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节 这么快就有感觉

说是不理他,但怎么可能真的不理他呢?

看着男人的手臂有着鲜血不断地流淌下来,任蔚然心里有些泛疼。她咬牙,掌心推了一下滕御的肩膀,道:“滕御,起来,先把伤口止血才是。”

滕御却是紧拥着她不放,,轻轻哼道:“不要,现在我不要放开你。”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大手使力一捞女子的纤腰,轻笑道:“你现在是不是已经不恼我了?这一咬。把你心里的恨意都发泄出来了吗?”

说到底,她从来都没有真正恨过他,又怎么会还没有原谅他呢?刚才的发泄,不过只是因为当时的心情的刺痛导致她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举止罢了。

任蔚然有些恼怒地瞪男人一眼。道:“有没有发泄又如何?”

“要是你发泄完毕,那么是不是该到我发泄了?”滕御嘴角吟笑,那眉眼清亮,却透露着一股邪气。

“你想做什么?”任蔚然警惕地看着他。轻轻哼道:“滕御,不可以!”

因应着他的大手往着她的后背滑过去,她便能够敏感地感觉到他想要什么。可是现在这样,他的伤还在呢,他们不能只顾着享受一时的快乐啊!

所以,她微嗔,试图去阻止男人的想法。

但是滕御这次不如她的意了,他大掌托着她的臀部把她整个人都搂抱了起来带往自己的胸膛前沿,轻吻着她的耳垂,温柔地道:“蔚然,放心吧,我不会倒下去的。我想渴求这样的你已经好久了,今天,你就从了我好吗?”

他的话语**裸的,真是一点儿也没有害臊的意思。任蔚然因此而有些恼怒,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只好道:“不行,万一你等一下晕过去,那我岂不是很糟糕?滕御,你要真喜欢我,就先去把伤口处理一下。以后这种机会,很多的。”

她说到这里,脸颊便是一红。

天啊,她到底都在说些什么呢?这样不就是在说明着她很渴求这个男人吗?

不要脸!

她脸红,滕御却不然。他好整以暇地盯着她,浅笑道:“小宝贝,你真是可爱至极。”

说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吻了再说。

任蔚然因着滕御的宣告而涨红了小脸,她有些娇嗔地瞪了男子一眼,垂着眉睫,想头颅便顺着男人的臂膊往他的怀里靠进去避开他。只是。却教滕御一下子便制止住。他很快便深深地凝视着她,道:“蔚儿,给我机会好吗?”

他的眼角眉梢都尽染着风情,令任蔚然心里一悸。

既然他要,她还有不给的道理吗?以前的很多时候,就算是彼此相互伤害着都给了,只是他的伤……

“放心,没问题的,老婆,我会让你很快乐的。”滕御似乎是得悉了她的想法,立即便承诺道:“相信我!”

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任蔚然咬牙,有些恼羞地偏开了脸。

她这样的动作,在滕御看来便算是默许了他的要求。他唇线微微一弯,唇瓣便贴向了女子俏美的脸颊,而他那邪肆的指尖,于她身子里却越发狂放起来。

“滕御……”他的吻。缓慢地滑过她的颈窝,那种似有若无的触觉逗得任蔚然心里发痒,她眉心轻轻一颤,指尖便自然而然地揪紧了男人那未乱的衣襟。从那樱唇上叫出来的柔媚声音,如同令人迷醉的乐韵一般悠扬。

“怎么了?”滕御应答得有些漫不经心,全心全意地轻轻地揉弄着她的美好圆润,掌心更是沿着她的腿位猛地刮过。扯下了她的身上的衣裳。

“滕御,别在这里——”总觉得他们这样的姿势有点儿奇怪,任蔚然指尖急速探出去揪住了男人的手腕,殷红的小脸透露着一丝羞赧之色:“不如咱们到房间里吧!”

滕御倒并不愿顺她的意。他轻哼一声,低下头,霸道地吮住她耀眼灯光下泛着淡淡色彩的红艳唇瓣,有一下没一下地恶意戏弄。轻哼道:“老婆,我比较喜欢在这里,现在你也很有感觉啊!这里,很好……”

不知他所说的是地点抑或是她身上此刻因为他戏弄而火热的位置。任蔚然的俏脸瞬时烧了起来,那种热量直达耳根,甚至连带着把她整个人也都被点燃了起来!

跟男人有过许多曾经,知道他在调情方面到底有多高超。所以,她心里是悸动的。

不止是他一个人有渴求的啊啊,她也如是的!毕竟,他愿意的话。可以让她很快乐——

譬如现在就是这样的。

他的手,慢慢地摩挲过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极尽温柔地摸索着,他指尖好像带了一种神奇的魔法。把她直逼向一个兴奋的状态里。在那个好像是虚幻的世界里,她有点难受,但更多的是快乐!

任蔚然在心里抑或不住地叹息了一声。

明明刚才不愿意就那样便宜他的,现在倒是什么都估生活了。任由着他,为所欲为!

“小家伙,感受一下,你已经很湿了呢!”唇舌滑过她那美好的花果时刻,感受到她那红点的立起。滕御嘴角一勾,那笑容里,透露着极度邪恶的本质:“这里,咬着我的手指了!”

“滕御。你闭嘴,不许说了!”接收到男人那戏谑的目光,任蔚然咬住下唇,身子的颤抖里有声线的伴随。她的牙齿在轻轻打着架,仿佛不满于此刻她身体对男人做出的诚实反应。

“我的小宝贝害羞了?”滕御低笑,凝视着她那泛着淡淡光晕的粉色花果,轻啄着她的唇瓣:“这样的你。更加令人着迷呢!”

他环在她后背的掌心慢慢地往上抚去,很快便压住了她的后颈,让彼此的身子契合地贴在一起。而他的齿排,轻慢地刮过她的尖端,舌头顺着她的那全然绽放着的红梅轻轻地吻了下去。

被他这样侍候着,一种难以抑止的痒痒感觉不知从身子的哪个部位油然而生,连带着男人手指带来的那种感觉把任蔚然包围住。她“嘤咛”了一声,手臂自主地攀上男人的肩膀,气息粗喘着,几乎快呼吸不过来。

滕御的性`感的薄唇很快便捕捉到她的嘴角,那带着霸道气息的舌尖轻咬着女子的唇瓣,动作优雅而自然。任凭着彼此的贴合着的唇线间,有着淡淡的水润光影折射而出,把整个氛围都美化了。

于是,两人的体温都在不断地高涨。几乎把空气也都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