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节 侍候老婆应该的

听着男人带了戏谑的话语,任蔚然脸颊一红,掌心便握成拳头往他的胸膛袭了一下,嗔道:“不行,快起来,我浑身没力的。”

“不用你出力。”滕御低下头,脸颊暧昧地往她靠近,舌尖轻轻地吻着她的鼻尖,道:“只要我出力便可以了。”

“滕御……”任蔚然羞赧到烧到了耳根。

看着她那娇憨的模样。滕御心里一动,掌心沿着她的后背便探过去,柔声道:“蔚然。我是认真的。”

这几天,虽然能够看着她,每天晚上更是抱着她入眠。可他却一点都不敢逾越去碰她。此刻她也表态可以给他机会,他自是忍不住想从她身上索取一些他想要的——

任蔚然小脸轻皱,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道:“不行,你得先让我吃点东西,否则我再昏过去,以后便不理你了。”

听到她这样温柔的威胁,滕御有些无奈地在心底叹息一声。

要是以往,他肯定是能用强的,但现在不行。他的小妻子已经对他死过一次心,若再一次死心的话,那就真的没救了。现在无论任何事情,他都必须要顺着她的意思去做才是。

“好吧,我让人给你准备食物。”滕御从床头榻位置拿来电话便拔了号,淡淡吩咐着给她备一些燕窝粥。

任蔚然的心里便有些解气。

男人不是个容易低头的人,但因为他,却退步了——

她心里有些甜滋滋的,看着他挂了电话,手臂便伸了出去往着男人的脖子一环,待他有些错愕地凝向她的时候,缓缓道:“滕御,这样的你,让我觉得自己像活在梦里。”

太过美好,就好像不真实。

听闻她的言语。滕御的浓眉稍微一蹙。

就是这样的话,很轻易便勾起了他曾经如何待她。那种混账的事情,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去补回。

“蔚儿,对不起。”他低头,唇瓣轻轻吻上她的额头,一寸一寸地往着她的鼻尖亲热吻去:“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苦的。”

他一直都在承诺着,可是,她好像怎么样都听不腻。

愿这样的感觉,能到永远——

虽然那样的话好像有点儿贪心!

任蔚然轻咬一下唇,在男人的唇瓣快要碰上自己的嘴唇时候伸出手指轻轻地往着他性`感的薄唇压去,道:“滕御。我想先去洗过澡。”

要是她已经睡了那么多天,那便都是没有沐浴过,身子太脏了。她得把自己清洗一下。

滕御却轻笑,那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什么?”任蔚然一愣,然后脸颊瞬时涨红。嗔道:“滕御,你在胡说什么?”

“因为我每天都有抱你去擦身啊。”看着她那红扑扑的俏脸,滕御嘴角一勾。翻身从她身子上方移离,随后便沿着她的腰际环了过去,把她抱了起来。道:“今天,我想我还是该为我的小妻子服务!”

“滕御,别这样。”被他突然抱起。任蔚然一惊,连忙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踢着腿便道:“我自己去就好了!”

“我坚持。”滕御却不给她机会拒绝。搂着她往浴室走去。

任蔚然的脸儿自然涨得更加通红,被男人放置在浴缸时候,整个人都无措都瞪他。

滕御伸手去帮她解衣衫的纽扣儿。

“滕御。我自己来!”任蔚然连忙握住了他那指尖轻轻刮过她肌-肤的手指,身子一颤,道:“你先出去吧!”

“傻宝贝。害羞什么,我们可是夫妻。”滕御没有因她的话语而退离,反而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很快便把女子身上的睡衣裤都给剥了下来。

身子大部分肌`肤都已经坦露在男人面前,任蔚然不由得羞到想往地洞里钻,而男人此刻却已经开始对她的内`衣裤进攻了。

他的动作倒是干脆利落。就如他自己之前所说的那样,已经习惯了做这事!

任蔚然的脸皮儿薄,在他那双毫不掩饰地凝视着自己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抹的流光划出。不由得颤抖了身子,伸手便去捂男人的眼睛:“不准看!”

“不看便不看!”对她这样的小女孩儿的娇羞,滕御一笑。掌心却使坏地往着她的前胸位置包裹过去,握着她的柔`嫩有一下没一下地捏`弄了起来。

任蔚然倒抽一口冷气,双腿一软。身子差点便往着浴缸滑了下去。

滕御适时地伸手搂抱住她,并且在她错愕之际,快速地踢开了鞋子踏了进来。

“你做什么?”意识到他的动作代表什么,任蔚然快速地伸手护在自己胸前,防备地看着滕御。

她上身最后的束缚已经被男人扯落,此刻除了那条小内`裤以外,再无任何的遮蔽物了!

任蔚然吓得急忙蹲下身子,却听到滕御轻轻一笑,也跟着弯下了身。

“讨厌。你出去啦!”任蔚然有些嗔怪地瞪他,后悔刚才答应跟他和好的事情了。

“老婆,你现在身上还有伤。我侍候你也是应该的。”滕御厚颜无耻地弯着眉眼轻笑,长臂一伸,在自个儿坐到浴缸的时候,把女子也带到了自己的腿脚上坐着。

无论是力量抑或手段,任蔚然都绝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无论是强是软,他都是那个最终的胜利家。

以前是强迫,任蔚然都无法拒绝了,更何况如今他所采取的是柔情攻势?

身子完全被男人搂抱着陷入他怀里,她呼吸变得急速起来,明显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滕御却不然,他大掌沿着女子的后背滑过,视线落落大方地往着她那完美的玲珑身子上扫射过去,欣赏着她那即便有些淡淡伤痕也无法损毁的漂亮身子。

“滕御……”感觉到男人的大掌在手臂顺着自己的腋下探过来以后握抓住那柔`嫩的粉团,任蔚然伸手便要拍他:“不准使坏。”

“老婆,我想要你!”滕御手掌却直接勾起了她的小脸,看着她那漂亮的眼睛里映出一层迷茫神色,低低一笑,俯身便吻住了她那美好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