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节 想方设法去复合

滕御因为她而把滕于天抛于客厅里是任蔚然所料想不到的。当然,她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滕御把她放置在床榻以后并没有离开,反倒是把她整个人都搂抱入怀,然后与她一并躺在床榻上。

任蔚然心里吃惊,却不曾有任何的举措。他们之间……如今纵然想交流,她也因为道不出任何话语而要作罢吧!

从此以后,她有一个代名词了:哑巴!

“蔚然,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不过这些话我还是想跟你说的。”滕御掌心轻抚着她柔软的发丝,声音温柔而轻雅:“我知道无论我怎么做可能你都不会原谅我,可我有必要告诉你。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放你走。往后的一生,我都会尽我所能给你最好的。我保证。我会好好照顾你,直到永远。而且,我的生命里,不会再有任何其他的女人存在!”

是么?

这真是他想对她表达的心语?若是以往……她没有失去孩子,没有变成哑巴以前,她该会有多么的开心啊!可是如今……已经不一样了。她已经什么都失去,就算他弥补,也不会是她想要的。

因为她想要的,他永远都不可能再给了!

“蔚然。”垂下脸,察看到女子那基本不算有表情的小脸,滕御的浓眉紧紧地蹙起,指尖划过了她的俏丽脸颊,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能够阻止我做这些事情。因为,时间会见证一切事情的存在!”

任蔚然依旧不给他任何的反应。

滕御身子往前轻轻一倾,唇瓣压住了她的前额位置落下一吻,随后温柔道:“你先休息一下吧,我跟老头子还有些事情需要商量。总之,今天晚上我说出来的话,说到做到就是了!”

这回的结果,依旧是没有得到任蔚然哪怕分毫的反应。

于是,滕御有些无奈地在心底叹息一声,掌心顺了一下任蔚然的发丝,随后很快起了身。

把被单覆上她那娇小的身子以后。他道了一声“好好休息”,方才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房门“砰”的一声闭合声响,任蔚然方才慢慢地转过脸,眸光定格在那隔绝了外界的房门上。

对男人所说的那些言语不是没有想法,只是……那些想法都已经不可能再左右她的心思。无论他怎么样想,无论他是不是真的想那样做,都已经无法改变她要离开他的决心。

只要看到这个男人的一天,她的心里就无法去忘记当初他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倘若只是她自己的,无所谓,可不然!她这一辈子,都不再可能有机会成为一个母亲。这必然会是……她一生的遗憾!

跌坐在沙发上,滕御指尖伸到衣领口位置轻轻地扯了一下那领带。长长地吐了口气,整个人都显得异常疲惫。

陪着任蔚然在医院好几天,说实在的。他都没有好好地阖过眼皮,所以会疲倦也是理所当然。而且,每当她休息的时候。他还要以远程方式来处理公务,所以这一段时间,也把他折腾得够呛的。

毕竟。如今对他虎视眈眈的皇甫炎、席空以及季风都想要趁着他无法亲自回到公司主持大局的时候想从背后把他击倒。在承受着公/私两方面的事情双重夹击时刻,他还是会累的。毕竟,他只是人。不是神!

“如果不是当初那样对待那丫头,现在你就不会把自己折腾得这么惨,活该!”对他如今的处境。滕家的大家长似乎丝毫都没有要表现出同情的模样,反而冷哼道:“累死你最好!”

“死老头,你就不能够好好说句话啊?”滕御不悦地瞪了滕于天一眼。摊开双臂垂落在沙发位置:“到底我是不是你尊重的孙子?”

“如果你不是我的孙子,我早就把你这个兔崽子给宰了!”滕于天浓郁的眉头一斜,盯着他便冷笑起来:“当初我真不应该把那么好好的一个小姑娘交给你来糟蹋。”

滕御掌心扶额。对着滕于天便流露出张狂的目光:“老头,你现在才来说这个不嫌迟吗?当初要不是你把她送到我身边来,她就不用受那么多罪。所以。这里有很大一部分责任都是因你而起的!”

“我不送她来,你能拥有她吗?”滕于天听到滕御的反驳,立即便起身往前跨了一步,高大的身子往着滕御的方向压了下去,往着他的头颅便狠狠地拍了一下:“臭小子,做了那种事情还敢在这里说三道四的说风凉话。打不死你!”

“行了!”被他狠狠地揍了一下,滕御急切地伸手推了滕于天,径自翻身滚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不想你的孙子断子绝孙就赶紧给我想办法把蔚然给治好吧!”

他不说这话就算了。一听到他说这话,滕于天立即便火了。他又往前扑了过去,往着滕御的肩膀一阵拍打。恼道:“你这兔崽子还敢跟我这样说话,你什么时候不能做啊,偏偏要等她有孩子的时候才做。你不知道那是我的孩子吗?臭小子!”

滕御翻白眼。这回直接不躲了,任由着滕于天又打了他几下。

这些疼痛承受着,倒让他舒服了点儿。

滕于天一直都是为任蔚然打抱不平的人,不过是之前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要偏向着她。这个时候他的小曾孙子没有了,自然对孙子便忍不住出手了。

打了一轮以后,滕于天有点累,滕御也有些瘪了。

两祖孙大眼瞪小眼地对望一翻,方才长吐口气,道:“我知道蔚然现在的身子很差。受孕机会可能也很小,不过也并非没有办法做到的。现代的医学科技毕竟昌明。你若想挽回她的心,就必须要在这一点上做好!”

听到他那样的话语。滕御的眼前一亮:“这么说来,老头子你有办法?”

“我会跟纽约那边的专家联系,在这段期间内,你给我好好照顾她。”

“是!”知道有机会与任蔚然重新来过,滕御立即忙不跌地应答。

无论任何办法,他都必须要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