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节 我要离婚

DV屏幕上,显示着的竟然是她被林则那个禽兽亵`玩的场景,画面清晰真切,不断地变换着角度。

可想而知,那是被人用高清摄影机录下来的。

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

而她竟然成为了那个可笑的牺牲品!

“滕御,你简直不是人!”任蔚然转过脸。冷冷地看着滕御,那紧屈着的指尖几乎掐入了掌心。把皮肉都撕裂——

“我不在乎自己在你心里是什么。”滕御在任蔚然手臂往前一伸想要去夺那DV时候屈手肘,淡而无味道:“这里面的东西很值钱。可足够我把林则一半的家产都收入囊中。”

看着他那笑容淡漠的模样,任蔚然的心悲凉到了极致。

甚至,连疼或痛都再分不清楚。

在他心里,事业与金钱比作为他妻子的她更加重要!

哦,或者那是应该的吧!

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把她当成妻子。

娶她不过只是遵从了他爷爷滕于天的意罢了!

“你在乎的就是这个?”任蔚然收回了手,自嘲一笑:“滕御,在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东西比金钱名利来得重要吗?”

“当然有!”滕御把DV放置在旁侧的位置,双臂环上前胸,淡淡道:“可惜那不是你罢了。”

“滕御!”任蔚然咬牙切齿地蹦出几个字:“我要跟你离婚!”

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疯掉。

她不要过这种日子,因为她不晓得他下一次出卖她会否就在近段时间。

“抱歉,现在我没有兴趣跟你离婚。”滕御指尖猛地叩住了她的颚骨,阴沉的冰眸似是而非是扫向她:“任蔚然,这个游戏已经开始了。在我没有喊结束以前,没有人能叫停。既然你已经成为了这场游戏中不可或缺的女人,就得陪我继续玩下去,直到你油干灯尽,成为残花败柳为止!”

“或者,你也可以令我我厌恶你,衍生抛弃你的想法。”男人顿了顿,又继续补充道:“否则。要为这场游戏赔命的人绝对不止你一个。别忘记……你那位好父亲欠下的巨额是谁替他还清的!”

任蔚然身子完全瘫软了下去。

嗯,逃不过——

这便是她的命运!

永远都只能够成为他唆摆着的傀儡——

任蔚然被滕御直接带回了温馨园。

踏步进入客厅时候。她发丝散乱,模样狼狈。所以招惹了在门前候着他们那些佣人异样的目光。

“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林叔在玄关位置迎接着他们。乍见任蔚然那般模样微微吃惊,而后急忙道:“老爷来造访。”

任蔚然乍听他的话语。心里瞬时一惊。

既然林叔说的人是老爷,那就是……滕英明?

她身上的衣衫早已经被林则毁掉。如今只披着滕御的西装外套。虽然那及膝的衣裳把她大部分肌肤都遮掩了去,可她若以这模样去见家翁。必然会遭受到唾弃——

“怕什么,反正你们不也在床`上玩过了吗?”滕御忽然往着她的耳畔靠了过去。声调阴冷漠然:“不妨去重温一下旧梦!”

“不许你这样侮辱我。”任蔚然怒目圆睁地盯着男人:“我没有。”

“呆会进去试一试不就知道是不是我侮辱你了,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滕御掌心搭到了她的肩膀上轻轻一拍。似笑非笑道:“既然以前玩过,今天我也一样可以成全你们。”

任蔚然才想反驳,那人的大掌却已经猛然使了力,把她整个人都推进了客厅。

而他自己。却伸手挡了欲要进去侍候的林叔。

“少爷……”

“闭嘴,谁都不许进去。否则……杀无赦!”

听着他那阴冷的言调,没有敢哼声。

男人眸子里散射出来的光芒。往着屋内扫射了进去。

任蔚然因为他的推却而双脚一软,整个人都趴到了地面上。那声音很明显惊动了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那男人。

他转过脸,目光扫到了任蔚然身上。

女子只稍稍瞄了他一眼,却为那人的容貌震慑。

虽说已经年过不惑,但他依旧俊美,一身华丽的服饰装扮,浑身都透露出一股潇洒的劲儿。有着高贵的王者之风。

所以她急忙爬了起来,身子带了一丝颤抖。

“嗯?”滕英明英气逼人的俊脸微微一沉。

任蔚然只低垂着头颅不敢看他。却唤了一声“爸”。

“怎么回事?”滕英明冷漠道:“你是任蔚然?”

“是。”

“抬起头来。”滕英明对眼前那头颅低开,只以一件西装裹身,修长**尽显的女子不为不满:“你这身装扮是怎么回事?”

任蔚然知道这时无法逃避,唯有慢慢地抬了头。

滕英明乍见她的容貌,整个人都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竟飞也般扑了过来,伸手便握住了她的肩膀,带着颤悠的声音从那性`感的唇瓣中逸出:“天啊,怎么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