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 盛情难却

“妈,她叫任蔚然。”滕御明显也有些意外,但他神色倒甚是镇定,淡淡扫任蔚然一眼,道:“还不过来叫人?”

“妈!”任蔚然对着钟雅点了点头。

钟雅眯起了眼眸,冷笑一声:“阿御,她就是你所谓的妻子?”

“是!”

“爸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让她进门。”钟雅猛然转身一揪自己的手袋,冷声道:“这顿饭我噎不下去,你们自己吃吧!”

言毕,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越过任蔚然,往着门口疾步而去。

滕御一惊,伸手推了站在门口的任蔚然迅速追了出去。

楼可倩与楼悠悠对看一眼,面面相觑!

因为滕御用力推抵的动作而膝盖一软,任蔚然整个身子都撞向了旁边的门柱。虽然她反应神速,但那高跟鞋跟终还是崴了一下,令她整个人都跌到了地板上。

幸而地毯足够厚,她才没有感觉到多疼或者受伤。

可这样的她终还是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哟,你这媳妇当的,才出现就把婆婆吓走了。”楼悠悠盯她一眼,不冷不热地讥诮道:“看来一点都不讨人喜欢呢!”

“悠悠!”楼可倩伸手扳着楼悠悠坐到座位,快步踏过去掌心递到任蔚然面前:“任小姐,你没事吧?”

看着她那白皙柔嫩的小手,任蔚然心里微动。

两姐妹,性情原来可以相差这么远!

搭上楼可倩的手心在她帮助下站起身,任蔚然对她淡淡一笑:“楼小姐,谢谢你!”

“不客气,我想可能伯母那边对你有些什么误会,你不用担心,先坐下吧,相信滕御会把一切事情都解决好的。”楼可倩嫣然一笑,扶她到旁边坐下:“你的脚感觉怎么样?”

“楼小姐,不要碰,很脏。”看着楼可倩欲要伸手为自己脱去鞋子帮她察看伤势,任蔚然连忙把腿移开,弯腰便想去扶她站起:“我自己揉一下就没事了。”

“不行,扭伤可大可小的。”楼可倩摇头,淡雅一笑,挡了她的手臂,把她的小腿扳了回来:“放心吧,我以前是念医学院的,这个我懂一点点,让我帮你看一下吧!”

不给任蔚然任何拒绝的机会。

“那麻烦你了。”盛情难却,任蔚然只好感激地浅笑点头。

楼可倩嘴角轻扬,低下头便伸手要去脱她的鞋子,却听得房门外有脚步声音响起,夹带着男人一声低唤,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教人拉起身站着。

任蔚然也处于错愕中,而那男人却已经一声冷笑,大掌扣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拉扯起来便直接往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