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节 赌注一亿

那是两男两女。

男人是皇甫正与席空,女子则是楼可倩与楼悠悠。

看得出来他们是约好而来的,也能够想像得出来他们是这里熟客。

皆因,周遭的人看到他们都在不断地点头哈腰。

任蔚然的直觉一向很准,她觉得她与他们碰在一起,肯定会出些状况才是。

可惜。这个时候她是唯恐避而不及了。

“滕大哥!”楼悠悠率先往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目标自然是随在任蔚然与滕悦身后的滕御了。

楼可倩与席空、皇甫正三人也都同时走近。脸上都凝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任蔚然也不好皱着眉,对着他们展颜便是淡淡一笑。

“妈咪。他们是什么人?”

小男孩的声音忽然悠悠响起。

任蔚然心里不禁微急,倒抽了口冷气。

滕悦声音不大,但她却确信这里的人都听到了。而且,之前他一直都听滕御的话语没有在外面唤她妈咪,可这个时候他突然这样叫唤,明显就是有点儿向着楼悠悠挑衅的份儿——

她掌心揪紧了滕悦地小手,往着他瞪了一眼。

小男孩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模样,道:“妈咪,你看着我做什么,我也只是为你着想而已。难道说,你愿意看着别的女人往着爹地的怀里扑过去也视而不见吗?”

到了这时,那几人的目光便真的全部都定格在他们身上了。

任蔚然很想要找个地洞往里钻,可惜滕御的目光却令她觉得更加害怕。

他一定会在想,是她教导了滕御说那些话的吧?

“滕大哥,你什么时候有个小孩子了?”楼悠悠不解地瞪着滕御。道:“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有听你说起过这件事情?”

“他是我的儿子滕悦。”滕御也不多解释,把手臂从楼悠悠的臂膊中抽了出来,掌心往着任蔚然的肩膀位置一搭,对着皇甫正与席空道:“忘记介绍了,这位我是我的妻子任蔚然。”

以前他们是夫妻的时候他不介绍,如今她都已经签字离婚了他才来承认她是他的妻子,这个男人到底在搞什么?

皇甫正错愕地看着他们,微愣过后道:“别告诉我。那小子是你们的儿子。”

他的指尖,正是指着滕悦所在的方向。

滕御没有搭话。却听席空淡笑开口:“真是个可爱的小男孩,想必以后会是个人物。”

对于他这话语。滕悦明显很是受用。他嘴角一勾,淡淡的笑容划了出来。道:“看来还是你有眼光。”

任蔚然想翻白眼。

滕御放在她肩膀位置的手臂慢慢地滑了下去,很快便覆到了她的腰间。

两人间的距离。便开始拉近。

他身上的气息把她整个人都笼罩住了,有种令她压抑的感觉油然而生。

“看来。滕御你跟任小姐很相爱。”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楼可倩这时竟淡淡地笑了一声,她目光如炬地看着滕御。道:“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谢谢你的赞赏了。”滕御话虽如此,但瞳仁一缩。似乎有抹冷嘲从他的唇边掠过。

任蔚然心里微微酸涩,但也只能够强行忍住不答话。

“你们不是来打球的吗?要不要一起?”滕悦这时轻声插了话。道:“不然,我们来比赛如何?”

“你这小鬼还想跟别人人比赛,输了你别哭鼻子。”楼悠悠轻轻一哼,道:“肯定会让滕大哥丢脸。”

“这位阿姨。我们不如来打个赌?”滕悦气焰倒也嚣张,一点都不输楼悠悠。道:“谁输了,就给对方一亿如何?”

数名大人都倒抽了口冷气。眸子都同时死瞪着他。

口气太过狂妄了!

皇甫正跨前了一步,居高临下盯着他扫了好几圈。才悠悠道:“小子,你很狂啊,但有没有技术的?”

“我跟你也赌一亿!”滕悦双臂环上前胸,有着大人的架势。

“你年纪小小的,输了耍赖吧?”

“谁会耍赖,我爹地的钱多到数不清。一亿,九牛一毛而已!”

任蔚然急得轻轻揪住了他的肩膀。道:“小悦,你要这样下去,你爹地的家产会被你败光的。”

“爹地的家产我三辈子都败不光的。而且,我自己也会赚钱的嘛,妈咪,你不会用心。”滕悦反转了手往着任蔚然的手背轻轻一拍,安慰道:“而且我绝续不会输的,妈咪!”

任蔚然还想要说话,但却教对面看着滕御的席空打断了。

他瞳仁微沉,淡声道:“阿御,这是……”

“他喜欢,无妨。”滕御只以简单的五个字回应了他。

谁也不让谁——

看来,这场比赛是必然要开局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