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节 狠狠戳穿她的心

衣衫尽碎,浑身上下无一片遮掩,任蔚然羞愧地偏开头颅。

挣扎在这个男人面前压根是毫无用处可言的,被他那双仿佛能够透视她的目光紧紧盯着,纵然心里对他没有任何的愧疚,她还是觉得整个人都不对劲。皆因,对方的眼底充斥着满满的占`有欲`望,令她几乎窒息。

与她的胆战心惊相比,此刻的滕御却是冷然的。他的唇角咧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瞳仁盛满了暗潮,仿佛这样折腾着此刻在他眼里对他而言徒然剩下摧毁之心的任蔚然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的不忍。

而对于任蔚然此刻的惊惧,他甚至是兴奋的!之前她对他的反抗他记挂在心。他在恼恨的同时自然也有着报复之心。更甚是……姑且不论她与席空有没有染,但看到她竟然对于席空于她的亲热完全不推却,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所以。她的害怕换来他更加残忍的笑容:“现在才知道害怕,跟他走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干脆潇洒呢?”

我不走行么,无论走不走,在你手里我都只是死路一条罢了!

任蔚然心里悲怆,倒也犟得不愿意去转脸解释些什么,只闭上了双瞳。

“给我张大眼睛看着!”滕御指尖掐上了女子的颈部,声音冷沉有力:“我不容许你做的事情,你怎么敢去做?离开我……你以为有那么简单吗?任蔚然,别给我发傻。如果我不放,你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远离我!”

这话,他不止一次地对她说了。可她却屡次不听,这一次,他的耐心算是用尽了!

任蔚然依旧闭着双眸,似乎完全没有想要去搭理他的意思。

“你给我张开眼睛,如果你敢违逆,我保证之前会把你所有的丑事都公诸于世。”滕御看着那倔强的女子,指尖掐上了她的脖子:“任蔚然,我给你选择,可这回也同样只是倒数到三下!三、二……”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到底我做错了什么?如果你是想我破坏了你的幸福生活,那么我现在退出就是了。好,如果你要生孩子,我帮你。可是,请你现在就带我去医院做检查。我的身子同样是不适合孕育的。”任蔚然猛然张大的眼睛,冷冷地看着男人:“滕御,如果我说了半句假话,就天打雷劈。”

若发誓有用,那么她就成全他的狠吧!反正,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了啊!

她那双清亮的眼睛凝着层层汹涌着的水雾,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有无数的水花从内里喷洒出来。只是,滕御一直等,都没有等到那样的情景发生。反而是,在他那深邃双瞳的注视,女子俏丽的小脸凝上了一层淡漠的神色。继而瞳孔里的那些光芒也消失了。

看来,她是经过一阵子的激动以后整个人又都平静了下去!

“跟我结婚以前,有没有跟老头子接触过?”滕御掐向她脖子的手慢慢腾腾地放松了些许。目光却依旧犀利地落在她的俏丽的小脸上:“任蔚然,如果你敢说半句谎话,我保证会让你不得好死。”

任蔚然长吐了口气。在男人那双冰冷的目光下渐渐地点了点头。

于是,滕御便翻身从她身上退开,从自己的身上解下了西装外套丢至她那赤`裸的身子上。而后冷声询问:“说吧,我在听。”

说什么呢?其实那也不过只是普通的会面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若他真想知道。她告诉他就是了。

任蔚然艰涩地笑了笑,轻轻地揪紧了那西装外套。闻着那还带了男人身上散射出来的专属味道,嘴角弯了一下:“他只问我。为了任家,能不能承受一点点的痛苦。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救任家。而我是别无选择。”

“看来老头子是早就想到我们的下场的。可是就算那样他还是选择了撮合我们。所以,这就是你的悲剧了。明明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却还如此选择,为了金钱而出卖自己。真可笑!”滕御的嘴角笑意带着无比凛冽寒凉的意味,声音更是透骨一般冷漠:“任蔚然,现在这样。你可是怨恨着我呢?”

“如果我说没有你不相信的话,那就是有了。”任蔚然如是回应。

滕御便转脸细细地盯着她看,任蔚然的羽睫轻轻一颤,声音带着数分无奈:“是啊,都遇着了这样的事情,谁会不恨呢?可滕御。如果我不恨就能够解决问题,是不是你可以把我放走?”

“我从来都不喜欢留着一个能够威胁我的人存在。要么,你做我的人。乖乖的。”滕御顿了顿,声音轻柔淡雅:“或者你也可以选择背叛我。因为老头子的手段比我好不了多少。我想他要对付你的话,你的下场会比现在更加惨。”

她何德何能成为了他们祖孙对立的一个牺牲品啊?

原来。人就是这样的,身在江湖,永远都是身不由己。而她现在。还有得选择吗?若真的那样做,那就是尽早的问题罢了。她这条小命的命运,永远都不可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你给我机会选择吗?”他开出来的条件明明就是逼着她就范的,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不是?

“真是聪明。”滕御的大掌忽然探过来一扯她身上的衣裳,道:“或者可以努力尝试着给我生个孩子,因为这样……我就有可能会看在孩子的情分上而饶你一命,要怎么选择,就看你自己的了!”

任蔚然的心,如同坠入了冰窖一样没有任何的温度。

她想。这个世界上最深的伤害,可能就是这样的。明明知道她爱他,却用最利害的武器狠狠地戳穿她的心——

“好。”她忽然轻轻一笑。转过脸便去凝着男人,声音带着一种盅`惑气息:“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就会配合你。可是从今天开始……你不能再拿那些录像和我父亲的事情来威胁我。”

“成交!”滕御目光一沉,指尖一扳她的肩膀便直接覆上了她那美好的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