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节 先把我填饱再说

法国巴黎是个世界知名的城市,而这个城市是以浪漫著称,所有热恋中的男女都爱在这个地方落脚。然则,有些故事在这里是快乐的,同样也会有些是悲伤的。一切,都是早就已经注定。

任蔚然悠悠张开眼睛的时候,察觉自己正处于一张柔软的大**,而四周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任何的生息。不过。这地儿不仅宽敞,还很豪华,从那些高级的家私摆设以及悬挂在墙壁上那些名贵的油画可以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一个总统套房级别的地儿。

腰身酥软不已,察觉自己不再是在飞机上,她的脸颊不由涨得通红起来。在飞机上她与滕御之间的事情历历在目。令她整个身子都涌起了一丝丝的灼热。她咬咬牙,勉力地撑起身子,却发觉自己的腰似乎断了一样完全使不上任何的气力。最后,她再度栽倒回了床榻上。

都怪那个欲求不满的男人,她已经记不得他要了她多少次,随着飞机偶尔一下的晃动,他那巨`大便在她体`内一次又一次地不断撞击摩擦,令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慌乱当中。她想,若不是因为她晕死了过去,可能他们下飞机的时候就会遭受到了不少笑话。

现在,她也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下来的。肯定是那个男人抱她下来的罢……毕竟,只有那样她才可能会在这里。

“吱——”

一声清脆的推门声音响起,一道优雅的高挑身影便从外面没了进来。

看着那男人熟悉的俊雅脸庞,任蔚然的眉心狠狠一跳,立即便把头颅埋入了被单里,想要那样去避开男人的视线。之前因为彼此之间的融合,如今她整个人都没有办法坦然去面对他……她觉得好羞——

“宝贝,你醒了?”滕御的声音很轻柔,脚步往着任蔚然踏近的同时低低一笑,很快便已经靠近床沿,在俯下身子的同时,他伸手去拉开了那覆在女子身上的被单,令她那玲珑曲线展现眼前。

现在的她只穿了一件他专门为她换上的薄纱衣衫,因为在帮她清洗过身体以后没有给她穿内`衣裤。她那娇美的身躯在若隐若现的情况下展露在男人面前,令他感觉到下腹有一阵阵的冲动不断地侵袭而来。

他的声音有几分低哑的深沉,掌心已经去扳住了女子的肩膀,看着她那羞红了的小脸,笑道:“怎么了?难道不觉得这样很好吗?我们应该一直保持这样下去才是,蔚儿,别怕面对我——”

“我才不要那样跟你……”任蔚然想去推开男人的手臂,却没有料想到自己的手根本没有多大力气,反而是滕御有些恶意地笑了一下,大掌往着她那隔着衣物的两点位置轻轻戳了一下,令她尖叫起来:“你做什么——”

“哈哈,真是可爱的小东西。”滕御看着她那张涨红了的小脸。狂笑了两声,头颅往下低垂而去,与她几乎彼此相贴了唇瓣。那样近在咫尺的距离。令任蔚然简直无法逃避。她深呼吸,有些紧绷着身子看他,令他忍不住伸出舌头往着她的鼻尖位置轻轻吻了一下。

任蔚然感觉有些痒痒的。不由伸手去推他的脸面,道:“你真是个坏蛋——”

“嗯,我这个坏蛋把你侍候得欲`仙`欲`死的时候。你可是在不断地叫着要多一点哦。”滕御轻轻一哼,大掌扣住了她的下巴,道:“怎么。现在是不是想利用完就把我丢掉呢?”

“滕御,你别戏弄我了。”任蔚然抿了一下唇瓣,有些疲惫地眨了眨眸。道:“我想去洗个澡,而且我饿了。”

“洗澡?”滕御的眸子往着通往浴室房门的位置扫了一眼,道:“好啊。正巧我也有点饿了,你已经睡了十多个小时,是该去吃点东西了。那么。我们就去洗澡吧,然后去填饱肚子。”

任蔚然立即兴高采烈地点头应答,却不料滕御的修长手臂却适时把她整个人都搂抱了起来。在她想要挣扎时候悠悠道:“当然了,在你去填肚子以前,你可要把我先填饱了才是,否则我可不愿意放过你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任蔚然明显被滕御的话语吓倒,在身子腾空以后快速地伸手去搂住他的肩膀,道:“滕御。我才不要——”

“嗯哼,看来你很明白我想说的是什么,所以。值得嘉奖!”滕御哈哈一笑,不理她双腿的挣扎,硬是走进了浴室。把她往着那浴缸位置放了下去,扭开了温水开关以后,径自也坐了下来。

因为是总统套房的浴缸。所以内里不仅很大很舒适,似乎水温也是很特别的。而且,旁边还点燃了一些薰香,令人的心神很容易便被盅惑。

看着男人那因为沾染了水气而湿了的衣衫下那坚实的身子,任蔚然很轻易就想起了之前他们之间的交缠。她不免红了脸,想要偏开时候却被滕御伸手扣住。他的唇瓣,很快便覆上了她的嘴角,不断地吮咬着她那散发着馨香气息的下唇,逼迫着她去接受他并且回应。

因为之前彼此之间已经数次拥吻。对于男人这样的举动任蔚然倒也不抗拒,反而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期待。于是,她也同样地试着去回应他。令彼此的唇瓣很快便交缠在一起,再无任何的间隙。

男人的大掌开始不安分地在女子的身上不断地游移不定滑动,在那慢慢上涨的温水驱使下,彼此的身子都很快地升了温。

女子的薄纱在温水的沾染下,很快便成为了完全透明。那前胸明艳的花果,正散发着诱`人的芬芳气息,在盅`惑着男人快点儿去采撷。

滕御倒也不客气,大掌覆上去手同时,很快便把唇瓣也慢慢地往着女子的下巴移去,吻上她精致的玉颈,滑过了那柔腻的锁骨位置,最后挑开了女子的衣衫去把她的美好含入了口中。

任蔚然轻呼一声,双腿张开,坐上了男人的大腿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