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节 我跨了时候帮我

推开书房大门以后,滕御脚步踏了进去,外面的保安便为他把门拴上了。

室内的那两名男女看着他踏步靠近,立即便一并从柔软的沙发上站了起来对他弯了一下身后,目光便紧紧地盯着他。

“坐下吧,把最真实的情况都告诉我就可以了。”滕御优雅地坐到沙发上,瞄了他们一眼,不冷不热道:“我不想要听到半分的隐瞒,还有……把解决的方法给我提一下。”

“是!”罗丝与周烈共同点头应声。后者在坐下以后才轻声道:“少爷,这件事情的起源我们都已经调查清楚了,最初是从皇甫家的远航国际和席家的顺和酒店那边的人插手管辖的。现在。美洲那边的人也加入进来了。”

“是季风!”罗丝轻声提醒:“而且,他的手段也很狠辣。”

滕御并不言语,反倒是勾着唇瓣淡淡一笑。那环在前胸的双臂加紧一扣,不咸不淡道:“他这样做的目的是因为任蔚然。看来,她的魅力还真大,竟然把那几个人都拉拢过去帮她了。可是……她怎么就不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道理呢?”

罗丝与周烈对望一眼,均是紧蹙了眉,异口同声道:“是因为少夫人?”

滕御并没有回话,却淡淡地道:“继续说下去,还有什么事情?”

“这次我们的投资额高达三百亿,如果在这件事情上出了问题,只怕到时候会血本全无!”罗丝的言辞间不无担心:“总裁,在这件事情上,只怕要慎重去行事才是——”

她在这里便停顿了言辞,皆因此刻她看到滕御的手臂举了起来,那是示意她闭嘴的意思。

周烈似乎懂滕御的意思,立即道:“少爷,你的意思是……在这件事情上,继续守下去?”

滕御的唇瓣慢慢地一抿,嘴角的笑纹很放松。他微微昂起了头颅,眸色颇为沉郁:“三百亿而已,就算把它丢到了水海里,我也不会在乎。看来他们对我们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看!”

罗丝与周烈却都倒所了一口冷气,皆因这三百亿的数目虽然对世纪金融而言不算是致命的打击,但若真丢了。确实会对他们的集团产生负面的影响。而且,要是让其他的商家对他们也产生怀疑,那往后他们的生意额可能会有倒退的趋势——

“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有考量过的!”看着她那凝重的神色,滕御的嘴角一弯,道:“Ross,你跟周烈把这件事情按照我的意思继续下去,看着那边的事情受阻,放手不管。同时……给我买进远航跟顺和的股票,尽量越多越高,无论是多少的金额,都不必向我报备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伺机而动就是了!”

“是!”虽然心里还存在着疑虑,但罗丝却不敢再有其他的言语反驳。要知道,滕御所决定的事情从来都是不可能被其他人左右的!而他的每一个决定。都不曾有过任何的错误……由此可知,未来数天,商界会有一场激烈的斗争开始。到时候……所有的事情可能都会产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而到底鹿死谁手。如今自然是不得而知了。

滕御掌心搭上了桌面,对着女子淡声道:“Ross,你先出去吧。今天家时有宴会,你也留下来玩玩再回去吧!”

“不必了,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请总裁玩得开心点!”罗丝只浅薄一笑,神色不见喜悦,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总裁。我先走了,公司见!”

滕御只随意点点头,没有任何的言语响应。但他的目光,却紧随着女子移动的背影把她送出去为止——

周烈站起身,也正准备退出去还滕御一个清静。却见后者对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坐回去才道:“周烈,Ross近年为公司的付出我有看到。你该知道我是一个奖罚分明的人,给她一点奖励吧!”

“少爷,我知道怎么做了!”周烈点头:“我会把市区最豪华地段的那幢别墅划到罗小姐名下,而且会帮助她母亲还清那一千万的贷款。”

“你是越来越知道怎么做事了!不过杨晴可是越来越贪心了,看来她依仗着她女儿是太久了。你该适时提醒一下她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倘若有一天Ross背叛了我,那她还凭什么得到那些待遇呢?”滕御一声冷笑。眼底狠绝的光芒忽然涌现。

周烈心里一惊,手脚有些不由自主地变得寒冷。那冰凉的触觉令他整个人都僵硬住身子不敢去回答任何话语。

原来,虽然滕御把集团里许多的事情都交给了罗丝去处理。但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个底线的。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手,也是个奖罚分明的人,但却绝对不容许任何人去践踏他的底线。在。而同时,他防人的心一直都在。所以,无论是任何人。永远都不可能去猜测得到他在想些什么——

“阿烈,你觉得我是个很可怕的人?”滕御似乎察觉到他的惊惧,有些淡然地道:“你该明白,商场如战场吧?”

“是!”周烈连忙应答:“少爷,周烈不是商场上的人,只知道为少爷做事很荣幸!从少爷身上,周烈学会了许多,而且少爷对周烈的恩情,周烈没齿难忘!”

“以前的事情就不必记在心上了。而且你是怎么样的人我是一清二楚的。”滕御优雅地翘起了双腿,头颅往着转椅的椅背一靠,长长地吐了口气。道:“Ross在商界上能帮我,你也是一样的。无论是生活或者是其他,你一直都在给予我无限多的支持。所以,该给她的我给她了,可是你的也必不会少!”

“少爷,周烈并不需要……”

“阿烈,你该知道拒绝我是没有用的。”滕御浅笑,起身走到了桌面旁边,伸手拉开了抽屉,从内里抽了一张金卡出来递到周烈面前:“这个你给我拿着,如果我到时候真的被皇甫炎和席空、季风那些人整跨了,你可要帮帮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