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节 任蔚然被绑架了

听闻皇甫炎的言语,滕御眉眼一冷,瞟向他的双眸微缩,瞳仁里有着冷冽的光芒折射出来。

对他这样的反应皇甫炎倒是无所畏惧,反而淡淡一笑:“看得出来你现在很关心她!”

“皇甫,你以为这样说说我就会相信你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滕御轻哼。高傲地抬起脸,清冷的眉眼里。透露着一丝丝轻蔑与讥诮的味道:“靠近任蔚然,你还早了一百年。”

“你可以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皇甫炎对他这样的误解有些不以为然:“我知道对蔚然而言我并不算什么。但不要忘记现在的你比我更加可悲!”

他所说的可悲,指的自然就是如今任蔚然对滕御的态度。

滕御因他这样的嘲弄脸色一寒,他掌心往着桌面轻轻一拍,冷笑道:“你这招激将法不错,但我绝对不会上当!”

“随便你!”皇甫炎似乎也是有些火了,冷冷地哼了一声:“如果任蔚然出了什么状况,别来找我哭!”

他语毕,转身便沿着来时路折返。

他的态度相当的有声有色,似乎不是开玩笑。

滕御垂在腿`侧的双拳握成了拳头,快速往前跨了几步,在皇甫炎欲要出门前拦了他:“皇甫炎,你先给我把话说清楚再走。你来这里就仅仅只是为了告诉我那些,你是真心担心任蔚然的安全?”

“你以为我真的有那么多的太空时间来陪你玩?”皇甫炎冷冷地凝视着他,声音里透露着一丝讥诮的味道:“滕御,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要知道,上次为了拦截他在欧洲那边的开发案。他的公司已经损失了不少钱。如今他自个儿也在为这件事情发愁呢,倘若不是因为担心季风会对任蔚然下手,他怎么可能还留在东城而不去想办法挽救集团的事业呢?

这件事情多少也因为当初他的私`心而起,所以他才想要个了断罢了!

“到那边说!”滕御眼底那丝冷酷的光芒和缓了些许,指尖往着沙发的位置轻轻指了一下:“那些消息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以为你对我们的行程是一清二楚的。”皇甫炎只站在原处,看着滕御的背影不冷不热地道。

滕御侧过身冷冷盯着他。

皇甫炎耸耸肩,掌心轻轻摊开,道:“我跟季风还有席空合作的事情难道你会不知道吗?”

“所以?”滕御的神色瞬时冷沉了些许。

“呵呵!”知道他猜测到了他想要说的事情。皇甫炎点了点头,淡淡道:“没错。就是季风!他对任蔚然还是没有死心的,就因为这样。他最近的行程我都有留意。你知道,他这几天跟谁联系了吗?”

“你不必如此拐弯抹角的。”滕御脸上凝聚着的寒气越发冷沉。看得出来此刻他的心情相当不好。

“楼氏姐妹。”可以想像得到滕御此刻的反应到底代表些什么,皇甫炎温雅地笑了笑。淡声道:“我希望这件事情你处理的时候可以更加慎重一点!”

“你是希望我放过她们还是想我把她们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么?

因为没有了感情,以前的那些都不能够再代表什么了?

面对滕御这样冷酷的询问。皇甫炎忽然开始为楼氏叹息。

以他所认识的滕御,他想护着一个人的时候。会千方百计不让那人受到任何的伤害。可当他想对付一个人的时候,那人就别指望逃离得了他的封杀——

看来。楼氏这次危险了!

“我知道你现在对任何事情都无所畏惧,不过就是因为你这样的做法。令很多人都寒心了!”皇甫炎长吐口气,语调里似乎带了一丝慨叹:“滕御,有时候,退一步反而可以海阔天空!”

诚如往日的自己。也曾经执着过。但在失去以后,方才知晓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滕御冷哼:“行了吧。我不想听到你在这里对我说教!”

“我是真心的!”皇甫炎一声涩笑,道:“滕御。其实我并不想放弃蔚然,她是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子。不过我们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已经天生注定没有办法拉近的。因为从一开始你就已经占据了她的心。所以,现在的我情愿退一步。我这样说,你懂吗?”

滕御的眼睑慢慢眯起,凝视着皇甫炎片刻以后,方才幽幽道:“你有其他喜欢的人了?”

皇甫炎不语,嘴角却吟出了一抹艰涩的苦笑。

看着他那般表情。滕御忽然便开始有了些感觉。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奈,就如自己当时面对着失去了所有活力的任蔚然时刻的那种心情。他懂!

“既然你说到了这个份上。我没有理由不跟你合作吧!”他缓慢地坐到沙发上:“你这么好心来提醒我,不会没有目的的,对吧?”

果然不愧是作为当今商界上最有实力的后起之秀,他如此拐弯抹角地说明自己的来意竟然也被他猜测出来了!

皇甫炎轻轻地拍了一下手心,淡声道:“没错!”

滕御便冷笑了一声。

对他的不屑与轻蔑皇甫炎并不放在心上,毕竟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能够挽救任蔚然与……他的事业!

“当初你对付我的时候可没想着留手啊,现在竟然因为集团没有办法周转而来救助于我,皇甫炎,你算不算可悲?”滕御挑眉,视线里,凝聚着一闪一烁的冰凉光芒:“你就肯定我会帮你吗?”

“为了任蔚然,你会的!”皇甫炎不疼不徐地道。

“看来,你他日能够成为比如今厉害百倍的大器呢!”滕御淡笑,手心往他面前一伸,淡声道:“那就但愿我们合作愉快了!”

为了事业,能够放弃自己心爱的女子,这样的人,极有可能成为商界数一数二的新星!

皇甫炎伸手与他交握,声音轻轻淡淡:“合作愉快!”

便于此刻,手机的铃声骤然响起。

滕御挑了挑眉,起身走过去伸手接了手机。

很快,他的脸色一变。

“怎么了?”皇甫炎一直注视着,淡声询问。

“果然不出你所料!”滕御指尖紧紧握着手机,一声冷笑从嘴角逸出:“任蔚然被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