟你一一的解释吧?”余纪文有些恼怒。

“真是搞不懂,放着玫瑰不要,偏来采这朵野花。”

“柳荫,我告诉你,说话别总

是那么不留情面,你以为你是谁呀?是不是想和我骂上一架啊?”小侠怒气冲冲的。

“小侠,别理她。”草芥说。

“也对,没人被疯狗咬一口还非要去咬回来的。”小侠笑笑。

柳荫看样子是气的不轻,搞不懂,事实上每次吵架就从来没有吵过的,为什么还非要往枪口上撞,这人是怎么想的。

“你这朋友蛮厉害嘛。”余纪文说。

“那是当然。”草芥得意的一笑。

“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看着就快要上课,可别忘了说重要的事情。

“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余纪文的脸上出现一抹可疑的红晕。

“你该不会是不好意思了吧?”小侠在旁边插嘴。

不好意思?不会吧?草芥看向他。

“呵呵,有点想你,就来看看。”他笑笑。

“我也想你了。”草芥主动的拉起了他的手,笑的格外甜蜜。

随着上课铃声的想起,余纪文很快的就回自己的班上了,而草芥和余纪文是怎么在一起的,班上渐渐的传出了N个版本,对这些草芥都是一笑置之,倒是小侠,第一时间把听到的各种消息讲给她听。

草芥第一次享受到这种从别人口中听自己的故事,描述的真是绘声绘色,要不是她本人的事,她都会相信这其中一个版本。

“我都告诉过你是怎么回事儿了,你还对这种小道消息感兴趣?”草芥真是服了她了。

“嘿嘿,这不是为了你吗?怎么样,听到这些,那个版本你比较满意?”

“都不满意,我还是喜欢原版的。”草芥甜蜜的笑笑。

“哎呀!真是受不了你了,恋爱中的女人啊!”小侠啧啧感叹。“对了,你有和余纪文商量过一起报考哪所学校吗?”

“这个还真没有耶!”

“你是笨啊!当然现在就要商量好啦!不然到时候分开了怎么办?”

经小侠这么一通说,草芥这才醒悟,真的应该问问他,自己是答应妈妈了要报考哥哥在的大学,希望纪文也可以吧!

“纪文,你打算报考哪所大学?”放学回家的路上,草芥问他。

“还没想好。你呢?”

“我大概是报考我哥哥的那所大学,我妈妈好不容易才答应我留在本市,但是要求我必须要考到哥哥那里,大约是不放心我吧!”草芥悠悠的说,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说不知道。

“如果你决定了的话,那么我就和你一起吧!”他笑看着她,她的担心他并不是没有看在眼里。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草芥觉得自己欢喜的快要疯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