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恋爱,注定会是个悲伤的结局,但看到草芥那么开心的样子,又是那么的护着余纪文,文御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就算说出来,草芥也不会相信。

为什么偏偏是余纪文,章扬呢?章扬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样?越想越觉得头疼。

“哥,你说我今天穿这条裙子怎么样?”草芥在文御面前转了个圈,征求他的意见。

看着草芥的变化,文御觉得更加的忧愁。

“好看。”

“真的吗?呵呵,这是我第一次穿裙子呢。”草芥微微笑,完全就是一个热恋中的形象。

“今天你要出去?”文御明知故问。

“恩恩,我和纪文约好了一起去公园划船”草芥一脸娇羞:“对了,哥,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外公好些了吗?”草芥有些不好意思,都没有打电话过去关心一下。

“爷爷没事了,你放心吧!阿姨和爸爸大概这两天就回来了你和纪文的事情。”

“我暂时不打算告诉他们,他们可是很偏向章扬的”草芥笑笑,想起章扬,又觉得分外内疚,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自己看着办吧!”文御对这样的草芥无能为力,她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他的劝告。

“哥,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对不起啦”草芥看着不悦的文御,撒娇。

“没有,只是我怕你受伤。”

“哥,其实纪文很好的,只要他和家里说清楚我们就一定没事的。”虽然隐隐的还有些担心他那个曾念念不忘的女朋友,但是草芥有信心,纪文一定会完全爱上自己的。

文御不在多说什么。

“哥,中午我不回来吃饭了”外头传来草芥的喊声,想来是正准备出门。

“好,晚上早点回来。”

草芥欢天喜地的出门,纪文还在路口等她呢!因为上次的不愉快,草芥不敢让他来家门口接她,也怕遇见邻居,到时候传到了妈妈的耳中。

“纪文。”草芥远远的就看见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仅仅只是一个晚上没见,却仿佛是过了好多年。

“你来了”余纪文微笑着上前牵起了她的手。

“总觉得今天还像是在做梦一样,牵着你手的感觉真踏实”草芥微笑着靠在他身上。

“傻瓜,不是做梦,这是真的”他含笑看着眼前这个还如坠梦中的人。

“不知道今年冬天会不会下雪,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我们去散步吧!”

草芥忽然有个很浪漫的想法。

“为什么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去散步?”

“因为我想和你在雪中先实现这个携手白头的梦”草芥乐呵呵的,为自己的这个点子窃喜。

“好!我们就一起走到白头!”余纪文的眸子熠熠生辉。

所有一切幸福都来的那么快,草芥只看得到余纪文。

“草芥?”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章扬?”草芥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章扬。

“章扬,很巧啊!你也在这里,这是打算去哪里呢?”余纪文问。

“章扬。”草芥见章扬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她有些慌张。

“你们在一起?”

“恩。”

“祝你幸福”章扬转身就走,没再多说些什么,草芥在那一瞬间竟觉得章扬的背影是那么落寞,而他出现在这里,明显的是冲着她家的方向来的。草芥有时候真烦,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碰巧,但是他早些知道也好,以后就不用再对她那么好了,这个世界上欠什么都能还,唯独这情,她欠不起对不起。章扬,你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草芥在心里默默的说。

恋爱中的人总是只能看见自己爱着的那个人的存在,一整天,草芥都和余纪文呆在一起,他们在梦湖划了船,去食铺吃了她爱吃的琉璃鸭,去游乐场玩了过山车,他们的手始终都是相牵的,知直到余纪文送她回家的路上,她才觉得自己今天一整天都在笑,以至于脸都有点僵。

“明天就要上课了我们都没有时间见面。”草芥嘟着嘴。

“呵呵。在学校我们也是可以见面的啊!谁规定不能见自己的女朋友了?”余纪文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

草芥惊讶不已:“你是说你不介意同学知道我们的关系?”

“当然,难道我见不得人,你不敢告诉别人?”他作势要生气了。

“怎么会怎么会。我是怕你在意嘛!你都不知道我是多希望能让别人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专属!我不喜欢围在你身边的那些女生”想起每次围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她就有些生气。

“好好好,明天你就可以告诉大家我是你的,呵呵,我和那些女生可是什么也没有,以后我会尽量离她们远点,这样好不好?”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吃醋的样子,他竟也觉得很享受。

“好!那你可不能总是看漂亮女生,你要时时刻刻把我放在心上”草

芥不依不饶。

“当然,我女朋友这么漂亮,我怎么还移得开眼睛去看别的女生”余纪文拥抱着她。

草芥喜欢他的拥抱,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有时候真希望就这样依偎着永远不分开,这是个多么幼稚的想法,如果真是这样,那上厕所和洗澡可是个很大的问题,她也为自己这样的想法逗乐了。

“你到家了,快进去吧!”余纪文松开了拥抱着她的双手。

“那我进去了啊?”草芥依依不舍。

“好。”

“我真的进去了啊?”草芥再次说道。

“好,明天早晨我来接你一起去学校。”余纪文笑看着恋恋不舍的草芥。

“那我就真进去了。”

“恩。”

在余纪文的再一次肯定中,草芥一步三回头的往家走去,到了转弯的地方,就快要看不见他了。

“纪文。”草芥喊住了正准备转身离开的余纪文。

“恩?”他转过身来。

草芥飞奔过去,抱紧了他。

“怎么了?这就舍不得了?”余纪文回抱她,笑摸着她短头发,很柔很滑。

“啵。”草芥快速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赶紧就跑了,一边跑一边咯咯地笑,她觉得自己的脸很烫,像是火烧起来一般。

余纪文怔住了,随后扬起耀眼的微笑。草芥看着他站在那棵槐树下,又不禁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不一样的是,这次他的微笑只是她一个人的。他是那么的爱着白色,这是她所爱的人,他站在她家的路口,在向她挥手再见。

短短几分钟的路,草芥蹦蹦跳跳的到了家,脑子一直闪过她亲他时的画面,在门口揉了揉自己发红的脸,希望哥哥不要看出来什么才好,这才拿出钥匙打开门。

“草芥吗?”厨房传来文御的声音。

“哥,是我,好香呀,是我最爱吃的鱼耶。”草芥微笑着把包包扔进了沙发里,随后就往厨房走。

“章扬?”草芥在厨房看见了在煎鱼的章扬,哥哥在一旁切红椒。

“呵呵,章扬做了你最爱吃的鱼哦。”章扬没有说话,文御笑着说。

“呵呵。”见章扬不太想搭理自己,草芥也不好再开口。

饭菜很快就上桌了,草芥在家就是个吃白食的主,她又不会做饭,只能吃,最多就是打打下手洗洗菜,尝试过一次之后,每次文御做饭都会把她赶出厨房,觉得她碍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