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贪狼竟然一个回合之间就被太古龙皇这么简单的撂倒,站在远处一直保持着观望态度的太白和安道全眼皮一跳。

刚才在白马山,太白和安道全和贪狼交过手,只是在一个回合,贪狼展现出来的实力,便让安道全和太白大为诧异,但是没想到贪狼在遇到太古龙皇,竟然不折一合之敌。

太白和安道全对视一眼,心中不知道贪狼在搞什么飞机,但是此时看着太古龙皇一脚踏在贪狼的身上,一脸傲然的从手中亮出一物,赫然正是贪狼从安道全手中拿来的蛇杵。

而太古龙皇淡然道,“哼,你难道不知道,本尊乃是超级大药师,小安这点小毒,就想跟本尊一教高下,也不看看有没有这个资格。”

言语之中,丝毫没有将安道全放在眼里。

而就在安道全听到太古龙皇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不由的难看起来,因为安道全虽然现在是一个大炼药师的身份,但是这也只是他对自己的死神身份的一个掩饰而已,他真正对于炼药师,说实话,也许还真没有太古龙皇要精通的多。

但是长久以来他对自己身份的掩饰已经形成了一个惯性的思维,所以方才才让贪狼对太古龙皇使用蛇杵进行攻击,没想到这一次失误,竟然让贪狼这么轻易的就被太古龙皇一招致敌。

但是事情真的如此了吗?

就在太古龙皇脚下踩着贪狼一脸骄傲的时候,也是他对贪狼最放松警惕之时,贪狼的身体,突然动了。

昏迷之中的他骤然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脚腕,猛地向下一扯,太古龙皇的身体,竟然被贪狼生出的这一股大力猛然丢下了这块巨石之下。

而贪狼赫然睁开了眼睛,手掌成刃,飞了下去,追上了正在疯狂降落着的太古龙皇,闪电一般朝着太古龙皇的身体之上一掌一掌的劈开而下。

太古龙皇此时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他何曾料到了贪狼竟然也是将计就计,身上顿时受到了贪狼的攻击。

噗噗。

强如太古龙皇之辈,竟然在贪狼的这看似简单的几招之下,猛然口吐一口鲜血。

而太白和安道全则是眼中一亮。

太古龙皇是什么实力,二人比谁都要清楚,竟然贪狼用这么简单而直接的招式,就可以将强如太古龙皇的人直接造成了这种重伤。

二人心中对贪狼的实力,顿时开始重新的划分了一个定义。

同时在心中不禁的疑惑,这个贪狼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有着这么强悍的实力。

不禁太白和安道全,就连在空中没有插手的龙飞和萧御,见到这个在天之极之中见到过的巨人出现在了太白和安道全的身边,不禁也纳闷不已,而见到太古龙皇竟然没有对太白和安道全动手,反而和这个贪狼先交手起来。

二人面面相觑,没有明白这二人又是因为什么动手,只有龙飞心中开始有点头绪,难道说,这个贪狼是因为在红玉点化万类的时候,这个贪狼便对太古龙皇开始记恨到了如今吗?

事情怎么说也已经过去了几个光年,而这个贪狼竟然还对太古龙皇如此记恨,而且只是为了一个徒劳的虚名。

当初在天之极内对贪狼仅存的这一丝好感,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龙飞丝毫不知道,自己此时能够顺利的被八卦炉炼化,全凭是贪狼在方才拖延了安道全一些时间,所以才天时地利人和的成功得到了神魔之力。

而萧御则是瞪大了眼睛,贪狼使用的,正是纯粹的体术,也便是没有使用任何斗气,完全是凭借着强横的身体以及格斗技巧与太古龙皇变幻多端的斗技硬拼。

观摩二人的简单的交手,萧御顿时仿佛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自从萧御得到了神格之后,便开始荒废了体术的修炼,从而开始修炼斗气以及斗技。

但是见到如贪狼这般体术的巅峰强者。

那颗被尘封已久的内心深处,顿时就像是燃烧起了灼热的火焰一眼,开始对自己有了新的审视。

自从成为了黑暗邪神之后,萧御虽然也一直在进步,但是他对自己的修炼方向,便失去了一个明确的追求。

只是简单的交手,萧御便像是唤醒了自我最内在的灵魂一般,顿时开始明白,自己最喜欢的,还是这种硬对硬的战斗,而体术,也许才是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东西。

而方雄等人,则是完全不可思议的看着二人的战斗。

虽然太古龙皇此时受了轻伤,但是只是让贪狼方才趁虚而入,等到真正和贪狼交手起来,他才明白这个一直隐藏在十妖星之中的人物,竟然有着这么可怕的实力。

而且,他自认对于各种斗技都有着精通的地步,但是贪狼所使用的攻击方式,竟然让他开始毫无头绪,完全不知道如何拆招,自己的斗技,只不过是让自己和贪狼战斗的旗鼓相当,但是自己体内的斗气,在强悍的斗技之下,正在以飞一般的速度流失着。

若是自己没有了斗气的支撑,那到时候,自己便可能让这个贪狼任其宰割之。

而贪狼的体力,太古龙皇做了个估测,此时和自己战斗的,只是贪狼的一个分身,而贪狼的另一个分身,竟然还站在太白和安道全的身后,没有任何的反应。

也就是说,这个贪狼,竟然没有使用全力!

一边苦苦应付着贪狼如同千层浪一般的攻击,一边在脑海之中疯狂的转动念头,开始想着对策,太古龙皇的心中,顿时感到了莫名的烦躁。

这种烦躁,就像是太白和安道全方才看到了龙飞时候的烦躁感一样,其中,夹杂着一种对自己的实力的莫名的不信任,就仿佛自己之前活的那几个光年,完全是白活了。

真正的世界,方才在自己的眼中,开始一点的一滴的展现了出线。

而这个世界真正的面目是什么,到底还有多少像贪狼这样的实力强者没有出现,而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在背后隐藏着。

而太古龙皇在这里思虑的时候,周围围观的萧御,龙飞,安道全,太白,心中也竟然不约而同的开始想象着这个问题。

萧御则是对原本的世界便是一个懵懂的概念,所以是单纯的好奇,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像太古龙皇和贪狼这样的强者,而自己的提升空间,到底还有多大,不断的变强,变强,无限的重复下去,才是萧御的唯一的追求。

而在萧御怀中的阿洛,感到了身边这个男人传达到自己身上的微微颤抖,不由的对萧御开始有了一丝的担心,轻轻的握住了萧御的手。

萧御只觉得手中突然一软,就看到了佳人转过头来,眼中,满是自己的影子,萧御顿时一叹,自己的追求,看来已经不能仅仅是变强,还多了一个,便是守护自己身边的人,就像是老大龙飞一样。

而龙飞那边,则是在心中开始暗叹,太古龙皇和安道全,按照太古龙皇所描述的位面势力分布来看,已经是站在了顶点的人物,而此时他不仅开始产生了一丝的怀疑,因为此时贪狼表现出来的实力,竟然强悍的比太古龙皇还更要有几分风头。

而且,此时贪狼表现的游刃有余的样子,也就是说,贪狼此时并没有表现出了全部的实力,虽然此时太古龙皇只有着巅峰时期一半的实力,但是他的战斗经验,显然还是满分,竟然被贪狼压制的死死的一点反抗都没有。

那么,贪狼的这种胜于太古龙皇的实力空间,又是从何而来。

龙飞摇了摇头,他丝毫不相信这是因为贪狼是因为还是宫辰星宿的时候,比太古龙皇多了那么一丝的灵智,所以才后天成长远胜于太古龙皇,虽然贪狼比太古龙皇多了那么一丝的灵智,但是太古龙皇时候一直跟随在红玉的身边,那个让龙飞想起来,心中就不由的生出一股仰视之心的光头男人。

跟随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太古龙皇就算是少了那么一丝灵智,也不会说要输于这个贪狼。

而贪狼到底为什么会提升到这样的一个实力高度呢?

那么唯一的答案便是,贪狼的背后,有着一个不亚于红玉这样的人物存在。

说起来红玉,龙飞对这个男人,也是充满了疑问,虽然每一次太古龙皇说起红玉的时候,都是一种崇拜以及敬畏的语气,但是龙飞总觉得还有一种什么东西,而这个红玉,至今又为什么会不管不顾这个当初最忠实的属下。

太古龙皇又为何会被封印了实力,丢失了肉体,若是论太古龙皇的说法,当初,他才是操控着整个位面大清洗时代的顶级人物。

那么一个堂堂的控局者,竟然也被人算计了,当时红玉为何坐视不管,而此时红玉,又在什么地方,听太古龙皇的语气,他似乎对此时的位面控局者,有着极大的不满,显然,此时红玉,并不属于位面控局者的行列之中。

那么便不排除一种可能,红玉很有可能,随同太古龙皇,一共遭遇了什么。

想到这个可能,龙飞的心中顿时一抽,他的背后,不仅生出了一股寒气。

就连红玉也无法预料到的事情。

何况红玉的手中,还有这这个自称是造化之父的八卦炉的帮助,就连造化也无法帮助红玉摆脱的命运。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自己此时此刻是不是也正在遭遇相同的经历呢?

方才还因为自己得到了新的力量而不断高兴的龙飞,此时顿时只有后背发凉,一点也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太古龙皇和贪狼的战斗之上。

而安道全,则是在心中,充满了无限的震撼,他一直以为太古龙皇只有一半的实力,便很有可能与自己旗鼓相当,直到看到了贪狼和太古龙皇的战斗,安道全才明白自己与太古龙皇虽然只有一个等阶的差距,但是这个差距,竟然是这么的大,就算是自己全力和此时的太古龙皇交手,也完全没有胜算的可能,而贪狼,则是越来越让安道全在心中产生着害怕,这个男人所表现出的实力,让所有人都无法理解。

亏的自己还是位面之中的第三强者,此时安道全,则对自己位面之中的实力分布,开始产生了一丝的怀疑,看来位面之中,并不是像自己想象之中的那样,自己哪里是什么第三强者,看来,自己也许也是别人心中的一个蝼蚁罢了。

而太白,在开始想,此时十妖星也已经开始慢慢的浮出了水面,加上之前还在不断活跃着的北斗七星之中的摇光星兰娜,这世间,看来,还是呆着这个天马道场之中,比较安全,身为武神的太白,号称老狐狸的他,开始有点胆怯这个第一次有点变未知的世界。

而这一切,都是从正站在上空愣着的龙飞的出现开始的。

太白突然间,产生了一个让自己都感到害怕的念头,让这个龙飞离开天马道场,也许这个世界,真的可以产生改变,也许,自己等人,可以真的获取到自由。

自由,这种东西,似乎离自己的世界,已经很远很远了。

正当四个人心中各怀心思的时候,太古龙皇和贪狼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又是一个正面的硬碰,太古龙皇和贪狼此时被一股对轰产生的大力退开,趁着这个空档,太古龙皇和贪狼赶紧开始喘了一口大气。

太古龙皇垂着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同时目光死死地看向了贪狼,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贪狼此时虽然也没有使用另一个分身,但是这个分身和太古龙皇战斗到此时,也已经使用了将近一半的力量。

身体之上,也已经开始产生了一丝的不流畅,而他不由的对太古龙皇,开始产生了一丝的改观,他知道此时太古龙皇只有一半的实力可以发挥出来,但是仅以一半的力量,便和自己斗到了这种地步,如果是巅峰时期的太古龙皇,可以使用更多更强大的斗技和力量,那么太古龙皇所表现出来的,何止是现在实力的一倍,几乎是成几何倍数的增加,到时候自己和太古龙皇到底谁更胜一筹,根本无法预料出来。

贪狼听到太古龙皇的话,冷笑了一声,他自然不会说出来他背后的最终的秘密。

就像是太古龙皇不会在开始告诉龙飞八卦炉竟然有着自主的意识这个秘密一样。

每个人的心中,一直有着一个自己的底牌。

而这张底牌,并不是用来在自己可以战胜别人的时候,炫耀的资本,而是在自己有着无法克服的困难的生死关头,才能使用的一把打开生命之门的钥匙。

见到贪狼的反应,太古龙皇人精心思,如何不明白贪狼的背后所隐藏的秘密。

而太古龙皇竟然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是站在另两个人的其中一方的。”

太古龙皇的声音不到,但是在场的人,除了方雄等人,龙飞,安道全等人,都清晰的听到了耳内,所有人心中一惊。

另外两人的其中一方?

终于出现了吗?

隐藏在最后的终极秘密?

而太古龙皇似乎并不忌讳在场的人,甚至,太古龙皇还抬起头来,微微的朝着龙飞的方向望了一眼,似乎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一般。

而随着太古龙皇的动作,贪狼冷笑了一声,两个人就像是猜谜语一般对话道,“那么你呢,你和龙飞站在一起,何曾不是因为这个事情。”

太古龙皇的脸上一动,就像是被贪狼说到了什么地方似的,他的脸上,骤然寒了起来,冷冷道,“我的主人只有一个,永远便是红玉大人。”

贪狼的手中,终于开始凝聚起一丝金色的光芒,随着金色光芒的慢慢变大,所有人才发现,那竟然是一条金色光芒形成的小龙。

金龙?

而随着贪狼的这个动作,一直站在太白和安道全身后没有动的贪狼分身,终于开始变化了,他的身体,竟然骤然爆炸了开来。

就像是一个定时炸药一般,但是对太白和安道全,竟然没有产生丝毫的杀伤力,而爆炸开来的贪狼分身,竟然猛地化成了万千道金色光芒,这些光芒,无一不是一条由金光形成的金色巨龙。

龙,乃是万类之中的傲物。

太古龙皇则是傲之最。

而见到了这么多自己同类,太古龙皇的脸上,表现不出一丝的亲切,因为这些同类的身上,散发出一种让太古龙皇感到不妙的感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贪狼的手上,骤然再次出现了在白马山之上,他拿着的那把巨大的斩马刀。

而在斩马刀出现之际,那天空之中的万千巨龙,就像是受到了某种牵引似的,在方雄赵火等人无比震惊的目光之中,朝着贪狼手中的斩马刀汇聚而去。

“太古龙皇,多少万年了,今天,你我便要分出个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