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 鱼儿上勾

滕御口中的任何人,任蔚然不必想也知道他指的是滕于天之类的。

“什么样的舞会竟然如此重要,要你瞒着爷爷去参加。”她不是傻瓜,懂得分析事情的轻重。

“只是普通同学会而已。”滕御暗黑的瞳仁微微一缩,有流光溢出:“你可以陪我出席吗?”

“你希望我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你那些同学面前?”

滕御一笑,拍了拍手掌:“我果然娶了个聪明的老婆!”

任蔚然对他的赞赏嗤之以鼻。

若不是要她变换身份,她陪他出席同学会可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不必如此相求,更不用待她好。

“如果你不想我的身份暴露,不邀请我去也无所谓。”她讥笑:“你有什么图谋?”

“你别想太多,我们现在是夫妻,我总不会把你卖掉的。”滕御薄笑,性~感的唇瓣弯出迷人弧线,笑意绚烂:“放心吧,我只想你在陪我出席同学舞会的时候帮我与一个朋友做些普通的交际而已。”

普通的交际有很多种类,但任蔚然并不知晓滕御所说的到底是哪一类。

她有戒心,态度自是不算太好:“我希望你说的话是真实的,否则到时别怨我给你难堪。”

滕御浅笑不语。

鱼儿上勾了就好,其它的都不重要!

“姐,你说同学会?”楼悠悠兴奋地拍打着手掌:“是你们班上那些同学的聚会吗?”

“嗯!”楼可倩浅笑,为她撩了一下衣摆:“悠悠,你是我妹妹,可不许调皮让人笑话了!”

“才不会。”楼悠悠掌心捧着自己那张粉嫩的小脸,一脸期待:“这样一来,除了可以见到滕大哥以外,还可以认识很多大帅哥耶——”

楼可倩淡淡一笑,嘴角有抹愉悦弧线勾出。

悠悠从七岁开始第一次见到滕御便宣告将来一定要嫁给他,只是……他们终是难成眷属——

“姐,你在想什么?”楼悠悠指尖揪住了楼可倩的臂膊摇晃:“这个时候怎么能够失神呢?”

“悠悠,其实这个同学会并不像你想像的那样美好,你也该知道我们班以前的那些男生都很调皮……”

“没有关系啦,只要我也能够参与其中就好了。”

楼可倩见她如此开怀,也不再扫兴,只轻淡一笑作了罢。

其实,有滕御在,兴许问题并不会太大吧。

更何况,到时席空也会护着她们姐妹周全才是。

这时候的她自然怎么也没有料到,这场普通的同学会,偏偏却是出了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