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节 一定要幸福快乐

中国,东城国际机场。

从高级的VIP贵宾甬道踏步而出,任蔚然的心里有些紧。她咬咬牙,脚步跨大了些许,随着前面那男人走去。

身子依旧酸软不堪,在过去的数天里,她都被那男人丢在床`上没日没夜地折腾,几乎所有的精力都已经没有。而这次与他回国,她知道还有更加多的磨难在等着她。可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爹地,妈咪!”清亮的唤叫忽然响起,在空气中回落。令人怦然心动。

任蔚然原本低落的情绪一震,立即便抬起了脸往着声源的响动处看去,凝着那个小小的身子往着自己的方向跨来。嘴角便吟了一抹轻淡的笑靥。

压抑了许久的心情在这个瞬间得到释放,她的笑脸便如花一般娇美灿烂,令旁边那静静伫立着的男人也不免眉心稍微一扬,瞳仁内有抹异样光辉划出。

“妈咪,我好想你!”滕悦身子飞跃而来的时刻,双臂环住任蔚然的腰身,仰起头颅看她:“妈咪,怎么才一段时间没见,你反而瘦了?蜜月旅行不是应该很开心才对吗?为什么却憔悴了?”

不晓得孩子是不是无心之言,任蔚然却觉得心里微荡,胸膛中洋溢出来的苦涩不断扩增!

可无论她受了什么样的委屈,都不可能在孩子面前展露出来啊!是以,她的嘴角弯了弯,指尖轻轻地抚着滕悦的发端,浅笑道:“那是因为这次去旅行不断地徒步运动,所以就瘦了一点。不过现在更加健康了不是吗?”

滕悦眸眼一亮,对着她点点头,歪着头颅便去看滕御:“爹地,你们玩得开心吧?”

“嗯!”滕御的长臂往着任蔚然的肩膀位置一搂,把她拥紧,脸上凝着一抹淡而无味地浅薄笑容:“而且,我跟你妈咪的感情现在是越来越好了!”

“是吗?”滕悦眼底有抹诡异的神色划出,目光熠熠地盯着任蔚然:“妈咪,爹地有没有说谎。”

被男人的气息包裹住。任蔚然原本心里便已经一悸。此刻听到滕悦这般问话,她立即便回神。脸上尽量地展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她头颅慢慢地往着男人的臂膊歪了些许,令他们之间看起来很和谐:“小悦,你爹地不会骗你的!”

这是善意的谎言,相信老天爷会原谅她的吧!她总不能让滕悦失望,这孩子,毕竟是历来都待她真心实意。

听到她的保证,滕悦才笑逐颜开:“既然是妈咪说的,我就姑且先相信一下爹地吧!”

任蔚然为他的直言微笑,而滕御的脸色却微沉。毕竟,在滕悦看来。似乎任蔚然比他更加值得信任,对他而言着实是一种打击,这个女人。凭什么得到爷爷和滕悦的青睐呢?明明他才是与他们有着相同血缘的亲人!

抱着任蔚然的手臂垂落,滕御脸色深沉,淡漠道:“阿悦。我们走吧!”

“好,太爷爷还在等着为你们接风洗尘呢!”滕悦转身,直接插入了他们当中。伸出小手分别从左右两边拉起了他们:“我们一家人,一定要幸福快乐!”

小男孩的话语似乎透露着一种暗示`性的信息,令任蔚然有些错愕。而滕御的嘴角则一弯。凛冽的笑意从嘴角展开。

城区东郊的和平别苑内,此刻人声鼎沸,往来的宾客多不胜数。四周被布置成一片欢乐的场景。随着一辆高级的劳斯莱斯轿车驶入山庄,四周掌声雷动,所有人都以专注的目光紧紧盯着从那车子上踏步而下的年轻男女。还有后面跟着的一个小男孩。

当然,他们自然便是今天晚上的主角儿,和平别苑的少爷与少夫人以及小少爷了!

面对这场迎接他们回国的宴会。滕御的瞳仁一眯,大掌迅速探了出去扶着任蔚然的腰身把她带入自己的怀里拥着,细碎的声音同时滑入她的耳畔:“任蔚然。给我好好表现,否则后果如何你该知道的!”

“我知道了!”对他的威胁任蔚然几乎已经没有了感觉,她只随口应了声,反倒是转过脸伸手去握住了滕悦的小手,浅笑道:“阿悦,来。我们一起进屋!”

滕悦却摇了摇头,对着她眨了眨眸,道:“妈咪。今天是属于你和爹地的时刻,我就不掺和了。你们走吧,太爷爷还在里面等着呢!”

这小鬼。小心思还真多,可惜滕御的心思与他却完全不同。她在他心里,只是单纯可以利用的对象罢了!

任蔚然抿着唇瓣淡薄一笑。眸子轻凝,感受到腰间那手臂更加用了力,不由眉尖轻轻一拧,头颅往着男人的胸膛歪进去些许,以他的身子来挡去了四周窥视着的目光。她不希望让其他人看出什么端倪,那样滕御肯定又会责罚她的了!

因应着男人的脚步往着山庄的主楼别墅走去,一路上无数的惊羡目光都紧紧地盯着他们。尤其是多名女子更是小声地讨论着,对于她能够成为滕少夫人的事情很羡慕。

任蔚然心里苦涩,却一刻都不敢放松。跟随着男人一直往里走去,直到进入内堂。

周烈站在门口位置,见到他们以后恭敬地弯了弯身。手心一翻示意他们进门。

“滕总!”一道轻轻柔柔的声音在他们脚步才跨入玄关时候遽地响起,一道纤细的身子立定在他们面前。

任蔚然的眉心轻轻一颤,目光沿着那个方向看去,但见一道纤细高挑的身影站立在他们眼前,不由心里一紧。

女子是艳美的,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娇艳靓丽。她神色平静,看着滕御的目光很平和,却也有一股气势。这样的女子,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可能被男人亵玩的女子,却是令人心动的类型。

她立即便转过脸去看滕御的反应,但见那男人浓眉一挑,原本搂着她的手臂迅速松开,而后脚步跨了出去走向那女子。

“少夫人,她找少爷是为了公事。”旁边,周烈轻轻的话语响起:“公司有些重要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