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了数月之功才挖砸出的石洞,居然就这产塌了,龙飞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直到烟尘过后,龙飞才发现,石洞并不算塌,整体没事,只是不知自已那几掌碰到什么,才导致了这么的动静。

只是清理一些碎石的话,倒是简单。

一天过后,龙飞己经将大部分碎石清出,而当他清理到掌击的石壁附近时,心里不由得一怔。

掌击的石壁己经不存在了,而在他的面前,却出现了一条高约一米左右,宽约半米的狭长通道。

弯弯曲曲的通道,不知通向哪里,而从两边石壁上挖砸的痕迹来看的话,这条通道像是人为造成的?

人为的通道?在悬崖底下?

龙飞愕然。

震惊了半响,龙飞才向前爬去。

通道到此为止,和自已挖砸的石洞恰好一线相隔,怪不得自已那三掌会出现这么大的动静了。

通道幽静而深远,龙飞爬了足有一刻钟的时间,眼前渐渐有了光亮,低头看,却是每隔不远的地面上,被人放置了很多夜明珠之类的发光物质。

越往前走,光线就越亮,通道也越宽畅,而通道的终点,是一扇看上去相当古老的铁门。

绣迹斑斑的铁门,上面还雕刻着一条龙的图案。

这里……有人吗?

龙飞的心情忐忑不己,用手轻轻一推,铁门一碰即倒,激起一股烟尘。

眼前大亮,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让龙飞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这铁门后面,居然是一间冰室。

“里面有人吗?里面有人吗?”

龙飞叫了几声,里面无人回应,他才迈步走了进去。

冰室里面完全由冰组成,头顶是冰,四周墙壁也是冰,而冰里面又镶嵌着很多夜明珠,映得室内亮如白昼。

冰室空间并不大,龙飞站在门口,搭眼观看,一眼就能将室内一切尽收眼底。

在冰室中间,放置着一口绿色的玉棺,而在玉棺四周的地面上,插着三柄颜色各不相同的长剑。

而最靠近门口的地上,躺着一个脸色铁青,身材矮小如孩童模样的仆人,而这名仆人的怀里紧紧抱着一柄比他身体还长通体血红色的长剑,看那长剑的样式,和玉棺周围的三把剑样式相同,显然是同出一系。

这名仆人离龙飞的距离很近,四米都没到,龙飞将冰室看过后,理所当然的向最近的目前,那名仆人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龙飞只走了三步,在离那名仆人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倒不是他不想走了,而是他己经走不动了。

他的脚下,开始结冰,寒冷浸遍全身,冰室中的寒气,适合要将他体内的血液都冻住一样。

退!

查觉到不妙,龙飞连忙往后退去,一直退到铁门之外,身上的僵硬感才开始退去。

好可怕的寒气!

龙飞暗暗惊叹。

以他三级巅峰斗师的修为,就算是冬天光着膀子在雪地里打上几个滚,在求点红票啥的,眉头都不会皱上一皱,可面对眼前这间神秘冰室里的寒气,他却连几秒中都坚持不到。

这样厉害的寒气,要什么样的修为才能抗得下去?而又是谁搞出的这间冰室?九级斗师?斗宗?斗圣?

龙飞想的有些头晕。

一个死人,四柄长剑,一口玉棺,满室的冰晶,除此之外,这里就没有任何东西了。

伸手又试探了一下,龙飞摇了摇头,转身向外跑去,取来飚风虎和土狼的毛皮,披在身上裹好,才再次向那名死去的仆人走去。

有了御寒的东西,倒是真起了作用,虽然寒冷随着他的前行不断增加,但他咬牙坚持着,还是走到了那名仆人面前。

伸手,取剑!

当他的手碰触火红长剑的剑柄时,一股热浪从手心瞬间传遍全身,那种冷热交融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舒服的发出一声呻吟。

这柄火红长剑,居然能够在这么寒冷的环境下,发出热量!

手握火红长剑,身体上的寒冷开始飞快褪去,只是短短几十秒中,他的身体就己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

怪不得这仆人死死的抱着这柄火红长剑,原来是这柄剑有御寒的妙用啊。

龙飞看着那名死去的仆人,心中暗暗想到。

将火红长剑拿在手中,龙飞细细端详起来。

长剑通体血红,剑身极长,剑柄极宽,极沉极重,这是一把双手握持的大剑,而像这样古朴的武器,在神龙大陆上,己经很少见到有人在使用了。

对比铁门上的古朴的龙形图案,龙飞的脑中闪过几千年前的字样。

铁门上的龙形雕刻,龙飞曾经在腾龙阁的‘大陆通史’插画中看到过,龙头、凤尾、双爪无足,像这样奇怪的龙形雕刻,只有数千年前强盛一时的‘神龙王朝’才有过。

难道这间冰室是建造在几千年前吗?

龙飞对冰室越发的好奇起来。

走到那名仆人面前,龙飞细细的观察,最后得出结论,此人果然不是冻死的,只要手持火红长剑,在这里就感觉不到丝毫寒冷。

他的肚子很扁,从这点就能看出,他不是冻死,而是活活饿死在这里的。

难道我来的那条通道,是此人挖砸出来的吗?

龙飞越想越觉得对,是了,这里四面都是寒冰,并没有看到其它通路,而如果被困这里的人想要出去,唯一的方法就是挖砸出一条新的通路。

只是,龙飞心中还有一个疑问。

如果说自己来的通道是这名仆人挖砸出来的,那在此之前,这间冰室的通道又在哪里呢?

没有通路,就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一间冰室,难道……这间冰室里,还有其它的通道吗?通道,有人来过这里,又离开了,也就是说,这悬崖,是可能走出去的。

只要我找到另一条通道,是不是就是说,我也可以离开这里了?

龙飞眼睛一亮,迈大步向玉棺走去。

这间冰室左看右看,目前看来,唯一有疑点的地方,也就是这个放置玉棺的所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