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在某本书上曾经看到过一句话:如果爱上一个人使你觉得愉悦,那么这份爱就值得你去追随,但如果悲伤多过于欢乐,你应该果断的放弃。

纪文?我该放弃喜欢你吗?或者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你,草芥在心底一遍一遍的问自己,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认为的喜欢作出怀疑。

“草芥。”刚跨进家,就听见了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家的声音。

“章扬?”

“草芥,回来了?”何美芸端着水果从厨房走出来。

“恩。”

“你怎么会在我家?”草芥趁着何美芸去厨房的时候,问章扬。

“想你了,就来看看。”他嘻嘻哈哈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问你呢!别给我兜圈子。”

“真的呀!我说的都是真的。”草芥丢来白眼,章扬无辜的眨巴眼睛。

“草芥,回来了?”文御从房间出来,手上拿着一本书。

“哥,章扬是来找你的吧?”草芥这才想起章扬和文御在同一所学校。

“恩,说是来借本书,谁知道真假。”文御笑着把书丢给了章扬。

“什么真的假的?”何美芸从厨房走出来,问。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开玩笑呢。”草芥打着哈哈。

“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章扬站起身来告别,草芥在心里默默的鼓掌,快点走吧快点走吧!

很显然上帝没有听见她的祷告。

“别啊!我正在做饭了,你留下来一起吃饭再走吧!”何美芸热情的挽留。

“我还是回去了。不麻烦了。”章扬看见草芥丢过来的白眼,悻悻的说。

“麻烦什么?只是加双筷子的事情,你是不是怕我做的不好吃啊?”

“不是不是,怎么会,一直听草芥说阿姨做菜很好吃。”

“那就留下来吃饭!就这么决定了!”何美芸笑了,然后想起什么:“你说草芥?你们也认识啊?这丫头会说我做的菜好吃?”何美芸偷来疑问的目光。

“呵呵,妈,章扬不是也是哥的同学吗?我去找哥的时候认识的。”该死的章扬,谁会和一个不熟悉的人聊自己妈妈做的菜好不好吃,撒谎也找个像样的借口啊!

“臭丫头,没礼貌!什么章扬章扬的,应该叫章扬哥。”

“没关系的阿姨,草芥这么叫我听着也挺顺耳的。”

“马屁精。”草芥不满的哼哼,一个白眼丢给章扬,起身回房间。

没事儿混到他们家来做什么,吃饱了撑的,还借书?

什么书得今天来借,明天带到学校不行呀!草芥暗自腹诽。

“呵呵,人家可都追到家里来了呢,你没点感动?”文御靠在门框上,笑看着草芥。

“感动?我感动?我有什么好感动的。”

“章扬可都是为了你,才找这么个逊借口,以前哪见他这样过。”

“我又没要他这样。”草芥不满的哼哼。

“真心狠。”文御撇撇嘴走了。

心狠?哥哥说她心狠,她有没干什么,心狠什么?余纪文才心狠呢!草芥想起了余纪文,突然觉得章扬这样的行为就像和自己一样,自己不也是在余纪文那里碰钉子么?而自己却也在这里对章扬甩脸色。突然有些小内疚,好像每一次自己对章扬不满时余纪文同时也在对自己不满。

“你的房间比我想象中要整齐。”不知道什么时候章扬站在了草芥的房间门口。

“你怎么能不经别人允许随便进别人的房间!”草芥生气。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进你房间了?”

“你”人家确实是也没有进她的房间,只是站在门口看看而已。

“没想到竟然有机会能参观到你的房间。”章扬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房间有什么好看的,每个房间还不都是一样。”草芥嘟哝,实际上她也很想看看余纪文的房间呢。

该死,怎么又想起余纪文了,草芥敲敲自己的脑袋,一脸懊恼。

“哪有人这样敲自己脑袋的,都不知道你这样的虐待自己是怎么当上班长的。”章扬走进来,摸了摸她的头。

草芥觉得他像哥哥,但他却又不是哥哥,他不像文御,文御是真的把她当成妹妹,她能够感觉到,但章扬却不是,所以草芥潜意识里有些抗拒他的靠近。

“把的头发都弄乱了啦!”草芥尴尬的站起身,随意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哈,就你这么个短发,还弄乱你发型了,而且你自己抓的好像更乱吧?”章扬大笑出声。

草芥慌乱的走到镜子前,果然,头顶上的头发都乱乱的,对着镜子,用手理了理。

“我就奇怪?难道你没有梳子吗?怎么都用手的啊?”章扬走近草芥。

“你管我,我乐意行不行,又不是你的脑袋。”

“呵呵,我想管你我也管不着啊,要不,你让我管管吧?或者你管管我也好。”章扬凑近草芥的脸,透过镜子草芥看到章扬的脸几乎碰到她的脸,她好像都能感觉到他皮肤的热度。

“呀!你这人真是。”草芥侧过头去,“啊!”大叫

一声。

“你,你,你怎么能?”草芥捂着嘴,一脸通红,章扬也是一脸错愕。

“不是,我没动,是你亲到我的脸的。”章扬摸着被草芥不小心亲过的脸庞,她的吻像春风般拂过,吹开了他心里的最后一层纱。

“你,你,你,要不是你靠那么近,我会亲到吗?”草芥一脸愤恨。

“我也不是故意的。”看草芥那么生气的样子,章扬也有有些难过,她果然一点点都不喜欢他。

“啊!我的初吻!”草芥那个悔啊!

“初吻?”章扬看着草芥,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晕红:“要不,我再亲你脸一下,也把我的初吻给你?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想的美你!”草芥怒视着他。

“我会对你负责的。”章扬冲草芥眨眨眼睛,表示他很乐意。

“负责你个大头鬼了!谁要你负责啊!”草芥随手拿起一个娃娃扔过去,却正中进来的文御。

“哥?对不起对不起啊!我没想打你的。”草芥冲过去,看看有没有打伤他。

“我没事。你们刚才说什么呢?什么负责不负责的?”文御好奇道。

“就是……”章扬正打算开口。

“哥,没什么啦!我和章扬开玩笑呢”草芥打断章扬的话。

“真的没什么事吗?”文御不相信。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草芥急忙回答,根本不给章扬说话的机会。

“算了,你们的事情自己看着办,不过,现在到吃饭时间了,快点来吧!”文御说完便先离开了。

“你要是敢告诉别人。我就我就……”草芥试图威胁,却发现自己又没抓人家什么把柄,要说揍他吧,也打不过人家啊。

“就怎么样?以身相许?”章扬心情愉悦。

“你想的美!要是你说了,我就跟你绝交!老死不相往来!”草芥撂着狠话,说完就往客厅去了。

“草芥,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病了?”何美芸见草芥的脸色红的异常,担心不已,伸手探了探。

“妈,我没事。”草芥尴尬的很。

“什么没事?脸这么烫!”何美芸怒斥。

“阿姨,你放心吧!草芥是真的没事,大概是碰到什么让她不好意思的事情了吧。”文御适时的开口,何美芸放了心,却又更加的好奇。

“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

“妈,你听哥瞎说,我这是热的。”草芥阻止何美芸继续追问下去。

“妈,文叔怎么没回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