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节 不祥预感

乍听这声音,任蔚然身子便直接颤了一下。

已经一个星期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历历在目。她没有理由不心惊胆战。

虽然来这里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面对一切的了。可这个时候他的忽然出现还是令她心悸。

看着周烈恭敬地应声退出了晚宴会场。她慢慢地转过身。

正巧碰上一条修长的手臂及时伸了出来把她搂抱住,男人温热的气息夹带着那不带半分感情的话语同时萦绕在空气中,几乎把她整个人都冻僵:“老婆,来得真准时,林董夫妇也是刚到呢!”

男人今天一身正统的西装打扮,英气逼人的脸上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容,看起来有种雅痞感觉,却很是迷人。

任蔚然抿着唇。清秀的小脸浮出淡淡的红晕。

他们的距离太近,以至于令她的呼吸都有些困难,可那人嘴角不怀好意的笑容却更令她心慌意乱。

“走吧,我带你去见识一下林董夫妇。”滕御无视她的惊骇。掌心扣住她的纤腰。扶着她往林董夫妇身边走去。

途中。有服务生为他们递上了装载着酒液的高脚杯。

四周往来的人都为他们让了道。而林则夫妇也微笑着迎接他们。

林则夫妇都是年约五旬左右的人。一身贵气服饰。林则长得高大魁梧。一脸和睦的模样;林夫人则是出名的美妇。身形姣好。美艳动人。

见到滕御来祝酒滕御与任蔚然。林则夫妇二人对望一眼,目光都定格在他们身上。

“林董。这位是我的女伴任蔚然。今天我们可是特意过来祝贺你们珠婚的大喜。希望你们永远幸福。”滕御对着林则举杯。淡淡笑语:“林董与夫人可是我们商界的模范夫妻,每个人都羡慕你们呢!”

“滕少能够莅临我们的珠婚晚宴,可让我们的宴会蓬荜生辉呢!”林则哈哈一笑。携着林夫人与他们举杯对碰后。目光落在任蔚然身上,瞳仁内带着欣赏光芒:“任小姐真是风华绝代!”

任蔚然抿唇轻轻一笑,温婉道:“林董过奖了。”

林夫人眉尖扬起,眸子深深,虽然嘴角吟一抹淡淡浅笑,但明显不像愉悦的模样,反而是疏离——

这令任蔚然心里有些疙瘩。

可滕御很快便对他们告辞,同时拉攥着她离开。

转身后,任蔚然感觉自己的后背较某人的视线胶住,一股不祥的预感便从她心里衍生。

而身边的男人,唇边却有一抹高深莫测的笑纹闪过。

他在算计着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