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节 是很相配的一对

那是一枚精致的胸针,看起来小巧可爱,但却也落落大方。听闻,是比利时皇族的象征,也只有贵族的人才佩戴得起,而它的起价自然也就不便宜,一开口便已经是十万美金,可见其价值到达何种程度如何了。

任蔚然看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那枚胸针,嘴角一挑。道:“真漂亮,如果配在晚礼服上,肯定是绝配。”

滕御轻轻勾了唇。淡笑道:“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会把它拍送到你手上。”

“喔?”任蔚然立即摇了摇头,道:“不要。那种东西配我实在是太名贵了。而且,我不想戴着那么名贵的胸针出席宴会,那样大家都会盯着我的……咳,你真坏,故意逗人家说这种话。”

滕御弯唇一笑,看着她那含娇带羞的模样,心情是愉悦,那闪烁着异样光芒的眼睛见证了他如今是多么的惬意。

却不知,旁侧有一道冷冷地胶着他们的视线。

贵客们的叫价已经从十万上升到了五十万,看来很多人对于这枚皇族专属的胸针有兴趣。直到,一声淡淡的“一百万”响起后,才令会场中所有人的声音都静止了下来,均是把目光转向声源处。

那是一名身形修长的男人,一向西装革履,面容俊秀完美,简直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他的神色很张淡然,可惜那股王者贵气不是不言而喻,看得出来,此刻的他心情不错。而他的目光,落到了任蔚然脸颊上。

“那不是皇甫炎吗,他怎么也会在这里,好神奇哦——”

“对啊,今天很多名族的公子哥儿都来了。现在在商界中最出色的黄金单身汉都出现了,大家可要把机会好好的把握住了。”

……

四周有不断响起的窃窃私语声音。都是出自于一些少女的口中。

任蔚然在目光与男人交接时候,身子微微僵住。不过,身边的滕御这个时候早便已经握住了她的小手,淡淡笑道:“那枚胸针若他要送给你,你会不会就此收下呢?蔚儿,我可不想听到任何令我失望的消息。”

“你以为他拿一百万拍下一枚胸针来送给我吗?我与他的关系你不是最清楚不过的吗?”任蔚然有些不悦地撅起了小嘴,把目光从皇甫炎身上收了回来:“难道你没有看到,他的后面跟了一个大美女吗?”

虽然平日说喜欢自己的男人身边多了一个很出色的女子,可是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失望的。他想,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那个人,所以,当看到皇甫炎身后那名女子时候。任蔚然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她想,皇甫炎可能已经把她放下,有着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了——

她会为他感觉到开心。

“呵呵。那种女孩子可不是皇甫喜欢的,看来,他是有备而来的。”滕御的声音不冷不热。眸子却往着他后面的那女子身上扫过去一眼,似乎颇感兴趣的模样,道:“而且。我敢打保证,那个女孩子是被他利用了。”

“你怎么可以那样说人家?”任蔚然轻轻蹙了一下眉,道:“我看她挺好的。”

说实在的。那个女子一袭雪色的衣装,看起来落落大方。她的身子虽然有些娇小,但可见其神色温婉有礼。想必是一个名媛淑女。而且,就她那样默默跟随着皇甫炎进入会场的情况来看,这个女子与皇甫炎成功的机会很大。有时候。一个人愿意付出,必然就会得到回报的——

她始终坚定不移地相信,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心软的。只要那女孩努力,就算皇甫炎刚开始时候不喜欢,到了后来也会喜欢上的。毕竟。一个温婉且美丽大方的女孩子,魅力四射——

“不介意我们坐下来吧!”皇甫炎很快便已经领着那个女子走到了他们面前,对着他们淡淡一笑,指也一下他们身边的空位,道:“我想,这里也是席空特意为我留着的吧?”

“当然了。”席空点头。颇为愉悦的模样:“不过,你先介绍一下这位美女让我们认识吧!”

他们所坐的位置是圆形的,一个座位席可以容纳得下八个人。此刻只有他们四人,再加上皇甫炎与那名少女,还是绰绰有余的。

皇甫炎点头。伸手轻轻去拉了那少女的腕位走到他们面前,淡而无味道:“她叫云朵,相信你们都应该知道她的家族。梦想婚纱集团。你们都知道吧?”

梦想婚纱集团,是以服装为主导的一个集团组织。这个是跨国的上市公司,其资产高达千亿,也算是在商界中的名望家族。不过,他们家族虽然家大业大,但却行为低调。全球有8%以上的人结婚都会挑选他们的集团设计出来的婚纱。而这位叫云朵的女孩子,是梦想婚纱集团的首席设计师,年纪轻轻却大有成就,也难怪台风如此稳。

少女有一张精致娇嫩的小脸。神色自若。她的肤色很好,在那身雪色礼服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的细腻白净,仿佛是天地间冰霜的风雪一样。而她的微笑大抵是她浑身上下最为迷人的地方。令人很轻易就为她心动。更加重要的是,她的小脸凝着一层层愉悦神色,致人以好心情。

几人都打了招呼以后,皇甫炎为她拉开了椅子坐下。而他自个儿的位置,却正巧是在任蔚然对面。

“云小姐,看来皇甫先生对你很好,他能为你拍出那么完美的胸针,证明他对你的心意不错,真令人羡慕。”任蔚然为免与皇甫炎对视着尴尬,便把目光率先转向了云朵:“你们真是很相配的一对。”

云朵嫣然一笑,道:“谢谢你,任小姐,不过我想今天晚上你才会是最令人瞩目的焦点。”

任蔚然有些不解地扬了扬眉。

“我想,下面的重头戏要来了。”云朵仿佛有预知能力一样,对着滕御和缓一笑,道:“滕先生,你说是吗?”

滕御手心一摊,嘴角吟出一抹欣赏笑意,道:“云小姐,果然是个令人欢喜的女子。”

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其余几人都疑惑地蹙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