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节 的确要你的骨髓

原来就算疼痛着不想去爱,甚至想要放弃……也还是会有感觉的!因为当男人进入她的时候,那颤抖的身体已经出卖了她,而男人嘴角吟出来那抹浅淡的冷笑同样在彰显着这一切。所以,任蔚然便没有想去为自己做任何解释。

身子随着他的动作而引发了一阵阵的**,她无法自控地轻吟出声。脸颊上染着的红晕越发散开——

“是不是想跟别的男人也这样做才会粘到席空那边去?”滕御看着女子那小脸微微扭曲着的表情,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出口的话语带着满满的恶劣:“任蔚然,我警告你。在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以前,你休想那样做!”

“我……没……啊——”无法成章的话语便因为男人狠狠的一个撞击而溃散,任蔚然最终在他暴戾的折腾里,没有丝毫的反驳力量。

其实,解释也是没有用的。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会听她解释的不是?可是……他们如今也就只能够这样,一直下去!直到……何时才会是个尽头呢?

掌心裹住女子那纤细的柳腰,滕御在她那紧致的围拢中同样感觉到一阵阵的欢`愉透过他们相互交融的结合位置不断传送在身体的四周。他的嘴角斜起,在进出间力量一次次加重,把彼此推向了极端的高`峰——

人说,无爱也是可以有情`欲。他想……或许这是真的。因为在此前,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令他如此失控。所以如今,他是非任蔚然不可。只有这个女人,才配帮他生一个孩子,就算她真的无法孕育,他也会让她做到!

培养出属于他们的后人——

天色已晚。半月悬空,最近的夜大致都如同现在一般苍凉似水,茫然间,仿佛又少了些什么——

女子辗转反侧后无法入眠,终是停止了内心的挣扎,翻转着直接起了身。

疲惫如同风浪卷过她的身子一样,令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窒息了。这样的情况从下午回来以后就一直维持下来,到现在都没有变更!

滕御把她载回别墅的时候楼可倩正在客厅等着他们。于是男人便急匆匆地走去询问后者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候。她不晓得楼可倩到底是怎么了,但滕御却很快就与她出去了。把她一人丢在屋子里。

她没有胃口吃东西,上楼洗了个澡后便想休息。可身子的疲惫并不能使她入眠,反而令她整个人都变得更加心事重重。这些全部都是滕御造成的。而那个男人明显没有任何的负罪感,甚至……把这些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期间席空曾来过电。她并没有接听。她知道,当她选择跟滕御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失去或许可以拥有那个男人给予她幸福的机会了。

她不后悔。

她没有后悔的权力啊!

推开落地玻璃窗台后,有冷风迎面而来。令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极度的绝望情绪中。

若不是因为还有一个父亲需要去顾忌,她真的情愿去选择与滕御为敌。纵然那样可能令她粉身碎骨——

可她不能不是,毕竟滕御这个男人太狠了。她根本无法把父亲的安危与前途抛在一边不理会啊。为此,她根本没有任何的选择可言!

“吱……碰——”

房门被人拉开而后又甩上的声音打断了任蔚然的思绪,她转身,整个人便被笼罩在一股冷寒的气息里。

比冷风甚至还要清凉不少——

而沁入鼻翼的那些味道。是她最为熟悉的!

“任蔚然,跟我来!”男人冷漠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任蔚然的手腕已经被人揪住往着外面拉扯而去。

疼痛主宰了她,可面对对方如此强势的逼压。她拒绝不了!只是在被他攥出去之前,她想她必须要先弄明白到底他有什么目的才是。于是。她温声开了口:“你到底要拉我去哪里,我现在还穿着睡衣。”

前面的男人顿了步,回转身悠悠看她一眼,而后蹙眉冷声道:“马上去把衣服换上,跟我出去一趟,随便换一套干净悠闲的衣服就可以了。记得越方便越好。”

心里布满了疑惑。任蔚然的眉尖轻轻地蹙了一下,却还是依照着男人的吩咐去做了。

他做事情有他的目的。如今她已经乖乖地留在她身边了。想来在她没有为他把孩子生出来以前,他应该是不会对她再任何的动作了吧,否则他们之前的谈判不就全部都泡汤了吗?

只是任蔚然这个时候怎么都没有想到,她认为滕御最不可能做的事情却变成了现实——

巴黎的医院纵然在夜里依旧有不少的人流量,想来这种地方确实也是繁华之都吧。

被滕御推进某专业医学博士的办公室里,她还是一头雾水的。

可后面她所听到的话语却令她整个人都僵住。

滕御竟然是让她来体验的,而且为她安排的这个人还是国际医学界的权威。而他的目的并不是检查她是否能够为他孕育孩子,而是让她抽血体检。

直觉告诉她,滕御不过只是想要她的血——

滕御与那医学博士所讨论的是法语,但任蔚然还是精通的。她在纽约念书的时候有专门修过语言方面的课程,对于中、英、法、德以及西班牙语这五门语言都是最为熟悉的。这是作为名门家族千金的一种才能,同时也是她日后赖以生存的法宝。

“报告很快就会出来,请你们稍等。”那博士对着他们微笑道:“希望一切顺利。”

在现代这个科技发达的社会里,做任何事情都方便。

滕御只轻缓地点了点头,而后拉着任蔚然出了门。

当隔绝医生办公室的房门闭合后,任蔚然把自己的小手从男人的掌心里抽了出来,冷冷地看着他。

“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全程里任蔚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看她进出前后的表情里滕御便猜想到了她如此反应的原因:“没错,我的确是要你的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