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节 当他女人的幸福

叫价的是季风,这时他察觉到大家异样投递过去的目光,弯着唇瓣淡淡一笑,道:“这个银铃在我看来很美好,值得我出这个价位。”

他既然如此给面子,在证明着去肯定了任蔚然的设计以外,自然还是因为滕御——

想来,他已经懂得了如何去做生意,日后……必然会在生意场上混得风生水起吧!只是……他这样的改变。却令任蔚然心里多少有些突兀。以前她所认识的那个季风,就那样没有了吧?而她自己呢?又如何?

“我觉得它很值钱,所以……”皇甫炎的声音不待任何人去回应季风以前。已经直接递起了手中握着的筹码,淡淡道:“五百万!”

宴会现场中忽然便一片哗然,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一个银铃罢了。虽然委精美可爱,但却不是属于什么珍稀品,怎么就会值得那么多人来争取呢?而且,叫价可是翻着倍儿来涨的,太过离谱了——

席空横扫了他们一眼,笑得有些惬意:“看来,今天晚上的重头戏果然都压在这上面了。既然大家都乐意玩,不如就继续玩下去吧。这银铃,应该能够成为永恒了。滕御,记得叫人不要再生产了,便于的限量版,同时……绝无二货的制造。”

听着他的话语,滕御只随意地抿了一下唇瓣,没有给予他任何的回应。

台上的主持人似乎也处于错愕中尚且没有回过神来,直接台下有人尖叫了一声,道:“那银铃是不是有什么传奇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都争抢着要呢?喂,可不可能告诉我们那个银铃去哪里可以买得到。值五百万的东西,肯定是出自哪位名家的设计吧?”

“你们错了,这位设计师是一位默默无闻的女子。”主持人立即便回了神,对着那人应答道:“不过,这银铃是目前市面上没有的。这是唯一的真品,而这真品,如今就值五百万!那边那位先生把价位抬得如此高。不知道谁还有没有兴趣呢?否则我可要叫板了。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还有没有人超过五百万的?如果没有的话,那么这只银铃就属于——”

“一千万!”男人淡淡的声音回响在会场之内,令所有人再次哗然一片。

果然是……倍加倍地不断增长起来的……这一回,竟然直接达到了一千万……那么——

“一千万……天啊!”主持人的额头都开始冒出了晶莹的汗珠,面对着大家越来越热闹的言论,脸色都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可以说,那是夹杂了兴奋与疑惑的神色,仿佛此刻他在做梦一样不真实:“已经有客人叫到了一千万,那么还有没有比这一千万价格更加高的?一千万……那位先生,愿意出一千一百万?好,现在有人愿意出比一千万更加高的价格了——”

……

随着会场内的其他人不断地升价。任蔚然的脸色却是越加沉郁了下去。她的心脏不断地急跳起来,对于眼前看到的一切都觉得不可思议。毕竟,这是她的作品第一次展现在公众场合。可是看到现在的反应,是不是太过好了一点?而这样的势,是因为滕御造出来的还是真的因为其他人都喜欢她这个作品呢?难道说……因为有权势。就真的什么都可以做得到吗?

“怎么了?你的作品有人欣赏,你不是应该很开心的吗?”滕御看着任蔚然那略显苍白的小脸,有些不解地询问:“还是说。你不喜欢这样出名的模式?”

原来,这是滕御所说的那个令她成为现场瞩目焦点的承诺。看来,现在的确是了……可是。这样漫步于云端中不真实的感觉,令她整个人都无法放松下来。因为,这样很多人都会觉得。其实这不过只是炒作出来的吧?

“滕御,那个设计……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吧?”任蔚然苦涩一笑:“我想,它的价值倘若已经超过了我可以接受的那个范围。就不是一件好的设计了。因为,它不是因为我的设计而成为大家可以接受的对象,反而是因为炒作才让人记住。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它不应该出现——”

“小傻瓜,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在这里,有人说过它是你设计的吗?而且。也没有人说过是我安排的。刚才你的表现,不过只是让人觉得你很喜欢它,并不是因为炒作。”滕御指尖轻轻划过了任蔚然的脸颊,道:“只要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会帮你达成,所以。你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

他太过好,待她如同宝贝一样,可是正因为这样。她便觉得更加害怕——

以后,是不是与她有关的所有事情他都会为她做到呢?那样的她,还有什么可以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着的价值?她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啊——

“你如果不喜欢我那样做。最多我去把那只银铃拍回来就好了。至于你的设计,我不会让其他的觊觎。”滕御伸手轻轻地握住了女子的柔荑,道:“好不好?别不开心了。”

听着他的温言软语。任蔚然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儿一样不是滋味。要知道,滕御做这一切都只是想她开心,可是她却以这样的面目来对着他……想来,她不应该去想太多的。

她急急地摇头,道:“不要,算了吧,就让它顺其自然。如果以后有什么纠葛,你再帮我处理它就好了。”

“好。”滕御指尖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看来。我的小宝贝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想通了。不过,你要知道,你既然是我的女人。我就会给你最好的。所以……没有任何人能够对我的想法做出不同意见。”

他让她如此的出彩,只是因为要炫耀她是他女人这个事实吧?

任蔚然的心,忽然便往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坠了下去——

她想,滕御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

给某人看……作为他的女人,到底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