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节 心思别放她身上

滕御这般问话令任蔚然一愣,她眸光戚戚地盯着男人,一时间答不上话来。

一来,她不晓得滕御这样问话的意愿是什么,毕竟楼悠悠曾经也是他宠爱的女孩儿,他理应不会这样折她的脸面才是;二来,滕御这种做法,难道就仅仅只是为了表达他对她的重视么?她并不觉得他们这样的关系还能够再继续发展下去啊!

“滕大哥,看来滕少夫人好像不怎么喜欢你这样的问话方法呢!”楼悠悠嘴角有抹讥神色莫过。声音却依旧平和:“今天晚上我姐姐也会来呢,我觉得大家都好久没有聚了,得找个时间畅谈一下才是。”

她顿了顿。掌心往着任蔚然伸了出来,道:“尤其是,我要感谢上次滕少夫人出手相救。否则我这条小命就不保了。当然了,还有她的提点——”

任蔚然的眉峰一动,心里抽搐了好几下。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小女孩儿已经懂得不仅仅只是表面上去怦击,甚至能够利用普通的言语,不带一个损人的字眼就去报复别人了呢?她们之间的关系,只怕是会愈演越恶劣吧!

可面对这样的改变,她也无能为力去改变一些什么!

“悠悠,这件事情就算不是由她说,你也是尽早会知道了。你要恨,就恨滕大哥吧!”滕御忽然伸手一搂任蔚然的肩膀,把她完完全全地护在自己的怀里,声音仿佛透露了一股彻骨般的寒凉,道:“一切事情,都是因为我的变心而引起的。”

他这样轻描淡写的话语令任蔚然与楼悠悠的脸色均是一沉。

滕御这样的话语是表达什么?莫不是在说……他原本对楼可倩的那颗已经改变,那对象就是……任蔚然?

不可能!

任蔚然摇晃了一下头颅试图挥去脑海里面忽然衍生的想法,对着男人更是惊心:“滕御,你在胡说什么?”

“怎么就胡说了呢?我说的是事实!楼可倩……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过客了。现在开始,你才是我生命中的女人。不要忘记了,我们现在可是夫妻呢,夫妻之间不应该有秘密的!所以,我就把我的心思都告诉你了。”滕御嘴角一弯,慢慢地俯首轻轻一吻任蔚然的额头,道:“悠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应该明白我话语中的意思!”

任蔚然的心有些寒凉,在她看来,滕御这样做是另有目的。

是为了弥补楼氏姐妹之间的感情才会那样说的话?把一切的错误都归咎在他自己身上,是因为想让楼悠悠原谅楼可倩?抑或是……真的想报复她们姐妹,才会说出这样把她们都抛弃了的话语呢?

又或者,他这样做是两者的成分都有?让楼氏姐妹认清楚其实亲情比爱情更加重要?

可原则上,楼可倩不就是早都认清楚了那样的事实才会与滕御分开的吗?否则,一直以来她就不必拒绝滕御了……只是如今,事情倒是越来越复杂去了,怎么办都不对!

“没有不认同,男人就是这样的动物!”楼悠悠忽然低笑一声,目光紧盯着滕御。道:“滕大哥,平日里你的女人多不胜数,我想以后也会的。对吗?”

滕御对她的问话不置可否,那眼底带着一抹慵懒之色,似乎对于他们之间的交流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兴趣。

任蔚然抿抿唇。手臂往着滕御的肘子环过去,对着楼悠悠淡声道:“楼小姐,非常抱歉。我们有事先失陪了!”

她觉得他们之间没有必要再交流下去,否则得到的后果不是彼此都受伤就是完全没有意义。

楼悠悠没有异议,对着他们淡淡一笑便移步先行离开。

任蔚然才想舒口气。却听得滕御在旁边冷声一笑,道:“刚才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她还没有跟他算账,他倒好。算旧账来了!

“我不觉得我有回答我的必要!”任蔚然撇了一下唇,看着不远位置的楼悠悠此刻被数名年轻有为的男人包围住,不由眉心一跳。在心里低叹一声。

那么美好的一个姑娘,却因为滕御的所作所为而……要被世俗侵蚀了吗?

可惜了!

“与其担心别人的事情,倒不如想想自己的未来更加好!”耳畔。男人低淡的警告声音响起。

任蔚然才想说话,却察觉他已经举步离开。

而他走向的位置,正巧是通往贵客休息室的长廊甬道。在那个尽头的位置,伫立着一道高挑的身影。就那样远远看去,任蔚然便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毕竟那个男人对她而言是熟悉的……他们之间,甚至差点就产生了感情!

他身边,站着方才与滕御说话的那个肥胖男人。

这令任蔚然瞬时便明白,原来今天滕御就是因为他而来的!

那个男人。叫做皇甫炎——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呢?滕御是因为他才来这个地方的,那么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呢?

往时数次不好的经历令任蔚然心中警铃大作。她一咬牙,急步便追上了滕御伸手揪他的手腕。那男人似乎是微微一愣,却很快便反转着大掌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嘴角划着的淡雅笑容甚是愉悦。

任蔚然有些不解地拧了拧眉,却见那个往着他们靠近的男人此刻已经伫立眼前,不由蜷缩着肩膀想往滕御的后背退隐而去。

滕御哪里让她如愿。他长臂往前一伸,掌心扣住了女子的肩膀把她搂入怀里,在皇甫炎面前落落大方地道:“皇甫,我跟我太太应约而来了!”

“当然,你们不都站在我面前了吗?”皇甫炎漂亮的眼睛往着会场中心扫了一眼,忽然欠了一下身,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的交易就先搁置一下如何。稍候,我们先参加一下慈善晚宴。”

“不!”滕御拒绝得斩钉截铁:“皇甫。今天我来就是要跟你谈我们之间的交易,其他的,我不会管。”

“这么绝情?”皇甫炎淡薄一笑。

却换来滕御一声嗤笑。声音带着淡淡的嘲弄,清脆有力,道:“比起我的绝情,你好像多情了一点。你的心思,不该放在我太太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