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节 希冀他能够出现

楼悠悠的言语听起来信誓旦旦,好像她真的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所有的事情也都会按照着她的剧本去走。

云朵吓得小脸失色,苍白干涩的唇瓣张合着,拼命地摇晃头颅,道:“不要那样,不要伤害她!”

“去吧!”楼悠悠不理会她的恳求,对着三个男人使了个眼色,径自掏出了一部手机。淡笑道:“只要我把你们上她的画面录成视频,然后上传到网络去,就算滕大哥再怎么喜欢她。也都会因为舆论的压力而放弃她的。所以,你们不要担心滕大哥会找你们算账,你们背后还有我给你们抄撑腰呢。滕大哥一向疼爱我。他不会怪我的。”

三个男人听到她这样的保证,又想到她所说的那个“五百万”,无一不蠢蠢欲动。

要知道,他们都是因为钱才帮忙把任蔚然绑来的。绑她的时候,楼悠悠才答应给十万而已,可如今能够有人女人玩玩又可以赚钱,而且后续的事情不用他们去担心,多好的挣钱机会啊,他们怎么可能会不要?

“你们不要相信楼悠悠这个恶毒的女人,她根本不可能得到滕少爷的欢心。蔚然才是滕少爷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们要是敢动她,滕少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云朵在焦急间,迅速开口阻止着那三个已经开始脱衣服的男人,道:“不信的话,你们就准备好叫人帮你们收尸吧!滕大哥不会容许玷污他妻子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我保证!”

听到云朵的恐吓,那几个男人都似乎一愕。

她说得不无道理,滕御那种人有多狠他们是早有耳闻的——

一时间,他们开始踌躇不定起来。

在钱与性命间,他们还是把自己的性命看得更加重要。有了钱而没命享福,那有什么意义呢?

听到云朵的言语,楼悠悠的脸色一冷,她迅速往前跨了半步,往着云朵的脸颊便狠狠踩去了一脚。怒斥道:“给我闭嘴,否则我让你也不得好死!”

被她的高跟鞋尖踹上脸颊,云朵只觉得整张脸都好像瞬时失去了资格一般变得麻痹,甚至连想呼喊一声的力量都消失了。

她的脸颊擦去一层表皮,血清沁了出来,在灯光下闪烁出莹润的光芒。

看着她那眉尖纠结缠在一起,任蔚然的心里猛地一疼。

有多久没有接受过别人这样的帮助与关心了?不带任何目的,只是为了护着她才有的举动。

因为云朵,她的生命里,好像多了一些值得留恋的什么东西——

“……”唇瓣轻轻嚅动着,任蔚然想张口乞求楼悠悠能够宽恕于云朵,因为这只是她与楼悠悠的事情。压根就不应该把云朵拉扯进来的。倘若云朵因此而受到伤害,那将会是她的罪过啊!她怎么忍心,看着楼悠悠为自己难过呢?

“喂。我让你们做的事情你们清楚了吧?还不快点过来做?”看着任蔚然那痛苦的模样,楼悠悠觉得心里极其爽快。她对着那三个男人便招了招手,道:“上吧。不必客气。我保证,滕大哥不会对付你们的。而且,你们的好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我打电话叫人转账给你们,现在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那原本还有些许踌躇的三人看到楼悠悠果真拔通了电话,吩咐他人把钱转入他们的账号。又因为得到了她的保障不会让滕御对付他们,哪里还理会得了那么多。他们相互对望一眼,同时往着地面上那个女子便扑了下去。

云朵连忙沉声喝道:“你们这帮禽兽。不能够做那种过分的事情。我告诉你们,楼悠悠说的话根本不能够算数,滕少对蔚然的疼爱不是她能够想像的。你们如果敢伤害蔚然半分,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们……”

“啪——”

“啊……”

在云朵话语不曾落下前,楼悠悠便往着她的胸膛位置狠狠地踹去了一脚。以致于云朵胸口一疼。尖叫一声后,唇瓣便沁出不少的血液。

鲜艳的血滴随着她的身子往前一倾而喷洒到地面上,那些红晕染成了一朵朵灿烂的花瓣。把整个空间都点缀得相当的华美。却又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任蔚然此刻被那几个男人包围着,压根没有办法看到云朵此刻到底是怎么样的处境。可是,她的尖叫声音她还是听得分明的。她掌心紧握成拳,在那几个男人对她上下其手的时刻,眼眶泛起了红潮。她瞪大眼睛,狠狠地扫向那三个男人。令他们一时间感觉后背有一阵阵的冷汗沁了进去,三人便同时被她瞪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动作也停滞了一下。

楼悠悠见状。恼怒万分。她一咬牙,伸脚往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腰身位置踢了一下,道:“喂。你过来给我上这个!”

她指尖所提示的方向,正是云朵倒着的位置:“把她们两个都约的毁了,我看她们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

那男人听到她这样的吩咐。立即便转身往着云朵扑了过去。

与其得罪滕御,他倒不如对一下默默无闻的丫头下手了。这样一来,至少不用承担那么大的责任吧!

听到楼悠悠的吩咐,任蔚然觉得自己的心便往着地狱般的深渊里坠了下去。

明明她最不想看到云朵受伤,但此刻竟然要她跟自己受同样的罪,这让她的心里怎么能够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呢?

她咬牙,才想要抬脸,任由自己的目光狠狠瞪向楼悠悠,岂料后者已经恶狠狠地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点给我动作!”

“是!”被楼悠悠的气势所震慑,那两个男人连忙应声。

任蔚然心里的绝望越加扩散开去,凝着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云朵。脸颊终是有清泪滑落。

此刻,她的脑海里涌出了一张坚毅的脸庞。

倘若那人此刻在这里,她们便不用受到这样的折辱吧?

可是,她再怎么希冀,他却还是不可能在啊——

“咣——”

便在这时,仓库的大门的位置忽然有响声传了过来,很快,那两扇厚实的大门竟然也缓慢地被人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