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节 欲要自杀

任蔚然错愕地呆在原处,一时间完全无法反应过来。

眼看关柳芽的手臂马上就要甩到她的脸颊,忽然一道手臂腾了出来迅速把女子的手臂挥开了。

“啪——”

柳芽的巴掌并没有甩到任蔚然身上,反倒是男人的大掌直接便打落了她的手臂。

她往后退了好几步,脚步一崴,差点便栽倒在地!

任蔚然一惊。才想要跨步出去扶柳芽,却因为被男人那有力手臂紧紧箍住的动作而没有成功。

“你、你……”相较于任蔚然的震惊。柳芽似乎更加错愕。

她张大嘴唇,那些话语却出不了口。眼底却尽是惊骇与错愕之色。:

滕御却是一声冷笑,瞳仁内暗沉的桀骜光芒凝聚以一起散射到她的脸颊上。

面对着他们之间的对立,任蔚然也只是呆滞地看热闹罢了,没有任何反应。

“好,好——”柳芽忽然一咬牙,狂笑了两声,往后退了两步,双眸张望了四周一翻,道:“滕御,既然你是那样认为的,那我成全你好了。”

她转身,忽然往着旁边的墙壁冲了过去。

她想自杀!

这是任蔚然心里的第一想法。

而在她的念头才成型时候,身边的男人早便已经把她使力一推,往着那冲向墙壁的女子飞扑了过去。

在堪堪的剩余时间里,滕御把柳芽救了回来!

任蔚然掌心捂住唇瓣,看着那对相互拥抱在一起的男女。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百般滋味。

“滕御,你这个混蛋,既然不要我了,还救我做什么?”柳芽的掌心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在滕御的胸膛中,道:“放开我,快点!”

滕御眉宇紧蹙,并没有回话。

任蔚然知道如今他的心里必然有些混乱,但她却更加明白这个时候他必不会放开柳芽。

所以。最终退场的那个人也只能够是她——

她在心里涩涩一笑,往后退了几步。转身便往着楼梯口位置冲了过去,头也不回地上楼。

难怪柳芽会那么信誓旦旦地说道出让她放弃的那些话语了。原来她那么自信不是没有理由的。

所以……这就是她的结局了么?

整整一`夜,滕御都没有推门进入过主卧室。

任蔚然却没有勇气出去询问那些女佣昨天晚上他到底是不是在这里过的夜。

还有。他是不是把柳芽也留在了温馨园里。

她只能够安静地踏步走出房间,到餐厅用早点。

当然。他们没有到来!

所以她有理由相信,昨天晚上他们并没有留在温馨园!

“少夫人。老爷子有吩咐,早餐过后请你回和平别苑。”林叔在她用完早餐以后轻声提醒道:“而且。少爷也必须要到。”

“你见过少爷的踪影了吗?”

“少爷一`夜未归!”

果然如此!

任蔚然不由自嘲一笑:“我知道了,你去安排吧!”

“是!”林叔略显犹豫地看她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了餐厅。

其实在佣人中,他算是最清楚少爷过去的人了。

只是。这一次,他也不晓得事情究竟会怎么样发展。

这是任蔚然第二次到和平别苑。

上一回,是她秘滕御的结婚晚宴上,他们强颜欢笑。最终他领着她与他的绯闻女友Mandy一起离开的。

可谓不欢而散。

这一次,别苑并不如之前热闹。反而显得有些冷冷清清的。

大抵是因为这个地方太大了的缘故吧!

她踏步下车以后,长吐了口气。咬咬便踏步进入了别苑内的主楼。

“少夫人!”因为和平别苑是滕家的主地儿,所以这里不止风景优美。占地面积宽广,甚至佣人也较温馨园要多许多。

他们竟然都认识她,看来滕于天待她这个孙媳妇还真的很上心呢!

“少夫人,你来了!”和平别苑的滕管家亲自迎接她,领着她走到了客厅,道:“快请进吧。老爷子在等着你呢!”

任蔚然浅淡一笑,随着他加快了脚步。

可是。他们才踏步进入客厅,便有一道小小的身影飞扑了过来。

滕管家想要伸手去拉那人,但对方却以速度闪避而开,直接过去搂住了任蔚然的大腿。

任蔚然一惊,垂下眉睫,为眼前所见那脸容心神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