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节 吃醋男人最可爱

“皇甫先生,抱歉,我们总裁现在不方便见客!”Angelina对着那坐于会客室里优雅地品尝着咖啡的男人微微地弯了一下腰身,抱歉地道:“请你今天先回去好吗?”

“滕御他就真的忙到跟老朋友聚一聚的时间都没有了吗?”皇甫炎把交叠着的二郎腿缓慢地平放于地板上,双臂环胸,似乎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打算,反倒是悠然自得地道:“如果他真的那么忙,那么我就等在这里好了。我想,他总还是要下班的吧?”

Angelina面有难色。但又不好直接告诉皇甫炎真相。

事实上,是滕御发话了,他压根不想见皇甫炎。但怎么说。皇甫炎也算是东城知名集团的总裁吧,他的势力虽然远不及世纪金融,但也不是个能够随便得罪的人。所以女秘书才会这样的惆怅。

要是被总裁知道她没有办法把皇甫炎打发走,到头来遭殃的肯定会是她啊。要是工作都不保,那她后面的生活就会有困难——

虽说总裁以前跟皇甫先生不算什么至交好友,但往来什么的还是有的。他们还曾经一起吃过饭,合作过,怎么今天就搞成这个模样了?这样一来,不就是明摆着让她这个小秘书左右两难么?

“皇甫先生!”Angelina脸上陪着笑,声音中带着乞求:“请你先回去好吗?我想等我们总裁有时间,一定会先约你的!”

“Angelina,我并不那样认为。”皇甫炎遽地站了起身,目光淡淡地凝视着Angelina,道:“你实话告诉我吧,滕御并不是忙,而是他并不愿意见我,对吧?”

“吓?”Angelina眉心一扬,对皇甫炎的言语有些吃惊。

当然,很快她便平静了下来。想来也是,按道理来说,皇甫炎这样的生意人,一眼看穿看穿自己在掩饰也不是什么难事!

她深吸口气,轻抿了一下唇,道:“的确是那样的,不过我们总裁——”

“不用为他说话了,今天我非要见到他不可!”皇甫炎跨步便往着会客室的大门位置走了过去。

“不行。皇甫先生!”Angelina想冲上去拦住他,只是皇甫炎的脚步太快,身子竟已经迅速没了出去,顺带着把会客室的房门也给带上了。在后方的Angelina便只能够望门止步!

是外锁,这个男人的反应能力相当快。而且,做事干脆利落。

“我死定了。”Angelina掌心抱着头颅,无奈地蹲到地板上,掌心拍打着会客室的大门:“皇甫先生,你一定要告诉总裁实情,不是我让你去打扰他的,是你把我反锁了!”

“我不会连累你的。”门外,皇甫炎回应的声音颇轻。却有相当的可信度。

他也不再理会于Angelina在后面的道谢声响,反倒是转了身便往着总裁办公室走去。可惜,在转角位置。却较一道修~长纤细的身影挡了去路。

凝视着眼前那俏丽的女子,皇甫炎的眉心轻挑,嘴角滑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薄笑意:“罗总监对刚才的事情了解透彻了吧?”

“既然知道我们总裁不想见到你。皇甫先生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罗丝抬着下巴,视线与男人交接,没有半分的畏惧:“你还是请回吧!”

“我来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皇甫炎淡淡地抿了一下唇。温声道:“罗总监,请通让一下!”

“皇甫先生,我们总裁的确很忙。你想要谈私事的话。请等他下班吧!”

女子的强硬气势令皇甫炎俊秀的脸颊微皱,他低嗤一声,淡声道:“难不成罗总监认为。你们总裁对他妻子的事情不着急于公事吗?”

罗丝脸色一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滕御为了寻找机会与任蔚然复合,愿意放弃在欧洲开发着的那个三百亿的计划。”对于罗丝的疑惑。皇甫炎直截了当给予了她答案:“商场如战场,你应该很清楚,再这样下去的话。滕御也是有可能被毁掉的。”

“你是想说……你来帮他?”罗丝满脸疑惑之色,瞳孔微缩,紧紧地盯着皇甫炎。好像是意图去分辨出这个男人的意思的真假。

皇甫炎只耸耸肩不回话。

罗丝深吸口气,抬起下巴的小脸凝聚着一丝傲慢的味道:“对于世纪金融的家底皇甫先生应该很明白才对。而且,我们总裁后面还有滕家的力量在,还不必皇甫先生先生你操心!所以,你……”

“你就那么固执地认为真是为了想要毁掉滕御而来吗?”皇甫炎的手臂骤然往前一腾,指尖握住了罗丝的臂膊。在女子眉宇轻轻一蹙的时候,冷笑道:“罗总监,失礼了!”

在同一时间。他快速地推开了女子,在她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以后,大掌往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推了出去。

随着“吱”的一声响动。房门大开。

那个原本坐在办公桌前沿的男人正低头批阅着文件,听到声响以后,迅速抬起脸。眸光与皇甫炎胶上。他的神色便微微一沉。

“抱歉,我……”罗丝跟了进来,才想要解释,却见滕御挥了挥手,便轻点了一下头退了出去。

办公室的房门同时阖合。

滕御丢下了手中执着的钢笔,不咸不淡地盯着皇甫炎:“你还真是厚脸皮啊!”

“否则,我怎么可能会让蔚然觉得就算我接近她是有目的,她也不会讨厌我呢?”

“你是来找我挑战的?”听着他那种自得的言语,滕御轻哼一声:“皇甫炎。你找错门了。”

果然,吃醋的男人是很可爱的。

纵然对方是滕御!

皇甫炎淡薄一笑,径自走到旁侧的沙发上落座。眸光瞟着男人那俊美的脸庞,淡淡地道:“我今天不是来找茬的。而且,我们之间的对决可以留在商场上。”

“对你的龌龊手段我深有体会。”

“放心吧,像破坏你计划的那种事情我不会再做了。因为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任蔚然对你的意义是什么,你希望她好,我也希望。”皇甫炎掌心轻轻一摊,微笑着道:“今天来,我只是想提醒你,小心她可能会遭受到来自于其他方面的危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