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节 挡飞疾来的一刀

阿财听到滕御带着嗤笑的讽刺,那略显黝黑的脸上立即一沉。他迅速往前跨了两步,冷冷地看着滕御便喝斥道:“滕御,你TMD有种就给老子再说一遍。”

“我滕御做事向来很讲分寸,既然是我能够说出口的话,多少遍我都敢说。”滕御倒没有被男人吓住,反而是低低的继续嘲弄道:“不过你就未必了,你向来都是说到做不到的。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这样——”

“闭嘴!”阿财恼羞成怒。手中的刀子迅速往着滕御的脸面便挥过去,似乎是想要藉此来恐吓他。不过,他的手势很是凌厉。看得出来是在江湖中见惯了风浪,出手快捷冷酷,不给滕御一点儿面子的意思。

任蔚然大惊失色。但却觉得腰身位置瞬时一紧,整个人被滕御往着旁边带去的同时,那柄锋利的刀尖也堪堪地插过了她的耳际,而后往着她原本站立位置的那辆车子玻璃镜片砸了过去。那快速而狠厉的动作,不是在江湖中混惯了的人只怕做不出来。

可也因为这样,阿财的手明显也撞向也玻璃碎。但听一声“啊”的尖叫,阿财手中的小手已经掉到了地面上,而他那个人却是握着手腕不断地往后退,似乎是很痛苦的模样。想来,是因为撞着了车窗玻璃才会那样。要不是因为看着滕御把任蔚然拉开时候微微收了力,只怕这个时候他的手已经完全地废掉了。所以说很多事情,其实是一早就已经注定了的——

看到阿财受伤,其他的那些人都哄然地围了上来,直接把任蔚然与滕御两人围堵住,每个人脸上都泛着惊怒神色,仿佛很是恼火的模样。不过,任蔚然却还是觉得其实他们当中的某些人瞳仁对滕御有着惊羡光芒。

看来,是有人要倒戈了。

这个想法在任蔚然心里种根后,她温婉一笑,立即便道:“其实你们这样围着我们也没有用的,要知道,你们如果想要强行过来,对滕御做了什么伤害的事情,你们能够逃脱得了关系吗?滕御是什么样的身份你们是应该一清二楚的。这位叫阿财的人又是什么,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如果你们对滕御下手,招惹过来的后果,你们猜会是什么?”

“你是谁,这里凭什么轮到你来说话了?”其中一名很是年轻的男子有些不悦地瞪着任蔚然,道:“男人的事情女人最好不要管,滚到一边去——”

他的话语还没有落下,已经教那个原本护着任蔚然的男人手臂一挥,直接往着他的脸颊上甩了一巴断了他的话语。而后,男人修长的腿同时踢了出去,往着他的膝盖位置狠狠一踹,“砰”的一声响起。那人便以匍匐着的姿势跪倒在他们面前。

其余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那个痛苦倒地后抬脸看着滕御的男人,一时间错愕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有人看清楚滕御是怎么出手与出脚的。那个男人的动作快得几乎不着痕迹。可是,还是很明显地能够察觉得到他是动过了手脚的。否则,自己的人不会那么轻易就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便因为这样的变故。其中四、五名男人立即便后退了半步,像是生怕下一个轮到被对付的那个人会是他自己。而余下的三、四人也都面面相觑,目光往着阿财那个方向移过去。眼里都带着迟疑不决的神色。

“MD,老子平时养你们是做什么的,关键时刻竟然给我倒退。是不是不要命了?”阿财的拳头虽然因为被插着了玻璃碎片而疼痛不已,可他的声音却还是粗矿有力。他握着拳头一甩手臂,咬牙切齿道:“给我把滕御干掉。谁能够干掉他。我给他五百万。”

“谁把阿财干掉,我给他一千万!”换来的,只是滕御冷冷一笑后漠然的声音。

整个东城甚至全球。敢跟他比钱多的人没有几个,这个阿财大概是吃坏了脑子透逗了才会做那样的事情。

阿财听到滕御的话语,脸色一变。斥道:“滕御,你为什么要抄我的计谋。”

“这可不是抄袭,而是觉得这样不过分罢了。”滕御似笑非笑地扫了阿财一眼。道:“不过,如果你愿意说出来到底是谁指使你对我下手的,我可以考虑是否放你一马。阿财,我这个人的为人你应该很清楚的对吧?”

“你的意思是……真的?”阿财咬咬牙,那半眯着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滕御:“不反悔?”

“我们合作的次数并不少,有哪一次我食过言了?”滕御看着对方的气势已经没落。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警惕,道:“不过,我给的机会只有那么一次。我知道你们是按照别人的规定出手。不过这钱,他们能够给,我自然也可以。”

黑道中的交易便是这样的。以利益为出发点。当大家为共同的利益做同一件事情的时候,可以是朋友,但散场后。便是陌生人。若大家为了不同的利益而做一件事情,那么便会是敌人,那个时候,彼此厮杀也绝对是正常的事情。

任蔚然为自己的这个发现觉得心寒。

“我只给你三秒的时间去考虑。”滕御给阿财的条件很是苛刻,道:“如果你觉得OK的话就马上给我答案,否则我们就一拍两散好了。我数三二一就开始。三、二、一……”

“等一下!”阿财看着滕御的手臂挥起来,唇瓣一动着马上就要宣布结果,立即道:“既然滕少你这么有诚意,我就答应你是了。”

“好。成交!”滕御的手掌往着阿财面前探了出去。

阿财与他交握了一下,而后幽幽看了任蔚然一眼:“小妞挺厉害的,这么懂得帮忙。”

滕御没有说话。只扶着任蔚然转身,示意她上车。

任蔚然微笑着点头,身子才要往着车子里面占进去时候,却见阿财领着那些离开的人当中有人忽然转过了身往,举起手中握着的刀子便往着滕御的后颈位置插下去,不由脸色一变,立即把男人往着旁边一推,挡了那飞疾刺来的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