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 心绪紊乱

“不用担心,这不过只是礼仪上的亲吻而已!”滕御在任蔚然错愕时大掌一捞她纤腰,于她跌落他怀里后指尖扣住了她颚骨,俯首便狠狠地咬上了她的唇瓣。

任蔚然瞳仁一扩,才想要退缩,岂料滕御漂亮的眼眸已是一沉,坚固的齿排划过了她那如水蜜桃一般莹润亮泽的樱唇,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

他并非在亲吻她,而是在……咬她!

一种麻麻的刺痛感觉从唇瓣透过了身体敏.感的神经线传袭而来,直达任蔚然心脏——

她呼吸一滞,揪住男人衣肩的指尖使力一掐,几乎隔着衣物陷入了他的肌肤中。

滕御并不曾放松,反倒是伸出舌尖舔过她那柔软的唇瓣,原本的嗜血动作竟瞬时转变为调.情……

任蔚然脑子“轰”的一声炸响,眸光在对上男人双瞳,感觉到他眼底仿佛隐匿了足以毁灭整个世界的风暴后,心脏急剧一跳,欲要退避开去,可惜却完全使不出任何可以反抗滕御的力量。

滕御看着身下那娇弱小女人怒目圆睁的模样,心里不免起了一丝玩味。他大掌扣住她的肩膀,故意挤压着她柔.软的胸膛,以更加狂肆的狠劲儿rou躏着她的唇瓣。

“嗯……”任蔚然几乎快岔气,原本使力推挡着他的手臂也慢慢垂了下去。

“你说,你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对手呢?”滕御在彼此的气息都变得粗重以后唇瓣慢慢移离了她嘴角,似是而非地调侃道:“现在开始,欢迎你成为滕家的一份子!”

他说的是欢迎语,可听在任蔚然耳中,便如同这个男人对她的警告。尤其是后面一句,她明白他是咬牙切齿道出来的。

心绪,开始因他而变得紊乱——

和平别苑

这是滕氏一族处于城区东郊山庄里的住宅地,三面环海,以屹立山峰为主的一处风景优美地儿。这里的建筑为中西结合,亭台楼阁以红墙绿瓦点缀,花树交错,内里如同风景区般美轮美奂,令往来的人欲要叹息。

因为这整座山峰都是滕家产业,今夜又是滕家少爷滕御的婚宴晚会,是以整个山庄都以七彩灯光装饰,成就了一片绚丽灿烂光景。

宴会大堂,装潢华丽,摆设高雅,宾客如潮。

而主角的车辆,此刻正姗姗而来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与那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宾客们兴奋所不同的是,此刻车内气氛甚是清冷,男女主角正处于对立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