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节 由我来陪你们玩

听到任玲珑的话语,滕御笑了,笑得浅薄而冷然。他双臂环上前胸,淡而无味道:“想知道为什么?可以啊!”

他话到这里却又顿住了,嘴角里浮出一抹异样的微笑。只是目光,却是定格在任蔚然身上的。似乎再无意去与任玲珑解释他的答案。这令任玲珑心里焦急,她才欲要开口询问。任豪已经低声对着任蔚然骂道:“蔚然,你到底做了什么惹滕少如此生气?你还不快点跟他道歉。让他把我们都放了?你看着我,你这个忤逆女——”

任蔚然转开脸,不去看任豪与任玲珑的脸面,更别提去给他们回应了。

这个时候她不能够心软,就算让他们恨她也好,她一定不可以给滕御机会拿他们来威胁她!

倘若这一次她都摆脱不了滕御的控制,那么她后来的一辈子都要活在他无趣的监禁生活里。那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绝对要反抗!

可惜她这样的态度却惹得滕御淡淡一笑,道:“我说岳父大人,你跟小姨就不要再浪费口舌了,我这位小妻子如今可是犟到不行呢!她是想,就算你们因为她而被我的两个人上也无所谓的!她既然可以练就这么狠辣无情的性~情,那就证明着她有足能够成为我滕御妻子的资质。当初你把她送过来嫁给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你应该觉得开心就是了,怎么那一副哭丧的嘴角呢?”

任豪与任玲珑在听到他说出“被我两个人上”的时候便已经脸色大变,后来更是脸色一阵黑一阵白。那眼底涌出来的惊惧之色不言而喻。便是连任蔚然,也因此而轻轻地颤抖了一下肩膀。

滕御这样的做法太过狠毒了,几乎不给他们任何机会可以反驳。他这样到底是想练就她的狠辣,还是想让她在所有人面前脸面丢尽再也没有办法抬起头颅来呢?

他说要让那些人去玩任玲珑已经是很变态的想法了,而他竟然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放过,他可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那样的侮辱呢?

她的掌心握成了拳头,猛地抬起眸紧盯着男人。眼底里面凝聚了深刻的厌恶情绪。

没错,她是想反抗他。她是想让他明白自己对这世间任何的一切都已经无所谓。可是……真的能够无所谓吗?

答应自然是不能的!她是人啊,心脏是肉做的。不像他那样可以冷酷无情到把事情做到最绝情最残忍的地段!他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她如何能够摆脱得了他的控制呢?

“还等什么。上啊!”滕御接收到她的目光,眼底盛满了一抹浓郁的讥诮笑意:“不用把他们当成是我的岳父和小姨。给我好好做,我要让明天整个东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任家的人是何等的**`荡!”

“是!”那二人听到滕御的命令。便立即分别往着任豪与任玲珑扑了过去。

“不要,滕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任玲珑吓得尖叫起来,却没有办法避开那个男人的攻击。她的眼睛一红。泪水便从眼眶里面决堤了:“滕大哥,你明明以前是很疼我的。为什么现在要这样对我。我求求你,你不要这样——”

滕御对他的话语完全视若无睹,只以指尖轻抚着颚骨,欣赏着她与任豪在那两个男人的压迫下挣扎的场景。

任豪虽然是个男人。但毕竟如今被困顿住了手足,压根就没有办法反抗。加之对方又是力大无穷的年轻壮汉。自然很快便处于下风了。到了这样的情况,他也开始害怕起来。对着滕御便央求道:“滕少爷,不要这样。有事好商量!这样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做人啊……”

“岳父大人,我也不想做这种事情的,可是你的宝贝女儿却觉得做这种事情能够满足她练就成为铁石心肠的经验,所以我就帮她了。”滕御笑意淡然,丝毫都不为他们的乞求所动:“而且我听说小姨子还是个小处`女吧,让我帮她成为女人是件不错的选择!”

他竟然可以如此的无`耻与下`流。那么这个世界是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大概没有了吧!

任蔚然记得,以前他也曾经把自己故意交给了其他人侮辱。虽然到最后时刻她有幸逃脱。可是……那都是他吩咐的啊!

所以,现在对于任豪与任玲珑这样与他基本上算是没有多大关系以及利用价值的人,他可以肆意的玩`弄吧?

“任蔚然,都是你。”任玲珑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扯了下来,那些衣裳几乎已经与遮挡不住她雪白的身子了。她带着哭腔,双瞳狠狠地瞪着任蔚然,咒骂道:“我一辈子都恨你,不会原谅你!”

“你这死丫头,竟然见死不救,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任豪也同样开始有些恼怒,咬牙切齿骂道:“蔚然,我们整个任家全部都毁在你手上了,我看你死了以后怎么去见你地下的老妈!”

听到他们的斥喝声音,感受到滕御的冷酷无情,任蔚然的唇瓣滑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她忽然一握拳头,从冰冷的地板爬起,往着滕御便走了过去,道:“滕御,你玩够了没有?如果玩够了,就把他们放了吧!”

“谁告诉你我玩够了?任蔚然,我说过,在我没有喊卡之前,我们的游戏是不会结束的。”滕御讥诮地盯着她,声音里透露着不屑与轻蔑:“如果你是想来陪我一起看好戏的话我很欢迎,想捣乱的话,没门!”

“是吗?”任蔚然低低地笑了一声,眼底有抹悲哀的光芒划过。她咬咬牙,忽然便转过身,对着那两名已经把任豪与任玲珑分别压到地板上的男人冷冷地喝道:“你们都给我停下来!”

那两人微微一愣,同时把目光往着滕御的脸面投递了过去。

“不准停!”滕御立即便冷斥道:“继续!”

“想继续的话,我陪你们!”任蔚然拖着那虚弱的身子猛地往前走去,声音清脆嘹亮,响彻在整个暗室里:“由我这个滕少夫人陪你们玩,我保证你们可以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