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节 绝望到咬舌自尽

任蔚然听得出来,滕御到底是以何等决绝的心情来说出这些话语的。可事以至此,她不能够有任何的怨言。毕竟,这是她自己要求的,所以纵然他做得再过分,也只能够怪她自取其辱!

于是,她便淡淡地一笑,指尖沿着自己的衣领缓慢地伸去,一颗一颗地解着自己衣衫的扣子。不疾不徐地道:“滕御,我知道你是说到做到的人,所以……我希望这一回你也能够守信用把他们给放了!”

这是她能够为父亲与任玲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从此以后,她相信他们都不再有机会往来。

她若真把身子失给除了滕御以外的其他男人,自然不可能再在这个世界上立足。就算滕御不杀她。她自己也没有脸面再活下去——

“少爷……”察觉到任蔚然那件外套已经被脱下,周烈一惊,急切地想开口说些什么。

“周烈,把任家那两个人带出去!”滕御直截了当打断了他想要出口的话语,冷冷地道:“然后回来给我把一切都录制下来,我要让那个老头子看看当初他选了怎么样一个**`荡的女人来给我当老婆!你们两个,快点给我上!”

说到底,他对她还是有恨意!

看着一脸震惊的任豪与任玲珑被周烈领了出去,而那被滕御喝斥着要对她下手的男人逐渐靠近,任蔚然闭了眸,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两个男人站在他面前,彼此对望了一眼,双腿都有些发软。

要知道,现在那个坐在地板上的女子可是他们的少夫人啊。就算是少爷吩咐他们上她,他们也还是惊惶的。万一哪天少爷后悔了,那他们不就是死定了么?

“还在等什么?”便在他们犹豫不决时候,得到的却是滕御这般冷漠的询问:“快点给我上!”

“少爷,烈哥还没有回来。”其中一个男人颤着声音道。

“妈`的,你就真的那么想让人欣赏?”滕御忽然往着他的脸颊甩了一巴,斥道:“现在到底我是主子还是周烈是主子?我说上就上,马上!”

“是!”脸颊被他甩得生疼,男人不敢怠慢,立即便蹲下了身子。

另一个自然也就跟着他的动作弯下了身,两人分别往着任蔚然的肩膀伸出了手掌把她压下去。其中一人扳开了她的大腿。隔着长裤便探索着她柔`软的腿`侧。而另一个,竟然倾身便想去吻她的唇瓣。

感觉到男人的气息靠近,任蔚然心里虽然害怕,却还是很快地偏开了脸面。她讨厌这样的气息,有着烟草与古龙水的味道,很刺鼻,几乎便令她作呕!

只是,那男人刚才被滕御甩了一巴,心里涌起了火气,哪里容得她拒绝?他的大手迅速固定住了任蔚然的颚骨,另一只手的指尖快速地揪住她的发丝,硬是往着她的脸颊亲了下去。

“别碰我的脸!”任蔚然忽然高喝一声。手臂腾地伸了起来往着男人的脸颊便甩了一巴。

那人一愣,有些震惊地看着她。而后面那个欲要脱她裤子的男人自然也就顿住了动作,吃惊的程度不比前面那个男人差。

滕御一直都只是站在旁边冷冷看着。此刻见女子满脸的厌恶神色,浓眉一挑,垂在腿`侧的大掌慢慢地握成了拳头。

以前的任何时刻。他都不曾见过她会有这样出手打人的冲动。而这个时候她既然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又那么抗拒与那两个人亲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滕御,你只不过是想让他们上我而已。让他们脱光衣服直接插进去就是了,有必要让他们搞那么多花样吗?你跟他们说,想进前面就进前面。想进后面就进后面,我无所谓的。”任蔚然撑开了眼皮,冷冷地看着男人。道:“但不可以让他们碰我的脸,因为那样我会觉得恶心!”

其实就算不被他们碰脸,她会觉得自己肮脏。可是。难道就不能够让她保留一点点的自尊吗?

滕御似乎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冷冷一笑便道:“是吗?可是我就偏偏喜欢看着他们亲你的脸!而且,我不现在不想让他们插你下面了。我想让他们都一起往着你脸上的那个口里插进去!”

他的话语中带着浓郁的讥`诮味道,嘴角吟出来的冷笑异样的扎眼!好像在宣告着,这件事情必须就是要按照他的想法去做。并且。一定要成功!

听到他的话语,任蔚然的心里一阵阵的冷寒涌起。

原来,他恨她已经恨到了这般地步了啊!她不由得苦涩地凝出了一抹笑容,道:“滕御,这就是你所想吗?一定要把我的自尊也踩到地底,你才会觉得消气?”

他们竟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深仇大恨。到了无法再弥补的地步——

好啊,既然那是他所想的,那么她从了他便是。让他的心里得到一些舒缓……

不过。如果他真的要那样做的话,就必须要等她死了以后!

只有没有了气息,才不会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已经坠落到这等地步。才不会心痛——

“说这些话是想做什么?愿意顺从我了吗?愿意承认你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娃`荡`妇了吗?”滕御傲然地看着她,嘴角里的冷漠笑意分毫不减:“如果你愿意向我求饶,我或许可以考虑让他们温柔一点对你——”

“不必了。”任蔚然忽然便抿了抿嘴。轻轻地一笑,道:“滕御,不需要!”

她眨着眸瞳,在男人微微蹙眉间,嘴角弯了一下,笑容里透露了一丝自嘲的苦涩。深深地吸了口气以后,她又开了口,道:“既然这是你所想,那么我就会让你如意。我只求你最后一件事情。”

“你想说什么?”她那好像在求遗愿一样的模样令滕御的眉眼忍不住轻轻一蹙。

“无论如何。请不要再去对付任家的人。他们……都是无辜的!”任蔚然没有看他,反倒是对着那两个男人道:“你们,可以来了!”

言毕。她便张开了嘴。

滕御以为她是真的服从了,可惜的是,下一刻,他却听到了那两个男人倒抽冷气的声音。

只因为,任蔚然此刻已经伸出了舌头,径自狠狠地咬了下去!

她已经绝望到……咬舌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