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节 永远不准离开我

因为之前两人一直都在交`欢着,所以女子这时的身子还相当的湿润,能够轻易就容纳男人的进入。在被他猛然充满的那个时候,她只觉得浑身都得到了一阵满足,忍不住轻轻地吟叫出声。

滕御便于她的身上开始了蛮横的冲刺,让她与自己一并前往那个快乐的高峰——

期间,任蔚然伸手攀附上他的脖子,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去回想他之前拒绝过自己的事儿。

她的小脸染着一层红晕,那漂亮的眼睛里已经迷离。汗水把她白皙的肌肤给沾染上,在灯光的折射下,闪烁出一道越加亮眼的色彩。而这些。都刺激着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让他更加地卖力驰骋于她身上。

彼此相互贴合,肉体的碰撞。令四周火花四溅!

到了最后,他们相互拥吻着,在喘息中达到了极致的快乐!

任蔚然再次醒来的时候时值正午时分,男人已然身穿一袭悠闲服装坐于床沿前方。他正执着一本厚厚的书在细看,眉眼里,神采奕奕。

之前**过后,他抱她去洗过了澡,但并没有穿上衣裳,这时候看到男人一身整洁又神色百倍的模样,与自己有些颓败而浑身赤`**躺在床榻上不愿意起来,还真是天壤之别!

她感觉到尴尬,咬着唇瓣不敢走身,这令滕御嘴角一弯,放下了书本直勾勾地盯着她道:“宝贝儿,莫不是你还想我到**去陪你?”

“才不是,你转过身去,我的衣服在哪里?”任蔚然有些羞怒地瞪他一眼,小手从被单里探了出来往着他的臂膊一推:“你快点出去啊,我要起床洗漱。”

虽然腰身都在发软,但也不能够让他看不起啊!她要坚强一点,起来走走就没有那么疲惫了!

滕御却只是轻笑一声,长臂往前一探,指尖揪住了床榻上的被单使力一扯。

女子那完美的身子便完全地呈现在他眼前,那曲线玲珑的娇躯。让他的眼眶一热。

“你不要脸。”任蔚然咬牙恼斥:“不准看。”

她双腿夹紧,手臂护在胸膛前沿,想要翻转身子背向男人。

这样被他看着,实在是太过丢脸了!

“宝贝儿,你这样的时候最美了。”滕御长臂却是沿着她的腰身一环,把她整个人都往着自己的怀里搂抱去:“不让我抱着,我怕你会着凉。”

“我不会穿衣服啊,才不用你抱!”任蔚然掌心往他的胸膛拍了一下:“好啦,快点让我下去吧!”

“我帮你。”滕御一笑,把她圈紧抱了起来,往着一旁的衣物间走了过去。

“不用了。”哪里有人穿衣服还要别人帮忙的,她又不是没有手脚——

“宝贝儿。不要跟我争执啊,你再乱动的话,小心我让你今天一整天都下不来床呦!”滕御低声警告着。那暗沉的眉眼里,透露着一抹幽幽的光芒。

任蔚然便吓得真的不敢再乱动。

她也实在是太累了,之前因为男人不断的掠夺而快没有办法支撑下去了。这个时候难得他那么大发善心地没有再想对她做那种事情,她还真的不敢造次。

要知道,男人一旦想要折腾她。她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没有办法让他停下来。

这人,除了在床`上那会。其他什么都宠着她的。只是,就偏偏是那些,她是既害怕又期待的。在享受的时候觉得很快乐。但过后,就会后悔。毕竟腰酸背痛的感觉真的不好受啊,苦的是她自己--

“我就喜欢你这样乖巧的模样。”滕御拥着她。浅笑低语:“宝贝儿,真乖,奖赏你一个法式热吻。”

滕御把她放到衣物间以后。把她推抵在自己的胸膛与衣物横中间抵着,指尖一扣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脸。便往她吻了下去。

任蔚然瞪大眼睛,张口便想说一声“不要”,但较男人那耀目的眼睛给吓住。

男人啊,要是你想在这个时候反抗,他一定会让人更加难受的。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甚至是手臂往着他的肩膀一搭,对他笑意嫣然地道:“就一个吻哦!”

“你还跟我谈条件啊?”看着她那娇美的模样,滕御心里一动。忍不住低声笑骂道:“小妖精。”

“答应我嘛!”任蔚然生怕他又会兽性大发,所以对他眨巴了一下眼睛,浅笑盈盈:“好不好?”

“好。”滕御熬不过她的央求。低下头深深吻住她樱唇的时刻,指尖顺着她的脊背滑过去,在她身上游移了一翻。

自己的身子。也有点肿热了起来——

但为了不让女子那么疲累,他也只能够忍一下了。

于是,他很快便强迫着把自己的手给移了开去,拉开旁侧的衣柜从内里取了一些衣物出来,边吻着女子,边为她穿上。

两人气喘吁吁地离开彼此的唇瓣时刻,女孩身上同样是套了一件与他同色系列的衣物。

没错,就是情侣套装。

“会不会很奇怪啊?”任蔚然红着小脸,对着镜子转了个身:“怎么感觉我们这样好像很俗……”

虽然衣服设计得很时尚。但无论如何,她都觉得……貌似他们这个年龄段,不应该做着那些好像中学生谈恋爱才会做的事情。

“小可爱。这样很好。”滕御握住了她的小手与她十指交叉:“我们本来就是夫妻,更是情侣,也是亲密的爱人。”

“你说话总是脸不红气不喘的。”任蔚然话虽如此,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这样的感觉,真好!

滕御勾起她的小脸,目光熠熠地盯着她:“难不成,你不喜欢吗?”

“我又没有说什么。”任蔚然轻轻地撅了一下唇瓣,嗔道:“你不要找茬。”

“宝贝儿,我怎么舍得找你的茬呢?我爱你都还来不及。”滕御一声叹息,把她往着怀里带去,低语道:“宝贝儿,昨天看着你戴上我那枚求婚戒指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以前我们本是夫妻,但也是经过昨天才没有遗憾。往后,我将以我所能,好好爱护着你。而你,永远都不准离开我!”

他的宣告霸道而张狂,让任蔚然的眼眶一红。

滕御看到她那模样,低笑着点了一下她和鼻尖:“怎么了?很感动。”

“滕御,我爱你。”任蔚然双臂往着男人的脖子一环,搂住便献上了自己的红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