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节 成全他们

那是一名看起来大约是六、七岁的小男孩,眉清目秀,脸容俊朗,很是漂亮可爱。

最主要的是,他有一双灵活转动着的大眼睛,那骨碌碌转动着的模样……带着诱`惑他人的迷惑感觉。很容易就令人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任蔚然心里不由一动,对着他咧唇的同时。脑子万千思绪涌起。

小男孩虽然年纪不大,但身高也不算矮了。大抵有四尺三寸左右,竟已经及了她的胸膛位置。

只是,他这个模样,似乎与某人有些相似之处——

是滕御……

她不免心里一堵,在他开口以后,她便差点没直接栽倒在地。

因为小男孩是如是唤道:“妈咪。”

任蔚然掌心捂到了唇瓣上,盯着他道:“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没有。”小男孩低笑一声,道:“你就是我的妈咪了。”

“这——”

“阿悦,先到太爷爷这边来,你这样会吓坏新妈咪的。”滕于天的话语这个时候插了进来,淡淡道:“不用着急,先慢慢对她解释才好。”

听着滕于天的话语,任蔚然知道那小孩子绝非是随随便便叫唤自己的。

她目光紧紧盯向滕于天,内里尽是疑惑色彩。

“蔚然,他叫朕悦。是阿御的儿子。”滕于天淡笑一声,手臂往着客厅的沙发位置一挥,道:“先坐下来再说吧!”

“呃。”任蔚然心里虽然打了无数个问号,但还是耐住了性子听从他的话语坐了下去。

待佣人奉上茶后,滕于天才解释道:“蔚然,你觉得很惊讶吧?”

“是。”任蔚然点头,轻声道:“爷爷,你可以……说得更加明白一点吗?”

据她所知。滕御的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左右,若滕悦是他儿子的话。那他岂不是十七、八岁就已经有了这个孩子了?

那么,孩子的母亲是谁?

柳芽?

还是那个与“温馨”二字有关联的人?

为什么她一无所知呢?

“蔚然。我知道你现在可能很混乱,可你并不需要顾忌太多。只需要明白,他是你和阿御的孩子就可以了。”滕于天掌心轻轻抚着滕悦的头颅。淡笑道:“阿悦是个很乖的孩子,之前一直都留在国外生活。现在他回来了。就会一直留在东城读书,所以往后他就要靠你跟阿御照顾了。”

其实以滕家的家财实力。滕悦无论去到哪个地方都应该是有人照顾的,可是滕于天却选中了她……

难道他不晓得。继母可能不会对他的孙子好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滕悦在这时回国。会不会是因为随着柳芽回来的?

她的心越来越混乱!

“蔚然,我相信你不是坏继母的类型。”滕于天十指交叉平放在膝盖位置,如同已经猜测到了她的想法,道:“他只会跟你和阿御一起生活。明白了吗?”

“爷爷,我不明白。”任蔚然摇着头颅。掌心抚向额头:“为什么是我?”

自己的丈夫突然多出了一个小孩子,这是没有任何人对她提起过的。甚至,连滕御在这之前都没有丝毫表露出他身为人父的迹象。所以这突如其来的滕悦令她很难适应。

滕于天眯了一下眼睛,道:“你会那样问,令我意外。”

“爷爷,是谁把他带回来的?”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是不是柳芽?”任蔚然压抑不住自己心里的冲动,轻声问道:“他是不是随着柳芽回来的?”

滕于天微惊,掌心按到了膝盖上霍地站起。居高临下地盯着任蔚然,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果然如是!

难怪……柳芽会说她永远都不是她的对手了。

因为她手上有一个筹码。

她有滕御的孩子!

可孩子是柳芽的。她为什么自己不继续带着呢?

是为了想让孩子夹入她与滕御之间破坏他们的感情吗?

她与滕御之间完全就没有感情可言,就算没有滕悦也是维持不下去的……

趁这个机会对滕于天说明白可以吧?

“我昨天晚上看到柳小姐了。”任蔚然自嘲地笑了一声,道:“爷爷,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可以跟滕御离婚成全他们一家人的。”

“我不要。”任蔚然的话语还没有落下,便有一道清脆的声音夹杂在他们中间,铿锵有力道:“我绝对不要你的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