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又是一个月,石洞挖砸的更大了,可是对‘颤斩’领悟,却一直停滞不前。

斗气运转能够到达的经脉又增加了两条,那可是‘龙劲功诀’都没有记载的新经脉,可以说,龙飞的实力,在一日千里的突飞猛进着。

飚风虎和火炎象的晶核都己经炼化了,可惜的是,这次并没有炼制成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妖兽结晶没能出现,却多了一颗坚硬无比非金非玉的奇特物质。

很硬,比金属还要硬,按照龙飞的理解,这样的物质更适合用来锻造武器,而绝不是用来提高斗气的。

火炎象牙,狼骨等物,能炼的都炼了,眼下龙飞手头上的材料又陷入紧缺状态,可是这一个月来,崖壁附近平静的很,却是连一只误闯到此的妖兽都看不见了。

修炼‘颤斩’没有进步,龙飞早就等的有些心焦了,而最近从小金探知的情况得知,那剩下的那头飚风虎己经消失了快一个月了,属于它的领地,现在是空的。

那头飚风虎去了哪儿?龙飞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那头虎一去不返,对他而言,绝对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这几天他一直在观察着,他怕的是飚风虎去而复返,如今一个月过去了,也没看见它的踪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头虎恐怕真的不在这里了。

龙飞决定,去飚风虎的领地附近看一看!

这是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因为以他现在的实力,如果碰上飚风虎,那下场就只能是一个了。

龙飞带上小金出发了,有小金在前面飞行探路,可以让他更安全一些。

不大一会,来到飚风虎的领地,领地内,除了看见几只野鹿在草地上吃草外,根本就看不到飚风虎的影子。

那头虎真的走了吗?

走到几头傻傻的野鹿前,轻松的猎杀了两只后,又往前面探路搜索了一番,打了几只野兔,他才满意的带着战利品返回悬崖石洞。

飚风虎的领地很大,领地飞鸟走兽,什么都有,比龙飞所在光秃秃啥都没有悬崖下可强的太多了。

离飚风虎领地最近的就是那群火炎象了,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那群火炎象只对水源地感兴趣,对这一块儿却一点也不感兴趣。

火炎象群没兴趣,可龙飞却是兴趣十足。

他可不愿意总在悬崖下待着,他想的是尽快离开此地,而从崖壁上攀爬上去,眼下看来己经不太可能,现在最有希望离开此地的机会,就是不断的向着其它方向行进。

飚风虎的领地,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先在那里站稳,而后向更远的地方探寻,这就是龙飞现在的打算。

他又用了半个月时间去观察,直到确定飚风虎真的离开了,才带着小金每天往返飚风虎的领地。飚风虎的领地,足足有三十多里,而在这样大的一个空间,除了几只弱小的一级妖兽外,剩下的就全都是没有开化过的野兽了。

那些野兽,原本都属于飚风虎的食物,如今一下子,全都归属龙飞了。

虽然占据了飚风虎的领地,但龙飞并没有在这里居住,原因无他,这片领地不是密林就是草地,论安全性,他觉得还是悬崖下的山洞,更安全一些。

反正来回往返也不是很远,所以龙飞决定,在没有找到新的去路前,晚上,还是回悬崖下的山洞。

当然,为了修炼‘颤斩’他仍然每天挖砸不停……

这一日,龙飞正对着石壁苦苦思索呢,小金从外面飞了过来,它原本是想落在龙飞的肩上,可就在这时,龙飞突然动了,一掌击向石壁,小金却扑了个空。

小金有些恼了,再次向龙飞飞去,这次使了力气,而龙飞一抬身,这下倒好,当时就撞在了一起。

“砰!”

“呼……”

小金立刻变成薄饼状,完完全全贴在了龙飞的后背上。

痛!

火辣辣的感觉从后背传来,让龙飞不禁微微皱了下眉。

痛?痛?

龙飞突然怔住了。

“呼噜……”小金的身体恢复原状,刚要跳到龙飞肩上抗议,却见龙飞己经手舞足蹈的对着石壁比划了起来。

小金安静了下来,瞪着一双小眼睛,静静的看着龙飞。

龙飞挥舞了半响,猛地一掌击在了石壁上。

噗!

极其沉闷的声音从贴在石壁上的手掌处传来,龙飞长出了口气,收掌而立。

再看刚刚击打的石壁,连一个掌印都没有留下,龙飞这一掌,完全失效了吗?

“呼呼?”小金不解的看着龙飞。

龙飞微微一笑,伸手在石壁上抚摸了一下,顿时噼里啪啦石粉飞溅,眨眼石壁处掉下来一大片。

那些石粉,全都是龙飞用暗劲震碎的。

“呼……”小金更迷茫了,以它的智商,自然不可能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谢谢你小金!”

龙飞抓起小金,摸着他的小脑袋,脸上满是笑容。

刚刚在小金无意中的一撞之下,却让他一举打破了‘颤斩’的瓶颈。

震也不对,不震也不对,快也不行,慢也不行,实际上,只需在该震的时候震,该快的时候快,该慢的时候慢,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在出击的时候,只是普通的一掌,可是当手打在物体上的时候,突然颤震不止,这样一来,威力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看着一地碎石,龙飞摇了摇头。

虽然冲破了瓶颈,但目前看来,熟练度还远远不够,碎石成块,这说明境界还远远不够,按照龙飞的想法,将‘颤斩’进化到最后,要达到碎石成粉才行。

噗!噗!噗!

又是一连三掌打在石壁上,三掌过后,龙飞己经有些力竭之态了。

像这种将力量集中在一点,再瞬间爆发的斗技,最消耗斗气,以他现在三级颠峰斗师的实力,最多也不过击出四掌而己。

这么巨大的消耗,这样的威力,如今我的‘颤斩’应该能被列入地阶斗技里面了吧?

看着石壁上噼里啪啦往下掉落的碎石,龙飞欣慰一笑,这几个月来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了。

就在龙飞喘息调整之际,却没想到被他击打的石壁,居然没有停止,噼里啪啦,哗哗作响,掉落的碎石越来越多,可那势头,却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眨眼碎石就没了龙飞的脚脖子,把他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顿觉不妙,抱着小金就往外面跑去。

轰!轰!轰!

龙飞刚刚跑到外面,轰隆大响,无数碎石不一会的工夫,就将石洞整个淹没。

龙飞傻眼了。

石洞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