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 身子灼热

任蔚然白壁无瑕的身子呈现眼前时,林则眼眸瞬时一暗,瞳仁内里火焰迅速熊熊燃烧了起来!

“不要!”礼服被扯碎,身上仅以nei衣裹身,任蔚然大惊失色,掌心握起拳头拼命往着林则的胸膛砸打过去。

“贱人。敢打我!”被任蔚然的拳头无意砸了一下脸颊,林则大怒。

他扬起大掌。直接往着她的小脸挥了过去。

一声清脆利落“啪”的声响在屋内回落,荡漾不息。

任蔚然只觉左脸“嗡”的一声炸开。整个人都差点没晕厥过去。

脸颊火辣辣地生疼,那人一点都没有放松,扬起了另一只手又往着她的右脸甩了一巴掌。

同样的痛楚感觉右脸传袭开,蔓延在身上的每一根神经线!

脑子如同被一阵阵凌乱的热流不断冲击相撞,令任蔚然差点岔气。

可这时,林则却从桌面旁边拿起了一瓶红酒,瓶口往下直接淋上任蔚然的脸颊。

红酒明显是刚从酒窖里取出来的,那冰凉的酒液沿着她的发梢滑过,顺着她脸颊曲线往下流落,为她那白`皙美好的肌肤徒然增添了一股艳丽色彩。

**的被褥乳沾染上了酒气,酒精在空气中发酵四散,有些沁入了任蔚然的口腔,她便被强行着咽了下去。

那带着甜腻的葡萄酒味道沁入心脾,令她的意识猛然清醒不少。她柳眉一横,杏眼微缩着瞪向林则,看着那令人作呕的脸面。瞳孔内散射出冷冷的厌恶光芒。

“女人我玩多了,可你这种性子倔强的女人倒是挺有趣的,今天是晚上我就陪你慢慢玩好了。”林则那略嫌粗糙的手指使力往着任蔚然的下颚狠狠捏过去,狂傲笑道:“好像你这种女人表面清纯内里**`荡的女人,天生就该被男人玩弄才是——”

任蔚然眉心一横,看着他慢慢俯下脸,一声冷笑,忽然便举起手掌往着他的胸膛狠狠甩了过去。

“啪——”

同样清脆的耳光声音在屋内再次响起。丝毫不比上一次逊色。

“你敢打我?”林则明显有些惊愕,感觉到脸颊火热的灼痛。咬牙切齿瞪着任蔚然:“你这个贱人!”

言语未落,已经重重地揪住她的长发。手掌几个来回,在她脸颊上还以颜色。

任蔚然闷哼几声。嘴角有着鲜红的血液顺着下巴曲线滑落,直至染红了她颈窝位置的肌肤。

很疼。很热,很辛苦——

体内那些酒液这时仿佛如同被火煮沸一般变得热腾腾的。几乎把她的身子都点燃。

她难受地摇晃着头颅试图忽略那种感觉,可是她越挣扎。身子就越是灼热。

那些酒……有问题?

看着她那痛苦模样,林则冷冷一笑:“怎么。有感觉了?等一下,你就会求着老子上你了。”

“你休想!”任蔚然咬牙切齿地瞪着他。眸底自然地流转出一抹厌恶鄙夷的光芒:“你这种只能够靠**才能够变成男人的人,简直就是丢尽了天下男人的脸!”

“贱人,我让你嘴硬!”林则被她的话语惹怒,长臂一伸。往着任蔚然的脸颊又是一阵胡乱的挥打。

“啪、啪、啪——”

那“啪哒”的巴掌声响不断继续,如同一首在弹奏着的钢琴曲。声声不绝于耳。

任蔚然的脸很快便出现了数道红肿的巴掌印痕,清晰得如同盛放得正艳红的杜鹃花。

她感觉自己的脸颊都变得麻木起来。甚至连口腔里的牙肉都开始生疼。

“贱人,我看你还敢不敢对抗老子!”林则一声冷笑。在女子无力开口反驳时候低下头,往着她的脸颊便啃`噬起来。

脸颊似乎有些麻麻的疼痛传开,对方壮硕的身体又压在她身上,任蔚然有种窒息感觉。

她拼命摇晃着头颅,但因为对方伸出来紧揪住她发丝的动作固定住,再也动弹不得。

林则的唇瓣一路沿着她的颚骨往下。直至咬上她的锁骨。

身子仿佛失去了力量,那种灼热仍旧在不断的升温。任蔚然脑子迷迷糊糊的只想要得到缓解。

可脑子还有一路强烈的意识:她绝对不能就这样屈服在这个可耻的男人身下——

她咬牙,狠狠往着自己的下唇用力压下去。

疼痛从唇瓣间蔓延,她整个身子便猛然一震,原本的迷茫倒是清醒了数分!

可林则此刻已经把她扳过去,伸手挑开了她内`衣的扣子。

女子的上身已经完**`露,那凝脂若雪般的肌肤完全呈现。

她身子瘦削却玲珑,那完美的曲线简直无懈可击。

看着她那白里透红的肌肤在灯光下映衬出晶莹剔透的光泽,胸前那赤`红色的花蕾更是圆润可爱,林则下腹一紧,急忙低头往着她的胸`脯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