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来,这束玫瑰是我送给你的呢。”章扬忽略掉她的慌张,拉起她的手来到桌前,抱起那束玫瑰花递给她。

草芥在犹豫,是不是收了他的话就代表着接受他这个人了。

“对不起,我不喜欢玫瑰。”草芥撒谎,其实在很早以前她就和小侠在一起幻想过有天会收到代表爱意的玫瑰,觉得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一定幸福到不行,但现在玫瑰花就在眼前,她却不敢去碰。

“这样吗?”章扬像是自言自语,有些失落,很快又说:“不喜欢没关系,下次我买你喜欢的送你好不好?你告诉我吧!你喜欢什么花?”

“桂花。”草芥脱口而出,草芥很想骂自己,为什么要说桂花,她从来不喜欢桂花,但是在遇见余纪文的那天,满校园都是桂花香,而她自那以后也深深的喜欢上了桂花。

“桂花吗?”章扬若有所思。

“不,也不是,大概是因为学校里都是桂花树,所以一到季节满园的香气,所以习惯了这种味道。”

“那下次我给你栽棵桂花树吧!”章扬释然的笑笑。

草芥以为他只是说说,却没想到在后来,他真的为她种下了一棵桂花树。

“马上要考试了,你们有想去的大学吗?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呢?”老班在讲台上滔滔不绝。

“草芥,你打算考哪里?”小侠问。

“我想就在本市吧!我不想去外地”草芥如实说道。

“不会吧?你成绩这么好,就呆在本市不觉得委屈吗?你完全可以考上很好的大学”小侠不解。

“呵呵,我不想去很好的大学,我只想呆在家人的身边。”草芥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幸福生活。

“你呢?”草芥问。

“唉我的成绩没有你好,而且我妈妈希望我留在本市。虽然我很开心你也决定留在本市,但是还是替你觉得可惜,而且叔叔阿姨会同意吗?”小侠好像很惆怅。

“能和你一直在一起我也很开心,我会说服他们的。”草芥笑笑。

原以为留在本市很简单,却没有想到家人异常的坚决。

“妈,我想留在本市,我不想去外面。”草芥带些哀求的意味。

“因为章扬?如果他是真的喜欢你,他会等你的,你不能因为他而放弃自己的学业啊!”何美芸痛心疾首。

“妈,跟章扬没关系,本市的学校没你想的那么糟糕”草芥反驳:“哥哥在的那所大学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得去的。”

说来说去,你还是因为章扬,我虽然赞成你和章扬在一起,但如果他因此影响到你的学业,那么你们就想也别想!了”何美芸声音也越发的大了,草芥说起文御的大学,章扬也在那里,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草芥啊!虽说本市的大学也没有很差,但是外地有更好的大学,以你的成绩考过去是肯定没有问题的。”文承也是很不理解。

“我真的不是为了章扬!”草芥愤怒加无奈。

“那你就去报更好的大学,不然你就是为了章扬。”何美芸气的不轻,还好有文承在旁边扶着她。

“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我要留在本市。”草芥也生气了,觉得妈妈不可理喻,什么都往章扬身上扯。

她回到房间,越想越难受。

“草芥?开开门吧!”门口传来文御的声音,草芥耷拉着脑袋开了门。

“为什么不去外地?”文御也是单刀直入。

“不想去。”

“不要说是因为余纪文”文御的话深深的刺伤了草芥,她承认她还是会想起余纪文,她承认她只要想到去外地以后见不到他还是会觉得心慌,但这不足以成为她和妈妈吵架也要坚持留下来的理由。

“不是。”草芥觉得很难过。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想要留在本市,我想要留在你们身边!”

“但是你不能拿自己的学业开玩笑,外地的好学校更多些。”文御忽然理解草芥了,这来之不易的亲情,多么让人想抓在手里,片刻都不放开。

“我不想要好学校,我只想呆在本市。”草芥看向文御,眼神透露着坚定。

“唉。”

“哥会帮我说服妈妈的对吧?”

“你不要后悔才好。”

“我不会。”

不知道后来文御跟何美芸说了些什么,草芥觉得妈妈并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好像一切都随便她了一样,而章扬也常出入在他们家,并不觉得妈妈对他有什么不满的举动。

“草芥,你真的打算留在本市了?”一日饭后散步,章扬问草芥。

“恩,我想留在本市。”

“只是为了阿姨吗?”

“不,还有文叔和哥哥”草芥抬头,大概是意识到章扬指的是什么了。

“就只有这些吗?”章扬期待着她说出来还有一些原因是因为他,但是草芥又怎么会开口呢?

“章扬,你知道的。”草芥艰难的开口。

“恩,我知道

,但还是总抱有一些希望。”章扬苦笑着。

“你喜欢我什么呢?像我这么糟糕的人。”

“不知道,但就是喜欢你。”

“也许这种喜欢只是一种错觉,可能你自己还没有发现。”

“你这是在否认我对你的喜欢?草芥,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否认我喜欢你,难道你连我喜欢你的这点权利也要剥夺,这样不觉得太自私了吗?”章扬非常生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草芥会说出这样的话。

“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草芥慌忙解释:“我只是觉得我们大概都没有看清自己的本心,有时候会弄错也不一定。”

“那你为什么不说其实你喜欢余纪文的心是错的呢?”章扬反驳。

草芥突然觉得很难堪,为什么总是要把余纪文放在嘴边,为什么只要她随便做点什么都能扯到余纪文,她定定的看着章扬,觉得这样的他非常陌生。

“草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草芥不说话,只是一味的看着他,这样的眼神好陌生,章扬忽然觉得害怕,害怕就这样失去她,拉起她的手急忙解释:“草芥,你别生气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章扬,我打算忘记余纪文,但是你们却总是一遍又一遍的跟我提起他。我有点儿累,我先回去了。”草芥转身离开。

章扬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放弃,远远的跟着草芥,看她到家后就转身回自己家。

“如果你要在本市的话,那就报你哥哥的那所大学吧!”何美芸终于松了口。

“好。”

事情好像就这样定了下来,草芥无心再去追问到底是文御和何美芸聊了些什么,以至于她改变了注意,同意她留在本市。

老师也为此找过草芥几次,苦口婆心的劝说,但她已下定决心要留在本市了,所有的好心她都没办法接受。

“小侠,我们争取考在同一个学校吧!”自从妈妈答应后,草芥算是松了一口气。

“唉我成绩不如你好啊!怕是难啊。”小侠一脸愁苦。

“你知道柳荫考哪里吗?”草芥问。

“柳荫?不清楚,好像听说她们家要移民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小侠八卦起来。

“移民?”草芥格外惊讶,哥哥为了她留在了本市,而他们一家要移民?

“对啊!听说他们家挺有钱的,唉。可怜的文御哥可怎么办。”

草芥陷入了深思,哥哥知道这件事情吗?他该怎么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