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节 让我任性这一回

“老婆,真的不用我陪吗?”看着女子踏步下车以后便往医院的主楼走去,滕御浓眉一蹙,伸手揪住了她的纤细腕位:“我想陪你耶——”

“滕御,别给我嬉皮笑脸的,你总不能天天陪着我吧?去上班!”任蔚然对他近日待自己的总总表现着实无奈,指尖不由轻抚了一下额头,道:“我自己可以的。”

他家的小妻子真的好像一点也没有因为他在身边陪着而开心呢!要知道,若是其他女人得到他这样的青睐。不早就开心到飞天了!

滕御觉得自己有些失败,哀怨地凝视着任蔚然:“老婆,你是不是觉得我不重要了?”

“呃?”任蔚然有些惊诧地凝视着他。片刻以后,方才浅浅一笑:“你在胡说什么?”

“你现在一点都不紧张我,是不是真的因为对我死心所以觉得我不重要了?”滕御使力把她一拉带入自己的怀里。指尖压住她的后脑勺道:“老婆,无论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中用,我都必须要告诉你,我不能没有你!”

听着他赤`裸`裸的表白,加之周遭那些行人投递而来的目光,任蔚然小脸瞬时涨得通红。她指尖往着男人的胸膛轻轻一推,嗔道:“滕御,你别这样!”

大庭广众的,就算是示爱也太过火了吧?要知道,他如今可是东城里的知名人物了,她可不想被狗仔队天天跟踪。

看着她脸颊上泛出的那抹嫣红色彩,滕御倒是安心了些许。她这样模样,证明了对他不是没有感觉的。

他指尖勾起她的小脸,低头便要往她的唇瓣吻下去。

任蔚然在第一时间伸手捂住他的嘴唇,恼道:“滕御,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可就要生气了。”

“老婆……”岂料滕御却是张嘴,把她的手指给含入了嘴里,轻轻地吮着,道:“真甜!”

“滕御!”任蔚然几乎没被他逼疯,快速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提起脚便往着他的皮鞋上面狠狠踩了一下,看着男人的眉头一皱。心里便又有些不忍,连忙移开了脚。

只是,滕御耍赖的时候,还真不是盖的。这样的举止,在外人看到到底有多幼稚啊?可是……却让她不得安心。

滕御似乎是相当满意看到她这等表现,指尖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轻声道:“小傻瓜,真可爱!夫妻之间甜蜜互动,那可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何必去在乎别人有什么想法?”

“别闹了,我真要进去了,你乖。去上班好不好?”任蔚然怕再呆下去,这个男人又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样的举止来,连忙搂抱着他的脖子。掂起脚,樱唇往着男人那xing~感的薄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柔声道:“中午我去找你一起吃饭。”

“真的?”滕御的眸光便瞬时一亮。

难得她竟然如此主动。他自是扶住了她的纤`腰用力地吻了好几下,在她狠狠瞪他时刻方才讪讪地放了手:“那我等你!”

任蔚然微笑点头,转过身便往着长廊走了过去。

看着她纤细的身子远离直到消失。滕御的眸光便是一凝,原本的那种温柔瞬时淡去。他转过,淡淡地扫了一眼周遭对他投递来惊羡目光的人群。举步往着医院的某幢建筑物走去。

在回公司之前,他还有事需要找人商量一下。

关于……任蔚然的手术!

“你别起来。”看着那个女子欲要从病房位置撑起身子,任蔚然连忙小跑过去扶住她的肩膀:“好好躺着就是了。”

“天啊。你当我是动不了的病人吗?”云朵浅笑,看着她提着的东西,挑挑眉:“想不到你会过来看我。给我带什么好东西了呢?”

“我早上起来熬的,是燕窝粥。听说你没有胃口吃东西,试试这个。”任蔚然坐到了旁侧。把那装载着的燕窝粥的瓶子拿了出来递到云朵面前,轻轻道:“你看起来有点憔悴,昨天晚上是不是疼得很厉害?”

云朵微愣。抬眸看着她,有些错愕。

任蔚然轻耸了一下肩,道:“我让滕御问的,你知道,许医生是滕家的家庭医生,所以……”

“他说什么了?”云朵尽量地让自己冷静着询问。

她希冀着。那人能够信守承诺,不把她身子有问题的事情给说出来。因为那样,唯恐不久以后皇甫炎便也会知道。她并不愿意那样。

任蔚然摇了摇头,叹息道:“他就说了你好像有些胃炎的样子,是不是因为受伤以后最近一直都进食不当?”

他没有说出来——

云朵松了口气。微笑道:“没有啊,我这样挺好的。”

“云朵,不要试图骗我。”任蔚然把瓶子的盖子给揭开。把粥递给了她:“你现在这样,我很担心。你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我……”

“蔚然,你千万不要那样说,那天我伤的也并不是那么严重的不是吗?都不过是皮外伤而已,不用担心,相信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真的?”任蔚然疑惑地盯着她。

“当然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亲自去问一下许医生。”云朵拿起勺子便挑起燕窝粥往着嘴里送去,轻叹道:“你的手艺真好,我喜欢吃!”

任蔚然的心却揪得紧紧的。

虽然云朵的笑容很灿烂。可是……也太过灿烂了不是?

明明那天的事情是很恐怖的,就算她真的不太介意,可是……终究不可能就那样轻描淡写地带过去吧?要知道,她到如今还是对那天的事情心里有所恐惧呢!

太过淡然,便必然是有问题的。

只是如今她不愿意与自己诉说,是因为信不过,抑或……那是不能说的秘密呢?

“怎么这样看着我?”云朵接触到她那异样的目光,轻笑道:“我很奇怪吗?”

“云朵,我要你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必须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当你是好朋友,朋友之间,应该有任何事情都相互扶持的不是吗?”任蔚然认真地道:“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

云朵浅笑,慢慢地放下了瓶子,伸手便搂抱住她。

任蔚然回拥。

蔚然,原谅我吧!

直到我消失的那一刻为止,我都会……好好地过着的!只是,我不愿意你们为我难过。所以……让我任性这么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