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节 一个人的狐狸精

豪华的跑车在十字路口停下以后,男人的目光紧盯着视线瞟向车窗外的女子,道:“蔚儿,发生什么事了?”

自从他离开云朵的病房一小会后再去接她,她的情绪便好像受了影响,显得有点儿闷闷不乐。这让滕御心里不安,他本想等她自己主动开口跟他说的,但她却从上车到如今都一直保持着沉默,似乎并不打算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他不淡定了,开口追问她。

听闻他那样的问话,任蔚然缓缓地转过对。看着他的眼睛有些迷茫。她眨巴着眼睛,欲言又止。

滕御便笑,指尖沿着她的脸颊轻轻捧去:“蔚儿。有什么事是不能够与我商量的?”

“其实没什么大事,只是……”任蔚然伸手握住了男人的大掌,忧心忡忡道:“滕御,我总觉得……云朵好像有什么事。”

“喔?”滕御挑眉:“原来你只是担心她。”

为此,他心里倒放下了不少。至少,不是她自己出事,他便能够放心。

任蔚然点头,幽幽道:“云朵突然跟我说想让我帮她完成梦想……那种话太奇怪了,我觉得她好像在交待着遗言一样。滕御,你能不能查一下云朵她是不是身子出了问题,我担心她——”

“蔚儿,你别担心,也不要害怕。”滕御握住了她的小手,低声安慰道:“你安静下来听我说,云朵她不会有事的。”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任蔚然蹙紧了眉,不解地看他:“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不是她敏感,而是滕御一般都不会随便便承诺一些什么的。此刻的他能够说出这种话,必然是有了分寸,所以,她觉得意外。

滕御深深地凝睇着她,片刻后方才轻声道:“蔚儿,我跟你说实话,但你不能激动。”

“为什么……你会说这种话?”任蔚然眉心一跳,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滕御。云朵她是不是真的……”

“不要急!”滕御倾身往前轻轻地环住了她,把她整个身子都搂抱入怀,温雅道:“她身子的确是出了一点事情,但最后她一定会不出问题的。”

“为什么?”任蔚然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声音也抑止不住低哑。

“因为会有人为她操心这事情。而且,现在的医学科技发达,她的病也不是不治之症,会有办法的。”滕御轻抚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皇甫炎在为她奔走这事情呢!”

任蔚然一听,便忍不住抬起了脸呆呆地看着男人。

方才她与云朵提到皇甫炎的时候,云朵的表情很是落寞,所以。许是她认为皇甫炎不理会她的?而如今,听滕御这般说,便是皇甫炎早就已经知晓这件事情?

“小傻瓜。在想什么?”看着她那迷糊的表情,滕御一笑,伸手把她往着自己的怀里带:“不相信我吗?”

“滕御。你说炎大哥在为云朵奔走的事情,是真的吗?”任蔚然握住了男人的大掌,双瞳直勾勾地看着他:“他会不会是已经对云朵有特别的感情了?”

“他的心思我尚且猜不准。”滕御指尖轻顺着她的发丝。淡淡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他必然不会让云朵一直那样病下去的。”

这样说来,皇甫炎就算真是对云朵特别的——

就算不是爱情。那份关怀,应该也能够让云朵感动。

只是,偏偏这样。云朵便可能会更加放不下,而皇甫炎若没有心喜欢她,却又那样招惹她。她未来的日子会很难过!

“滕御,我真希望他们能够懂得彼此的心意。”任蔚然幽幽叹息一声,轻阖了一下眸。声音温凉似水:“那样相互折磨,是一件很疲惫的事情。”

她是过来人,懂得个中滋味。

虽然她没有明言这是她自己的想法。但滕御却还是充分了解!他伸手握住云朵的小手,轻声道:“蔚儿,你当时也是很疲惫的吧?”

诚如他,有她对他完全没有感觉的那段日子,好像也活得很长久——

那也就是她所说的相互折磨了!

“啊?”听着滕御的询问,任蔚然怔忡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小脸一红,嗔怪地瞪他,道:“当然了。所以我很能了解云朵。如果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那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蔚儿,我现在只喜欢你。”滕御不等女子的言语落下。便已经握住了她的手宣告:“而且,会是一辈子!”

“不要脸。”听着他那直截了当的宣告,任蔚然轻撅了嘴。快速地转开脸。

却很快被滕御捧了回来,他与她那漂亮的眼睛对视,温柔地道:“蔚儿,我是认真的。”

“滕御……”想到男人最近的作为以及此刻他待自己的温柔,说任蔚然不感动那是假的。她的心,因为男人而颤抖着,声音也多了几分柔情:“谢谢你。”

“这话应该是我的。”滕御浅笑,把她往着自己的胸膛拉去:“若不是因为你,我现在也不可能享受到爱情的滋味。”

任蔚然的脸蛋儿便更加红了。

“宝贝。”滕御也是动情。忍不住倾身便轻吻住她的唇瓣。

“滕御,别……”任蔚然想推他。

这里毕竟是公路,要是让外面的行人看到他们这样。不笑掉别人的大牙才怪呢!

“不可以不要。”滕御轻捏着她的下巴,深深地吻住了她。

彼此的湿软唇瓣相互碰触,那感觉温馨而细腻,是一种令人心醉的美。

若然不是后方有车子喇叭的声音打断他们的话——

耳膜听到那声响,任蔚然连忙伸手往着滕御的胸膛一推,嗔道:“你挡别人道了,快开车。”

“都怪你的味道太过美味了。”滕御把罪过往着她身上推去。

“滕御,你颠倒黑白!”任蔚然忍不住瞪他一眼:“狡辩!”

“我说的是事实。”鉴于后面的人还在不断地按着喇叭,滕御无奈地坐正了身子,发动了车辆驱离开去。只是,言语上,他还不忘调侃:“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被你迷得团团转呢?”

“你是说我是狐狸精吗?”任蔚然不悦地轻跺了一下脚。

换来的,却是男人宠溺的话语:“是,我一个人的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