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节 无赖**是绝配

听着男人的询问话语,任蔚然有些无奈苦涩一笑。

是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情,或许会改变你后来的一生。应该……会令你感觉到无比幸福的吧,只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再也没有以后。不过事实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你应该会觉得很开心的吧!而我……对你来说就再也什么都不是了!

可是,这真是她想要的吗?为何只是那样想一想,心里便会有一股无奈与淡淡的伤痛呢?莫不是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他的存在?是否,她可以为此而任性一次。把这件事情再缓一缓?反正之前她不过只是答应了楼可倩会跟男人提起她的心意,却没有跟她说明自己是什么时候说。所以先停一停再把这件事情告知滕御,也不算是犯规吧?

于是。她果真咬了咬牙,对着男人轻声道:“我没事,只是看你回来。问你要不要喝茶而已。”

“只是这样吗?”看着女子那慌乱的模样,滕御轻哼了一声,指尖倏地扣住了她的下巴,强迫着她的小脸抬起与他的目光对视:“任蔚然,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那么好骗吧?平日怎么不见你这么主动,这样无事献殷勤,肯定是非奸即盗吧?”

在他心里,难道她就从来都只是如此不堪的吗?

任蔚然有些无奈苦笑,慢慢地垂下了眉睫,戚戚然地道:“无论你相不相信,我能够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如果你真的不愿意……”

“行了,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如果我看不出什么端倪,或许还可以相信你那么一次,否则……”滕御轻哼一声,话语中的警告意味颇为浓郁:“任蔚然,我不希望你令我失望!”

“我……”任蔚然抬起了小脸,瞳仁与男人的目光交接,随后咬着牙关把谎话进行到底了:“我是说真的,你要不要喝茶?你的样子看起来有点累,我想喝点茶或许能够解乏。”

“喔?”滕御低哼了一声,放开了抚着她的指尖,淡声道:“你当真就没有给我惹什么麻烦,所以才会想来讨好我吗?”

“当然没有了。我每天都呆在这里。而且我家里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我父亲他们惹出什么麻烦也会亲自去找你的,我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不是吗?所以……”任蔚然轻声解释,尽量地让那个男人相信自己的话语:“我真的只是单纯地想去泡茶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找了麻烦,莫不是因为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念念不忘,想着今天还让我给你一点赏赐?”滕御有些恶意地靠近她的耳畔,那温热的气息慢慢地往着她的颈窝位置吐了过去:“是吗?”

他的暗示`性话语那么明显,任蔚然哪里会有听不懂的道理,可是……他怎么思想竟然如此的邪恶呢?

饶是本身没有这样的想法,她还是红了脸颊,有些嗔怪地瞪了男人一眼:“你胡言乱语,谁会想那些事情……嗯——”

话语未落,唇瓣忽然便教男人靠过来的嘴角便吻住。她不由瞪大眼睛。双`腿有些发软,整个人都靠入了男人的怀时在。

滕御在她的丁香小舌头里迅速地肆`意搅弄了一翻,滕御看着女子嫣红的小脸染上一层红艳的色彩。不冷不热地嘲讽道:“刚才还那么信誓旦旦地说什么不是,现在倒好了,竟然这么快就软下去了。”

被他那般戏谑。任蔚然整个人都娇羞到满脸通红。她迅速地蜷缩了一下肩膀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有些恼怒地道:“你这个无赖!”

“无赖配荡`妇,我说过是绝配吧?”滕御轻哼。眼角余光紧紧地胶着她。

任蔚然气得身子都发抖了,浑身不断地打颤。

看着她那模样,滕御双臂一摊。淡而无味道:“OK,既然如此不是闯祸又不是想让我给你奖赏,那我想不出你是为了什么了。那么。现在就去给我泡茶吧!”

听到他的吩咐声音,任蔚然立即便忙不跌地应了一声,随后便转身匆匆往着厨房走了过去。

真好。这样……暂时先这样吧,她发誓,她一定会为楼可倩传达对郁离的心意。只是时间推迟一点点而已。她想再去确定一下自己的心意,如果对这个男人当真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舍得,那她不是应该……也努力一下?

不。不能这样,她不过只是想让自己能够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好,然后悄然退去!

滕御看着女子那慌慌张张往着厨房里走去的背影,嘴角一撇,随后便慢慢地转身走到了沙发上坐下,拿起摇控打开了电话。双臂附放在柔`软的沙发位置,长舒了口气。

在公司忙了一整天,其实他真有些疲惫。回到家里自然就想得到一些享受。不过,想想方才那个小女人的羞赧模样,他心情倒是不错!再且。倘若能够每天都抱着她休息,其实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而且,说到底。那个女子不是个会惹麻烦的人,她在家里都是安安分分的,只会每天等着他回来。而之前与她有过那么一点关系的皇甫炎、席空与季风等人给他带来的那些小麻烦,很快他便能够解决了。

到了那个时候,一切事情都能够解决。而她,也永远都会乖乖地待在自己身边的!

“你的茶。”任蔚然把泡好的茶水送到滕御面前。

“你自己泡的?”滕御伸手接过,随后往着唇瓣送去。

茶香的味道在空气中飘散,感觉很好!

任蔚然看着他那稍稍上扬的浓眉,轻笑道:“你试一下吧。这是普洱,很甘醇的,喝下去以后会觉得回味无穷。”

滕御不语。却还是慢慢地喝下了那茶。

果然,茶香回甘,口感细腻,刚喝的时候好像有些苦涩,但入肚以后,整个人便都放松了去。

“怎么样?”紧紧盯着男人把茶喝下去,任蔚然有些紧张地询问。

“的确是不错。”滕御把杯子递还向她。

任蔚然才伸手想去接,不意那男人却手臂猛然往前一伸,把她整个人都困顿入怀里紧紧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