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飞急忙转首望去,就看到萧御的拳头,竟然洞穿了那名黑子棋人的身体,而黑子棋人,竟然一脸的茫然,一点人类该有的情绪以及痛感也没有体现出来。

“什么!”

方雄等人忽然惊呼了起来,只见萧御缓缓将手从那人的身体内抽离出来,露出了他的内脏部分,里面,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些鲜血淋漓的场面。

反而露出了一些类似于机械一样的构造来。

不是人类!!

龙飞豁然明白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人类,换句话讲,他们呗安道全和太白捉弄了。

想到苏媚竟然就这么枉遭横祸,龙飞不由的愤怒起来,看着天空中的两个巨人,冷冷道,“你们竟然会使用这么无耻的招数,那么这样的话,这场游戏,我们不玩了!”

安道全戏谑的看着龙飞等人,冷笑道,“我似乎没有讲,我这边的棋子用的是人吧,如果你那边也有实力相当的机械人,那么你也可以用啊,哈哈。”

龙飞不由的怒从心生,冷哼一句,“萧御,这棋,我们不下了,走,硬闯!”

萧御闻言大喜,“老大,我喜欢,我们走!”

说着,萧御率先飞身而起,朝着天空之上飞速的离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天空之上降下来一个张巨大无比的光网,朝着萧御狠狠的压了下来。

同时,安道全的声音从天空之中响起,“已经开始了天罗棋局,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半途而废的,若是你们不遵守规矩,就像这位兄弟一样,那么天罗就会发动,这次谅你们为初犯,故不追究你们责罚,若是下次,天罗的威力,就算你是黑暗邪神,照样让你魂飞魄灭。”

说着,萧御的身体从高空之中重重的摔了下来,远处在一旁做旁观的阿洛见了,顿时放出一声惊呼,巨大的棋盘无比的坚固,萧御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竟然没有在棋盘的表面造成任何损伤,而萧御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冲着龙飞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龙飞点了点头,重新看向了对面的那些黑色的棋子,整个棋盘之上,骤然起了一阵清冷的凉风,一股杀气顿时荡在龙飞周遭。

龙飞心中一惊,就见到对面的另一枚炮子,移了一步,龙飞便知,这个炮的目标,正是自己,虽然现在没有直接瞄准到自己,但是自己已经被他的气息完全笼罩在了其中。

好强的气息啊,和方才的那名被萧御打穿的棋子实力完全不同啊。

龙飞大吼一声,“老龙!”

充当着打手角色的太古龙皇顿时全身爆发出了霸气无比的龙皇斗气,径直朝着对方的阵营之中飞杀而去。

这次,龙飞的目标很简单,既然萧御可以一拳轰破对面的打手角色,炮。

那么以太古龙皇的实力,足以扫荡对方所有的棋子,所以现在已经走了三步,接下来,太古龙皇只需要杀到对方的主帅身边,将其击杀便可。

太古龙皇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对方的最后底线位置,扬起手来,朝着对面的那名担当着马的角色脸上抓去。

这个“马”竟然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种和太古龙皇相差无几的斗气来,抬起脚来,就像是蜻蜓点水一般,朝着太古龙皇的手上点去。

好灵活的腿法!

龙飞心中顿时不由的暗叹一声,若是萧御上去,极有可能会在此人手下吃亏。

只见太古龙皇眼中突然露出了一丝的迟疑,但是手中没有丝毫的停顿,微微一转,便将对方的腿抓在了手中。

而太古龙皇手中微微一用力,“咔嚓”一声,骨骼的断裂声顿时从对方的腿骨上传了出来。

而对方依旧没有反应出任何的痛感,被太古龙皇生生扭断的腿竟然速度不减,朝着太古龙皇的胸前递进!

岂有此理!

太古龙皇心中不由的微怒,区区机械人,也敢在本皇面前放肆!

太古龙皇的龙皇斗气就像是流水一般,从太古龙皇的手上窜到棋人的身上,同时太古龙皇微微低喝。

“龙裂!”

这一招,便是太古龙皇极为残忍也暴虐的一个招式,只要被龙皇斗气沾身,便会全身都成为太古龙皇斗气的一个容器,在短时间内,庞大的斗气,便会将对方的身体,生生憋爆。

就像是被龙用爪生生撕裂一般。

然后,就在这时,棋人的脚,顶着万钧的力量,竟然踢到了太古龙皇的前胸。

而太古龙皇全身的斗气,在这个时候,就像是被生生从中央处掐断一般,竟然出现了短暂的断接!

但是,龙烈的招式,方才用到了一半。

巨大的吸力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疯狂的汲取着太古龙皇手上的斗气,但是,此时并没有后续的斗气续借过来。

这样,太古龙皇就像是遇到了一个漩涡一般,全身被那个棋人死死的吸附在那里,但是自己内部也产生了一股吸力,想要将太古龙皇的身体给吸回来。

两边都是自己的龙皇斗气,此时,就像是龙皇体内的斗气分成了两部分,在撕裂着自己的身体一般。

太古龙皇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棋人竟然会使用自己的龙皇斗气,那根本就不是龙皇斗气,那只是一种类似龙皇斗气的其他斗气,是棋人刻意模仿而出的,这种斗气在遇到龙皇斗气之后,只会被当成吞噬的对象,被生生的吸食掉。

但是,他的目的便在于此,以自身的斗气为诱饵,引诱龙皇斗气朝着他的身体内涌去,到时候,哪怕太古龙皇不使用龙裂斗技,自己的龙皇斗气,也依旧会朝着他的体内疯狂的涌去,但是太古龙皇的举动,反而给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他的本意是吸食太古龙皇的斗气,没想到太古龙皇竟然作茧自缚,将自己反而陷入了这种两难的境地。

太古龙皇有苦自知,想不到几千年没有战斗,竟然在这种时候犯了这种低级的错误。

此时,因为太古龙皇和这枚棋子的地盘争斗还没有结束,所以龙飞,萧御等人都无法做出下一步的指令移动,所有人都被一股无形而巨大的力量死死的钉在了原地。

一进入了天罗棋盘,便产生了一种就连太古龙皇都无法抗衡的力量,这股力量死死的在各种时候对彼此做出了相应的压制或者辅助。

想必这边是天马道场比赤焰魔殿要厉害许多的地方。

龙飞等人逐渐看出了太古龙皇形势不妙,心中大惊,想不到连太古龙皇竟然也吃了亏。

龙飞心中不由的一震,太古龙皇虽然此时只有五成的实力,但是对上太白和安道全两人联手,也是有很大几率获胜。

想不到面对这小小的棋人,太古龙皇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吃亏了,这些棋人到底有着多么的恐怖,龙飞的大脑不断的思考着应对的办法,同时眼睛不再看着太古龙皇,反而不断的扫视着其他的棋人,寻找着他们可能存在的弱点。

太古龙皇自然不会死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龙飞如是想。

果然,太古龙皇突然爆喝一声,“玩够了吧,那么,就去死!!”

太古龙皇的身上,反而爆发出一股青绿色的光华,同时,一股无匹的龙啸从太古龙皇的口中发出了,正在吸食龙皇斗气的棋人,突然身体就像是膨胀的气球一般。

被太古龙皇朝着头上拍了一掌,猛然的爆炸开来,四散的那些机械零件激射开来。

太古龙皇傲立在那里,仰起头来看着安道全和太白的方向,冷酷的说道,“是你们做得手脚吧。”

太白和安道全的身影隐隐现了出来,看着太古龙皇,哈哈大笑起来,“你说什么啊,流氓龙,我们会做什么手脚呢?”

太古龙皇冷哼一声,“机械人本身只会按照指令作出相应的行为,完全不可能使用斗气甚至会有这么灵敏的思维,方才你两去哪儿了,那个机械人,是你们两个在背后操控着的吧。”

说着,太古龙皇将手一样,傲视上方,“这里所有的机械人,你们都做过手脚是吧!”

太白摇了摇头,“流氓龙啊,不是老白我说你,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天罗棋局怎么会和你当初创造出来的一个样子呢,到了我手上,自然要经过我的一些改装不是。”

说着,太白伸出手来,指着棋盘之上,棋盘之上所有的剩余棋子眼睛,骤然闪现出一丝的红光,而太白似乎颇为得意的说道,“老龙,你看啊,现在的棋人,和你创造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更强了呢?我请莹虫赐予了我棋子生命与灵魂,这样,他们就是真正的人了,虽然他们因为身体依然是机械不会感觉到痛苦,但是,他们却变成了天生的战斗机器,这样不好吗?”

龙飞等人闻言,心中顿时明白,原来这个天罗棋局,是太古龙皇的手笔,所以龙皇一眼看出了棋局的不对,才怒斥对方,而太白竟然找过掌握着生命法则的莹虫给自己手下的机械人灌输了生命及人类的灵魂。

龙飞顿时明白,当初在龙城学院见到太白的时候,太古龙皇为何会惊讶的太白擅自离开了天马道场。

原来那一次,太白并不是专程看太古龙皇的,他是去赤焰魔殿找莹虫了,顺路多走了几步,看太古龙皇以及自己的实力,好做相应的对策。

只见太古龙皇冷笑了一声,“这样很好吗?身为战斗的机器,就算是有了生命和灵魂,也同时有了他们该有的痛苦,死亡的恐惧,对活下去的渴望,你以为,这样他们就真的没有痛苦了吗?太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领悟到这世间最厉害的法则,你永远支配是武神,而成为不了莹虫那样的双子星。”

龙皇说这话的时候,那些机械人仿佛感应到了太古龙皇所说的含义一般,眼中顿时红光闪烁起来,它们互相张望着距离自己不远的同类,仿佛是在交流太古龙皇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安道全听到太古龙皇所说,脸上更是古怪起来,看了眼太白,拍了拍太白肩膀,便什么也没有说,更什么也没有做。

而太白脸上红一片白一片的,显然是恼羞成怒,他怒吼一声,“你住嘴!!!”

所有的棋人在太白怒吼的同时,眼中闪烁的红光顿时同时一黯,显然对太白极为忌讳,而龙飞和太古龙皇见状,更加确定了这些棋人,其实是有生命和意识的,只不过是无法体会到痛觉,无法明白死亡的可怕罢了。

太古龙皇哈哈大笑起来,龙飞照着太古龙皇大声的喊道,“老龙,上吧!!!”

太古龙皇身上的禁制顿时被撤去,他身边的那名写着车字的棋子,顿时朝着太古龙皇飞扑过来,而令人惊异的是,这个棋子竟然开口说道,“妖言惑众!!!给老子去死吧!”

他脸上的表情分外的狰狞,同时身上竟然爆发出了一层淡淡而温和的白色斗气光辉。

空间法则之力!!

太白武神!

龙飞猛然一惊,这名棋子竟然是太白的分身?

而太古龙皇冷哼了一声,脚下一跺,身前顿时竖起了一面黑色的透明墙壁。

赫然正是玄武斗气!

龙飞见状,不由的感慨,太古龙皇对于神龙吐息诀的各种形态的斗气运用极为熟练以及灵活,远非自己能比,自己能提升的空间,还有很大。

而太古龙皇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怎么了,太白,恼羞成怒,将自己的灵识藏在这个小机械人体内要和我一决雌雄吗?”

没想到,这个车字棋人,正是太白本人。

太古龙皇话刚说完,太白化成而成的这个棋人竟然已经一拳轰在了玄武斗气的墙壁之上,“武神拳!!”

原本显得温和而淡然的武神斗气,赫然暴涨万丈,整个棋盘之上,顿时被这强光笼罩其中,阿洛等人不由的捂住了眼中。

这光线太强了。

而龙飞和萧御,小金等人清晰的看到,太白的拳上,就像是一个金刚钻一般,产生一股旋转的力量,不断的朝着玄武斗气的墙壁之上没入。

而太古龙皇,则一副毫无担心的样子,手上不断的开始凝聚金黄色的龙皇斗气,口中不停,朝着太白不断的讽刺着,“老白啊,你这样可不行啊,我的玄武斗气可以无限的加强防御,你将自己浓缩在这个棋人体内,实力大大的打折,这样可赢不了我啊。”

太白似乎被太古龙皇说到了痛处,身形一晃,手中的武神斗气再强化一层,玄武斗气之墙顿时再被他打通了几分,眼看着就将被他打通,与太古龙皇交手。

就在这时,太古龙皇眼中闪过一丝的欣喜,太白只觉的手中猛然一空,一个金色的光团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同时,太古龙皇中气十足的声音就像是雷神怒吼一般炸在他的耳边。

“龙息!!!”

太古龙皇身为绝世龙种,最强的招式,竟然正是他的种族技能,龙息!

太白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强大的龙息顿时包裹了他的全身,而一股能量波动就像是一层巨大的涟漪,以二人为中心,扩散在整个棋盘之上。

就连在半空之中的安道全,也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太白与太古龙皇的教授。

太白虽然没有太古龙皇的实力强横,但是此时太古龙皇的实力只有五成,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被龙皇灭掉。

只见涟漪的中心,顿时扬起一个巨大的光晕,赫然,正是武神斗气。

太白的声音传了出来,“哈哈,流氓龙,你中计了!”

同时,一声清晰入耳的拳肉击打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内。

而安道全的脸上,明显松了口气,只见方才被龙息吞噬的太白,竟然毫发无损的与太古龙皇以肉拳在不断的对轰着。

龙飞等人则面面相觑,没有明白方才的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太白方才一直在隐藏实力,就连太古龙皇,也被他瞒了过去。

他故意示弱,作出很艰难对付玄武斗气的样子,而太古龙皇凝聚龙息的动作,被他看在了眼里,他便断定太古龙皇定会主动撤去玄武斗气的防御,主动出击打他个措手不及。

所以他便一直在等待着太古龙皇出手。

使用了龙息的龙族,会产生短暂的虚弱期,而太白,等待的就是此时。

果然,太古龙皇与太白的武神拳不断的对轰之中,脸上不由的开始惨白起来,龙族虚弱期中的实力,只有平时实力的三成,换句话说太古龙皇此时的实力,连他巅峰时期的两成都没有。

只见他突然闷哼一声,太白的武神拳,一拳击在了太古龙皇的左肋之上,同时,一道骨骼断裂的声音传出来,太古龙皇比机械人要强横许多的身体,竟然骨折了!

太古龙皇的身体也随之一扭,太白飞身而起,一脚踢在了太古龙皇的胸口上,太古龙皇的身体顿时被重重的踢飞出去,朝着格子之外远远的飞了出去。