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节 要你一辈子开心

订好了入院接受检查拼动手术的日子以后,任蔚然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而对于男人的提议,她在开心之余又有些惆怅。毕竟,手术是否能够成功是个未知之数,所以总还是会有担忧的。

此刻,看到那个半趴在阳台护栏上的女子背影有些孤寂,滕御长舒了口气,脚步往前一跨,便踏了出去伸手从后背轻轻地拥住了她。

被男人的气息包围住,任蔚然侧过了脸,身子沿着他的胸膛靠了进去。她眸色有些飘忽。凝向前方那看不到光亮的暗夜,轻轻笑了一声:“滕御,这个世界有光明也有黑暗。只是如果我们能够乐观面对的话,黑暗总是会过去的,对吗?”

“当然,就像我们现在。”滕御掌心搭在她的肩膀上,用力搂紧她:“蔚儿,在我的整个世界里,有你,从此便美丽了。”

“你现在说话越来越肉麻了,也不怕脸红啊?”任蔚然抬了眼皮,有些嗔怪地瞪了男人一眼,轻斥道:“不要脸。”

“我说过了,有脸而没有老婆,那人生不就完蛋了。”滕御垂下了头颅,指尖沿着她的鼻子轻轻地点了一下:“我需要的是快乐与幸福,而这些只有你才能够给我。”

任蔚然心里一动,忍不住伸手环上了他的脖子。

滕御轻抚着她的俏脸,低头轻吻住她。

彼此间的吻很轻柔,滕御并没有深入,却极度温柔。

掂着腿有点累,任蔚然的身子很快便往着他的胸膛贴了进去,轻轻道:“滕御,我还是有点担心——”

“没事的,相信我。”滕御顺着她的发丝缓慢地抚下去:“而且,无论结果如何都不重要了。因为我们努力过,就不遗憾了。你就当是进去陪着云朵吧,好吗?”

“好!”任蔚然温雅一笑:“你说起来,我真有点儿想她了。”

滕御拥紧她:“往后,你们都可以为彼此祝福的。”

任蔚然抬眸,目光盯着男人:“滕御,炎大哥现在对她是不是上心了?”

“蔚儿,那是他们的故事,我们不需要多加插嘴。你只需要知道,我们要创造的,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奇迹就是了!”滕御轻捏了一下她的小脸,道:“好了。今天劳累了一整天,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带你在周遭四处走走。随后我们便要回医院了。”

“滕御,谢谢你抽出时间来陪我。来到这里,我觉得平静了许多。而且……也感觉到了幸福!”

“你的幸福,是我的快乐!”滕御深情地凝睇着她,瞳仁里。一片流光溢彩。

任蔚然便淡淡笑开,那笑容,堪称艳丽。

原来。幸福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

既然他快乐,那她便要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任蔚然没有料想到,滕御会在次日带她去游乐园。

当然了。因为快要回去准备手术,所以滕御并没有领她去玩那些刺激的游戏,不过是与她坐了缆车沿着上山的途中一起欣赏风光。

与男人并肩坐在缆车里。放眼看去,外面一片青翠的山峰,同时可见游乐园周遭充满了欢快的景象。她心里也便不由自主地变得愉悦起来。

滕御看着她嘴角盛放出来那抹清浅的笑靥,心里一动,忍不住便伸手轻轻扶了她的肩膀把她往着自己的怀里带去。

“置身于半空中。有你在身边,感觉就像是自己在飞一样。”任蔚然在他怀里伸了个懒腰,嘴角的笑意融融:“滕御,我觉得自己快要漫步云端了,真好!”

“你好就好!”滕御宠溺地亲吻着她的前额,温柔地道:“蔚儿。我要你一辈子都这么开心。”

任蔚然眼眶泛出淡淡的潮红,看着男人眉眼里积聚着那叫做温柔的光芒,心里微颤。道:“滕御,我从来都不曾想像过你有朝一日对我如此的好。之前我觉得只要我自己愿意为心爱的人付出就足够了,可是。原来享受被爱也是一种这么快乐的事情!”

“那么,往后我都会让你一辈子都处于这样的享受状态里!”

“你是想让我哭吗?”任蔚然嗔怪地看他一眼,小小的手心握成了拳头往着男人的胸膛轻砸了一下:“我可是不会让你如愿的。”

“我只想让你笑。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笑容直到永远!”滕御捧起她的脸,正色道:“蔚儿,你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了!”

任蔚然唇畔便荡漾出一抹清浅的微笑,那靓丽的模样,煞是动人。

滕御便忍不住低下头咬上了她的小嘴,直到她娇呼一声欲要推他。

虽然说此刻他们正坐在缆车上面,但周遭也同样有其他的缆车在往来。而男人的亲吻却不仅仅保持着可行的状态,他有点坏心眼地把手往着她的衣服里面探去。在光天化日之下,那样的举止倘若让别人看见。那她不是要丢脸死了么?

而且,要知道这个男人做起事来那可是雷厉风行,而且从来都不劝告的。他要发一下疯,她可真阻止不了。所以,她要趁着他还没有被点着火的时候,让他的热情快点平息下来才是。

“小傻瓜,我不会那么没有分寸的。”看到她眼里闪烁出来那一抹耀眼的亮光,滕御便好像是知晓了她的心思。他淡淡一笑,轻捏着她的颚骨,有些邪恶地道:“不过鉴于你对我的不太信任,我想我有必要惩罚一下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把她往着缆车的壁缘一压,高大的身躯便覆过了她。

任蔚然有些惊心,轻斥道:“滕御,你要做什么,别人会看到啦……”

“没有人看得到的,放心。”滕御笑,眸光如电地斜眼看她,低下头,便直接封堵住她想要反驳的小嘴。

自然是看不到的,因为此刻……他的手,沿着缆车的某个按键上轻轻一压,四周便拉上了垂帘。

与此同时,他那修长的指尖,已经撩起了她的的裙摆,大掌沿着她修长的腿脚便往里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