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节 我们是天生一对

席空的举动惹得任蔚然脸色大变,便连一旁的滕于天也惊疑地盯着他,唯独滕御却咧嘴冷冷一笑,似乎并没有任何畏惧的意思。

“滕御,你还真够镇定的。”席空低笑两声,眸光淡淡地扫他一眼:“就不怕我在这里闹事?”

“刚才是谁说不想某人丢脸的?”滕御好整以暇地盯着他:“席空。我不是笨蛋,所以不必对我花那些小心思。你不先发飚。你以为我会陪你一起疯吗?这个机会,你休想得到!”

席空冷哼一声。没有再搭理他,反而眸色深深地看着任蔚然:“蔚然,告诉我,你想趁这个机会逃离苦海吗?”

他又想什么,从这里把她带走么?

任蔚然心里苦笑,想着这个男人会不会太过天真了一点?如果他们真在和平别苑闹事,真有机会逃离或者丢得下那个脸面吗?若她真在这里跟他走了,往后一生她都会背负着勾搭汉子的罪名。而滕家……更是没有办法容忍——

就算她不在乎,也不能够连累其他待自己好的那些人吧?

所以,任蔚然在席空期艾的目光下摇了摇头,道:“席空,我们从来都只是普通朋友,所以……我会一直都是滕家的人。”

“真执着啊,拿你没有办法!”席空有些惋惜地长叹一声,终是把道路让开了:“不过蔚然,这是最后一次了。往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所以……以后就要你自己好好保重了!”

“席空……”任蔚然心里一动,看着男人眼底的那种决绝情绪,总觉得有些不安。

她相信,席空是那种放下以后就会不惜一切去打击伤害敌人的人,所以他是真的不会再留任何的情面给自己或者滕家了!可就算冒着失去他支助力量的危险,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站在滕御这一方。

因为,她别无选择!

“再见!”席空只优雅地勾唇一笑。随后对着她潇洒地挥了挥手,最后在众人看戏的目光下慢慢地转身离开。

滕于天明显地长舒了一口气。而滕御则眸眼变得更加的深邃,好像在思虑着某些重要的事情。当然。他的脚步再无阻滞,便急速地抱着任蔚然上了楼。把后面一众人都抛到了身后,任由他们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去!

此刻有一道修长的身影正伫立在屋子的角落位置静静地看待着一切。直到滕御抱着任蔚然的身影消失在二楼转角的位置后,那人方才慢慢地转身欲要离开。却教眼前站立着的一名小小身影挡住了去路。

“柳阿姨,到了和平别苑怎么却不跟大人们打个招呼?”滕悦凝着那名秀气的女子。嘴角似是弯了一下,那未成形的弧度便那样直接被隐去了。

“阿悦。”柳芽咬咬牙。掌心压住了那狂跳着的心脏位置,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半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的才是。”滕悦薄笑。头颅往着墙壁位置靠过去,抱着前胸凝向她:“柳阿姨看着我爹地妈咪发生那种事情,是不是觉得有什么时机可以利用,好让你达成某种目的?”

滕悦的话语令柳芽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垂落在腿边的掌心握成了拳头,有些痛心地道:“阿悦。你现在是有了一个新的妈咪就忘记柳阿姨了吗?你忘记当初是谁把你带回——”

“你把我带回东城不过只是为了想借此来接近我爹地罢了,要知道。他心里从来都没有你存在的地位!”从滕悦口中吐出来的言辞相当的冷绝,与他的年纪完全不相符:“所以。放弃他吧!”

“阿悦,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爹地的感情,为什么要劝我放弃呢?”柳芽摇了摇头,咬着牙关道:“在我没有确定他的心意以前,我都绝对不会放弃的。滕御是我的。”

滕悦却不曾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自己的想法,反倒是轻轻地讥诮道:“柳阿姨。你错了,我爹地他从来都不属于你。以前。他是喜欢楼阿姨,现在……他是爱上我妈咪了!”

小男孩那笃定的言辞令柳芽的脸色一变,她双腿一软,径自往后退了两步,摇晃着头颅冷然道:“不,绝对不是那样的!”

“信不信由你!”滕悦眨巴了一下那双闪烁着璀璨光芒的双瞳,淡而无味道:“当局者迷。”

言毕,直接转身便往着会场中央走去,只徒留柳芽一人伫立在原处动弹不得。

————

被男人丢到床榻上,任蔚然眉心一跳,翻滚着身子便欲要退离他的控制,可惜却教滕御那腾伸过来的长臂扣压住腰身,便没有半分的退路了。她眼底里凝出了一丝惊惧之色,急声道:“滕御,你又想做什么?”

“刚才你是怎么想的?”滕御指尖猛地往着她的下巴一扣,以两只手指夹住她那张小脸,冷沉着喝问:“一定是在想着就算在席空面前宽衣解带也无所谓吧?”

“才不是!”任蔚然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的话语,声音带着一丝委屈:“滕御,你无耻!”

回想起刚才他与席空所说的那些话,她的心里就如同有一根刺儿扎着一般无法呼吸——

那种疼痛,几乎已经令她麻木了。

“我无耻?”滕御讥诮一笑,指尖忽然便沿着她的颈脖压了下去,那指腹使用的力量遽然一加:“是啊,我无耻,你放`荡,我们正好是天生一对的绝配啊!”

“你——”被他那样的话语惹得胸口一滞,任蔚然竟无法回应他任何话语。

在他心里,对她的想法始终都不曾改变过!

看着她脸上凝滞着的哀伤情绪,滕御心里有些恼怒。他大掌忽然往着她的衣领位置狠狠一揪,使力把她那衣裳的扣子给直接扯了下来。

胸膛的微凉令任蔚然急得眼睛一红,她急忙伸手去挡住自己的胸膛,扭转着身子欲要避开男人那往她双`峰移去的大手。

“你没有办法拒绝我!”滕御低笑,大掌推开了她的小手,低头便覆上了她那艳红的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