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节 看到他们在**

女子叫罗丝,是世纪金融集团的总监,不仅长得漂亮迷人,而且年纪轻轻就已经登上了高级管理的职位,是所有人都仰慕的对象。

滕御揪着她的臂膀走到了角落位置,脸色颇为浓郁:“Ross,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女子做事向来都有分寸,不会轻易因为某些公事而打扰到他的私生活,这会她的出现。无疑是集团发生了重要的事情!

“总裁,集团有个很重要的业务出了问题,我必须要跟你商量一下。”罗丝脸色颇为沉郁。眸光往着不远位置的任蔚然那端掠去一眼,谨慎道:“不知道总裁现在是否有时间?”

“当然!”滕御双手剪在后背,瞳仁一缩:“去书房等我。”

没有任何事情比他的事业更加重要。在这一点上,毋庸置疑!

罗丝点头,很快便转身离开。在此前,她若有所思地扫了任蔚然一下,唇瓣动了动,仿佛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滕御似乎也看到了些许端倪,但他只是咬咬牙没有说话,看着罗丝离开以后方才转身往着任蔚然那端走去。

“少爷!”周烈恭敬地对他点头。

“去书房等我!”滕御以眼色示意他离开。

“是!”周烈恭恭敬敬地点头,很快便消失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

“滕御,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任蔚然看着男人脸色凝重,不由心里一紧,急切地道:“很紧迫吗?”

滕御冷笑一声,眸子眯成一条细缝,道:“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你觉得很在意吗?”

“我……”任蔚然有些哑然。

这个时候,无论她说什么都不对。要说在乎,他会以为她觊觎他的公司吧?要说不在乎,那就是不关心他!所以,如今她说什么都是错的!

因此,她苦涩地笑了笑:“你该知道Ross与我家的关系才是。”

是啊,她不提,他差点倒忘记了这么一点!

罗丝,本质上与任蔚然其实是没有多大关系的,只是……罗丝的母亲杨晴却是她父亲任豪的第二任夫人。所以……原则上来说,她们是没有血缘关系,却有着法律束缚上的姐妹——

“真不明白,明明你才是任家的千金大小姐,却怎么就一点都比不上一个外来的伪千金呢?她工作认真卖力,是个靠得住的人。最重要的是,她永远都不会像你一样觊觎着属于别人的东西!只知道安安分分做好自己的事情,而你呢?”滕御眸子越加一缩,紧盯着女子道:“你却永远都在算计着怎么样才早对自己好的——”

“滕御,够了!”任蔚然听得有些生气,立即便开口喝斥住男人:“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不是吗?为什么要对我说出这种话来?虽然我并不稀罕你的原谅还是什么,可是你这种态度实在是令人生厌。人与人能比的吗?为什么一定要拿我和其他的人相比呢?明明我没有想要得到任何东西。你却还是要诬赖我……如果我真的那么令你讨厌,你该放我走的不是吗?”

她这话惹来滕御一声淡淡的嗤笑,他的指尖猛然扣压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推向旁边少人往来的角落,沉声敬告:“任蔚然,你以为你凭什么逃离我?想让皇甫炎、席空和季风帮助?怎么你觉得有他们帮忙就能够逃离我了吗?我告诉你。休想!”

“什么?”任蔚然不解地蹙额,不晓得这个男人又想发什么疯。

“不要忘记……就算我的世纪金融真的跨了,我还有很多其他可以利用的资源。告诉他们。别把我逼得太急,狗急了会咬人的。到时候,就算不拼个你死我活。我也还会让他们再也回不了头的!”滕御大掌把她那纤细的颚骨锁住,淡淡一笑,那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有种阴森森的感觉:“还有,现在给我好好到里面去招呼客人,在我回来以前。敢跟我捅娄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任蔚然,我说到做到!”

言毕。不待任蔚然应许,已经转身离开。

他远离的方向,却正是方才罗丝走去的位置。而那身影。清冷孤寂。

任蔚然的心里一抖,原本与他一并走进这个屋子里那种幸福的感觉瞬时消散得无影无踪。心想,总有那么一些人或者事,永远都不能够如你所愿的。滕御……好像她与他的距离,更加遥远了!

“妈咪!”小男孩的手心揪住了女子的腕位,轻轻摇晃了两下。在她低下头盯向他的时候,咧嘴一笑,道:“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你要在这里发呆?”

“呃……”对于小男孩的疑惑目光任蔚然一愣。随后微微一笑,道:“没事……来,我们到屋里去吧。你太爷爷应该在等着我们了。”

滕悦却摇头,在她瞪大眼睛凝向自己的时候浅薄地笑了笑,道:“我现在更加有兴趣知道爹地去了哪里。”

对他的问题任蔚然蹙蹙眉。掌心沿着他的发端抚了一下,道:“他去书房了,你爹地可是做大事的人,怎么可能永远都跟我们呆在一起呢?来,别问了,我们进去……”

“妈咪,为什么你总是在忍受着让爹地去胡作非为呢?”滕悦轻轻一哼,道:“我刚才都看到了。”

“呃?”任蔚然错愕:“你看到什么了?”

若他看到滕御与她的冲突,那肯定是件不妙的事情——

滕悦撅了撅唇。嗤笑了一声,道:“爹地跟罗阿姨到书房去了,以前她可不怎么来和平别苑的。”

“小悦。你爹地那是因为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是关于工作的——”

“妈咪,我觉得罗丝阿姨对爹地有兴趣!”滕御却直截了当打断了任蔚然的话语,同时道出了一句语不惊死人不休的言辞。

任蔚然因此吓了一跳,急忙蹲下身子与他平视,道:“小悦,你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罗阿姨只是你爹地的下属——”

“妈咪,我见过他们在一起……”滕悦昂起头,掌心捧住了她的脸:“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