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节 不会赖账

脸颊似乎有冰冷的气息传来,仿若是一种柔软的物体在轻轻触摸着肌肤,很是小心翼翼的感觉。

原本那火辣辣的疼痛很快便消散,一阵阵舒适之感从任蔚然的身子油然而生。

她指尖揪住了被单,猛然撑起了眼皮。

目光首先接触到的,是一盏散射着刺眼光芒的吊灯。

四周都是粉涮的白墙。空间偌大宽敞。

摆设很简单,却高雅不凡——

像是某些大户人家的主卧室……

任蔚然眨了眨那双清灵的眼眸。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圈,最后聚焦在屋内唯一的生物身上。

那是一张很俊雅秀逸的脸庞。浓眉大眼,剑眉俊朗,瞳仁内蕴含着一双如同黑珍珠般清雅透亮的眼珠。他的五官看起来很立体,以完美的线条勾勒出来,棱角分明,却又带一股温雅气息。乍看起来,是个很懂得照顾女子的成功男人!

他身上一套纯白色西装裹身,以那名贵的质地看起来,想必他定是个事业成功的领导者!

“小姐,你感觉怎么样?”男人看着女子的目光聚焦在他脸颊上,淡淡一笑,温柔道:“需要起来吗?”

“好,谢谢!”虽然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但看他的动作行为,任蔚然知道自己必是他救护回来的,是以也没有什么戒心。

男人弯身把好扶起。

任蔚然抿抿唇。柔声道:“谢谢你,请问你是……”

“我叫皇甫炎,你可以直接叫我皇甫!”

“皇甫先生。”任蔚然浅笑:“我是任蔚然。”

皇甫炎似是微愣,坐到了床畔边缘淡淡看着她。

“有什么问题吗?”任蔚然眉心轻轻一拧:“你好像有点惊讶的样子。”

“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名字。”皇甫炎淡淡一笑,道:“很好听。”

“不过是个粗名罢了。”任蔚然眸子往着落地窗台瞟过去。

时至黄昏,似乎她昏迷了不少时间。

皇甫炎似是得悉其心思,目光追随着她看了出去,道:“你昏迷了几个小时。是遇上什么事情了吧?”

任蔚然这才想起自己遇劫时候的状态,不由心里一惊。急道:“有没有人给我打过电话?”

“有位先生来电了,可惜我没能为你接听到。我回复过去了。对方关机了。之前佣人把你的手机拿过去充电了,相信很快就能够送回来了。”皇甫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部手机递至女子面前:“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先用这个手机。”

“谢谢!”任蔚然伸手接了,而后在上面拔了一连串的号码。

在连线接通对方手机时候。画面上跳跃出来了一个人的名字。

任豪——

任蔚然不由吃惊,抬起眼皮看着男人。

“平日我与任市长也素有往来。”皇甫炎接收到她的目光。淡淡解释。

“他是我父亲。”任蔚然话语话语才出口,便对他摆了摆手。

电话接通了。

皇甫炎看着她与对方交流。径自起身走出了阳台。

放眼看去,四周是一片葱郁的的青绿色彩。

这是一套偌大的别墅。周遭环境优美,安静且辽阔。是居住的圣地。

“皇甫先生!”

“嗯?”皇甫炎转了身,目光幽幽地落在任蔚然身上。

任蔚然已经弯身下了床,站起对他躬了个身:“谢谢你今天出手相救,可我必须要告辞了。如果有机会。请允许我答谢你。”

“任小姐不介意的话,请我吃顿饭如何?”皇甫炎后腰靠在阳台护栏位置。声音淡淡:“请任小姐把你的电话号码记下来。”

“呃……”任蔚然点点头:“拿你的电话拔了我的号码,不知道皇甫先生什么时候方便。”

“我可以随时联系你吗?”

任蔚然为他这突兀的话语而微愣。片刻以后才点头:“当然,这顿饭我一定不会赖账的。”

“允许我送你回家?”

“不必麻烦了。我坐出租车就好。”

“我送你出门。”皇甫炎跨步过来伸手接过她递还回去的手机,掌心一翻,绅士道:“任小姐,请吧!”

任蔚然缓缓点了头,转身走了出去。

她想,若这个世界的人都能够像皇甫炎这般温和有礼。她大抵就不会搞得这么狼狈吧——

可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任蔚然走路一瘸一拐的,成为了整个温馨园佣人窃窃私语的对象。

林叔把她迎入客厅。并提醒她自己要小心。

当然,那个时候她不明白他的言外之意,直至见到了客厅里坐着的那人时候才真正懂得……

她的确是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