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节 想你留在我身边

“喂,席空,你想做什么,你不要乱来!”被席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住,任蔚然急切地挣扎,掌心握成了拳头拼命地往着他的胸膛砸打过去:“你要是敢欺负我。我马上就咬舌自尽,这样一来滕御肯定不会放过你!”

“哦呵?”席空非但没有因此而停了脚步。反而悠然自得道:“那你就咬舌自尽啊,我想看看滕御为你疯起来的样子。”

看着他眼底那抹精锐的目光。任蔚然心里一紧,有些不解地询问:“你故意的?”

“嗯?”席空嘴角一弯,那淡淡的笑意很是凉薄。

任蔚然便知道自己被他耍了。毕竟这个男人……如果真的想对她做什么,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用这样的方法。他是懂得攻占人心的那种类型,所以想要让她折服,肯定会想其他的办法。

她轻轻地撅了一下小嘴,道:“为什么你要抱我?”

“因为觉得这样保护着女孩子的男人你会比较喜欢。”席空其实并没有走向那柔软的大床,纯粹是任蔚然自己的错觉,他只把她放置在床榻前沿的梳妆台前方坐下,而后从抽屉里取出一个风筒,道:“你头发还是湿的,我来帮你吹干它!”

“不用了……”心里因为席空这样的温柔而荡漾,任蔚然急急地转身去压住男人的手腕,道:“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好。已经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现在才九点,怎么会晚点?”席空嘴角吟笑。眸光从墙壁上的挂钟上收回来,一字一顿道:“不用跟我客气,我觉得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

表现温柔,实质上是个动机不纯的男人……

任蔚然心里对席空下了这样的定义,唇瓣轻轻一抿便道:“席空,老实说我很感谢你为我做那么多事情,可是我现在不可能跟你维持任何的关系。至少,在我与滕御离婚以前。我不会再……”

“我没有要你现在接受我,只是在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罢了。”席空反转大掌握住了女子的纤手。声音轻柔有力:“好了,就这样决定吧。放开我的手,否则我会以为你是因为想要……”

不等他把话说完。任蔚然已经忙不跌地把自己的手掌放开。她脸颊上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乖巧地转过身便任由着席空在她的头上为所欲为。

男人对于为她吹头发的事情似乎很在行,他的指尖修长且清润。其间带着一股温暖的感觉。连同着那带了热风的风筒一并侍候着她那头柔软乌黑的头发,感觉很美好——

如果这个世界所有美好的事情都是真实的。那么她必将会无比的幸福——

可是,现实却总不能如人愿。因为……有时候或许对你好的人,只是为了某个目的来靠近你罢了。

滕御之前对她所有的温柔便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任蔚然心里苦涩。闭闭眸便深呼吸口气,那压在膝盖的指尖掐紧,仿佛想给予自己一点儿力量去说服自己相信眼前这样的场景是最真实的!

“如果你觉得我是个虚伪的人,可以直接跟我说!”席空的动作忽然停下。掌心轻轻地抚上了女子的俏脸,声音柔和温润:“蔚然。你应该学会反抗。一味的忍让,只会让你的世界变得不真实。没有自己的情绪。你便什么都不是。或许郁离就是因为看上了你一点才会那样吃定你的,所以……反抗吧!”

他在教导她去反抗滕御。这是因为他想她离开滕御的目的还是因为真的为她好?

任蔚然心里没底,所以只抿抿嘴轻笑道;“反正我现在都逃离了那个地方,短期内我不想跟他碰面。或许过一阵子他相通了就不会再生你的气了,只要她把离婚协议书给我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我全部都不会在意的。”

“太单纯了。”席空轻嗤一笑,放下了风筒端坐到女子面前:“任蔚然。你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儿。”

“我要休息了。”掌心掀了一下自己的发端,任蔚然撇了一下嘴:“席先生。请你也回去休息吧,大晚上的呆在一个女孩子的房间里这种行为不好。”

“蔚然,我是说真的。”席空的手忽然伸出来握住了女子纤细的柔荑,笑意融融:“我承认自己刚开始的时候对你有着一定的算计,那是因为我对于楼可倩心里只有郁离一个人而没有看到我……甚至利用我来去忘记滕御那种事情很生气,所以我在看到你以后便想着利用你来气一下滕御,同时也检测一下楼可倩心里是不是真的非滕御不可。事实证明了,我跟她没有缘分。因为到了后来我已经对她那样的举止无所谓的,放开她,就证明我对以前的一切都无所谓了。可是对于你……无论你相不相信,我是真的想让你留在我身边。”

他的话语一气呵成,仿佛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言辞,没有的掺和半分的虚情假意——

任蔚然为此心悸,片刻间发不出只字片语。

“我不要求你马上就相信,因为我知道鉴于之前我对你的伤害,这样的事情对你来说真的不可能完全接受得了。我会给你时间,你慢慢想吧,我不会介意的。”席空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身子忽然往前一倾,那性`感的薄唇便碰上了任蔚然的额头。

许是因为方才他的话语太过震慑人心,任蔚然这个时候全然没有想要去推抵开他的意念。她只那样默默地承受着,脑子甚至有些晕眩。

无论他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她都觉得,这个男人现在是真的那样想——

可是,她有什么值得他那样做呢?

她唇瓣才张启着一动,伸出掌心搭上席空的肩膀要推开他,却忽然听得门房传来了一阵异动。她急切地侧脸看去,察觉一道高挑的身影站在门口位置。

那是一个男人,此刻他的目光正聚焦在他们身上。而他那双黑暗的瞳仁内,风暴掩盖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