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节 只是玩物

任蔚然把头颅从浴室房门往着外面探出去时候,正巧碰上了坐在床沿上那男人一双如深潭般的幽暗眼睛。

她一惊,差点没移动脚步往后退回浴室去。

“逃避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滕御冷笑。跷起了二郎腿。道:“出来吧!”

“你怎么还没有睡?”任蔚然双手剪到了后背。往着旁边的沙发位置走了过去。

“到床`上来!”淡淡的命令声音。

“呃?”任蔚然微愣。

滕御那暗黑的眼瞳淡淡地瞥向她。

任蔚然无奈,只得在他那双锐利的目光注视下往着滕御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脚步还不曾在床榻边沿停下,对方已经伸手把她往前一拉,她一时不慎,整个人都被他强行压到了床`上。

“你有话就直说,为什么要压着我?”任蔚然心里害怕,想要说的话语自然便脱口而出。

“戒指呢?”滕御的大掌压住了她的手臂,一揪她的腕位便把她整个人都扯了起来:“任蔚然。为了跟皇甫炎约会,你就把我们的结婚戒指都取掉了对吗?这样的你,还敢说自己不是**?”

任蔚然心里一抽,错愕地看着他。

刚才他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情。为什么现在突然就发现了?

她摇了摇头。急忙开口解释:“滕御。不是那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

“戒指只是我不小心弄丢的。我并没有刻意去拿开它。”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他不会!

任蔚然有些无力地苦笑:“那你想我怎么办?”

“知道那枚戒指值多少钱吗?”滕御眉眼一眯。漠漠地笑道:“三千万!”

“你说——”

“戒指里面镶嵌着天然的黑宝石。那是到目前为止在全世界只有三颗的最珍贵的黑宝石之一。如果你找不回来。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戒指是他们的结婚信物。在成婚以后就是属于她的了吧。难道他还想要拿回去?

任蔚然心里疼痛,咬紧牙关便许诺道:“我会找回来的。”

“从皇甫炎那里?”

“东西丢在他的车上了。明天我会去飞航城取回来。”

“不用。”滕御指腹捏住她的下巴摇晃了一下。淡而无味道:“东西我已经让周烈去取了。不过……”

他顿了声音。幽幽看她一眼。忽然便翻身站了起来。

身上的重量遽然消失,任蔚然得到了自由,不由长吐了口气。

却听那人如同地狱般传来的冷酷声音飘忽而至:“戒指已经不再属于你了。”

“滕御——”

任蔚然惊得从床榻上翻滚而起。握成了拳头的手指指甲。直接往着皮肉掐了进去。

他还可以更加过分一点吗?

“戒指是我要回来的,所以以后都不会再属于你。”滕御掌心插`入了裤兜里,悠然自得地道:“如此一来,让你更加有意识地明白,你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滕家主人中的一份子。”

他慢慢地回转身,俊雅的脸上浮出一抹清冷淡薄地神色,嘴角一抽,道:“你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任蔚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冷了,仿佛在嘲笑着她的遭遇——

他说她是他生命中的过客,其实她想,她甚至连过客都不算吧!

她只是他生命中某个时间的一个玩物罢了。

用过以后,厌恶了,就会丢弃——

任蔚然没有再接皇甫炎的电话。

一来,是因为滕御的警告;二来,是因为她本身想要清静一些。

可对方却很坚持,每天都几乎会打电话到温馨园。

即使她不听。

这段日子滕御都没有回过温馨园,听说是到了美国出差。这样一来,她过得倒是很平静。

这天,听林叔来拍门说有贵客临门,请她快点下楼去迎接。

可她还没来得及开门应答,林叔已经走了。

她想,这贵客,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吧!

所以,她也便匆匆下了楼去。

屋内坐着一个她压根不认识的人,可温馨园里所有的佣人却都在窃窃私语,似乎是对着那人指指点点讨论。

这时的任蔚然自然没有料想到,因为这人,后来她的一生也都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